“我弟媳妇整个人像失了魂一样。”

  11月3日18时30分许,萧山闻堰派出所接到一女子报警,称其弟媳妇陈女士接到陌生电话后,就一个人拿着身份证和银行卡、手机出去了,家人拦都拦不住。

  “她大概是中午12点接到电话,就出门了,到现在6个多小时了电话一直打不通,我们怀疑她出事了……”

  家人觉得陈女士表现异样,再加上失联,就着急拨打了110电话。

  接警后,闻堰派出所民警立即联系报警人了解情况,同时拨打陈女士的电话,但一直无人接通。结合陈女士的表现,民警初步判断陈女士极有可能遭遇诈骗分子洗脑,其行为已被犯罪嫌疑人遥控控制。

  闻堰派出所立刻启动反诈紧急预案,多措并举,一方面利用大数据分析、比对,试图短时间内锁定陈女士踪迹,一方面发动网格员力量,迅速从陈女士住处附近向周边辐射搜寻,同时安排巡逻队员对闻堰辖区内银行ATM机进行走访,指导陈女士家属一起配合来阻止诈骗。

  根据陈女士离家后的轨迹,民警许骥骏带领的人马沿路寻找陈女士。终于在20多分钟后,在闻堰长安村瑛珠桥时代大道一处绿化带内找到了陈女士。

  这时已经是晚上19点多,天已经完全黑了,陈女士独自一人蹲在绿化带里的行为更是显得匪夷所思。

  真假警察

  只见陈女士戴着耳机正在用手机视频聊天,视频中对方一片漆黑,只能看到陈女士的脸,而看样子对方正在和她说着些什么。

  面对突然出现的民警,陈女士率先发问:“你们是谁?”

  许骥骏表明身份后,陈女士却并不领会,而是回避许骥骏的眼神,继续和手机里的人视频。

  “你有没有汇款?”许骥骏赶紧问道。

  “刚把1万多块打进卡里。”

  “对方是骗子,不要理他。”

  “可他们是北京警方。”陈女士继续回避民警的眼神。

  许骥骏一把把她的手机夺了过来,然后挂断电话。然而对方没有放弃,再次打了过来,接下来让人诧异的一幕发生了。

  许骥骏按了接通键,只见对方视频仍然漆黑一片,但对方已经看到了许骥骏的警服和脸,顿了一顿之后,对方就开始破口大骂,气急败坏。

  而面对“执迷不悟”的陈女士,许骥骏不禁开启了“灵魂拷问”3连模式:

  “不要说北京警方了,我们萧山公安民警就站在你面前你不相信?”

  “记住,民警办案绝不会让你转账!”

  “民警真要抓你就直接过来,怎么会打电话通知,还和你讲这么久,民警这么空啊!”

  在许骥骏的话犹如当头棒喝,一开始有些不知所措的陈女士终于渐渐反应过来,气愤地挂断了电话:“这些人太可恶了,光这个电话就弄了4个多小时!”

  幸运的是,这回陈女士的钱算是保住了。民警赶到时,她按照骗子的指示,已经进行到最后一步,就差将钱转入对方所谓的“安全账户”了。

  老套骗局

  陈女士来自贵州,28岁,在闻堰一家企业打工。

  之前在单位也见到过派出所发送的反诈宣传资料,但是当时并没有放在心上,没想竟真让自己碰上了。

  陈女士这回遇到的电信诈骗还是冒充公检法的老套路。

  当天中午,陈女士接到陌生电话,先核实身份,然后就帮她转到了“北京警方”。对方加她微信,通过发送警官证、视频聊天的方式“证明身份”,然后称陈女士卷入了洗钱和拐卖儿童的案件,要核实陈女士的账户信息,并把钱转到“安全账户”。

  陈女士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被对方牵着鼻子走,对方不许她和家人联系,独自带银行卡和身份证到僻静的地方,接受对方的一步步指示。

  陈女士把自己辛辛苦苦几个月的工资共计11600余元统一汇总到一张银行卡中,按照对方要求“验证”了一遍,就差最后转到“安全账户”这步,要不是民警许骥骏及时赶到,她的血汗钱很可能就落入了骗子的腰包。

  而就是遇到真警察,陈女士还不能相信,仍旧想要听从“假警察”的指挥。

  “没想到这事真能发生在自己身上!”

  其实这样的骗局并不新颖,陈女士处于惊慌之中被对方洗脑,才出现了上面的行为。

  今年以来,闻堰派出所紧紧围绕分局“反诈之眼”预警工作,多措并举、创新反诈机制,有效降低了辖区内的诈骗案件发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