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到新疆阿克苏,4600多公里。杭州一批又一批援疆干部舍家报国,倾情援疆。

  9月17日至23日,快报记者随市记协采访团来到阿克苏地区,倾听新一批援疆人的故事。

  徐虹敏、蓝林富、董书琪,他们是成千上百位援疆干部中的三位。平凡的人,平凡的事,却令人肃然起敬。

  带着儿子去支教的单身妈妈

  徐虹敏,39岁,杭州市基础教育研究室附属学校小学美术老师。

  徐虹敏,39岁,援疆前是杭州市基础教育研究室附属学校小学美术老师。徐虹敏2015年来杭州工作,过去连续4年,但凡有对口援助偏远地区的支教计划,她都报名,但作为一名美术老师她很难被选上。

  今年1月初接到通知,选派对口援疆教职人员,计划有音体美教师,徐虹敏心动了。她主动请缨。领导笑着说,你要不再考虑一下。同事直言,别开玩笑了,你不合适。

  为什么大家都认为她不合适?

  徐虹敏是单身妈妈,有个7岁的儿子从小带在身边,她还是家里的顶梁柱,爸妈都70多岁,还有一个智障的姐姐需要照顾。

  知道情况的亲友都劝她,你这样的情况走不开的。她也有顾虑,可支教的愿望很强烈。

  事情还得从小说起。

  “我小时候得到他人的很多帮助。”

  徐虹敏长在农村,爸妈务农,家境本就一般,加上给姐姐看病,又是一笔额外的负担。“那个年代农村条件都不好,我家更加艰难,但我并没有感觉到童年的辛苦。相反,我的童年是充满色彩的,我爱玩,爱画画,花花草草、山山水水、蓝天白云,我喜欢看,也喜欢画。”

  二年级的暑假,几个年轻人背着画架来到村子里。

  我妈对着年轻人笑,“写生呀。”

  年轻人点头,“村里风景不错。”

  “我女儿从小爱画画。”我妈说,我女儿画得还不错,这会儿不知道在哪玩,要知道你们写生,她得跟着你们了。

  “我回家,我妈和我讲有人写生,我还不信,以为她不想我出门玩。”徐虹敏说,没想到当晚几个年轻人来到家里,说要看看我的画,同我聊聊天。

  年轻人是小镇上的几位美术老师,也不知道我妈跟他们说了什么,老师们特地来看我,“小小年纪的我,又惊又喜。”

  后来有个老师,叫郑师时,带我去了镇上,吃喝住都在他家里,他教我画画,也不要钱。我家里用小竹篮装了特产给老师想感谢,回去小竹篮又装得满满的,是老师给的回礼。

  “那是我的启蒙老师。”徐虹敏说从此她一画而不可收,画画也得到学校的支持,小学就办过画展,到了初中,她画画的材料,像宣纸、墨水、毛笔、颜料都是学校提供的。初中毕业,她读了中专,学校在初三班主任杨洪明的爸妈家附近,“杨老师特地带我到他爸妈家里,委托他们照顾我的生活和学习。”

  徐虹敏说:“要不是遇到曾经的良师,不可能有今天的我。”

  “我在二十出头的年龄,一个人背包徒步或搭车走过了滇藏线、川藏线、青藏线。以写生为名,一路拍一路画,见过偏远地方孩子们的困难。”徐虹敏说,“在云南接触到一个大学生支教团,那时候我就觉得支教很有意义。”

  “我自问长期支教、留在边远地区我做不到,毕竟父母需要照顾,但支教一两年还是可以的。”徐虹敏说,“过去4年,但凡有机会支教,我都报名了,援疆,特别是有音体美老师名额,我自然不会错过。”

  援疆最大的顾虑是儿子。“儿子7岁,性格开朗活泼,我和他说要去新疆工作一年半,不知道儿子明不明白,他竟也很开心,可以去很远的地方,不过他还是问了‘那我舍不得妈妈怎么办?’平日可以视频,到寒暑假就可以在一块。我回他。”

  徐虹敏把儿子转学到建德老家,让爸妈代管。4月25日出发去新疆,“临行前,我问儿子,你舍不得妈妈,要不妈妈不去了。儿子有些义愤填膺,‘那怎么行,新疆那边那么多小朋友需要你去教他们。’”

  上半年学校开学晚,儿子第一次到村小上学,第一天他就表现出不适应,视频里他哭着要妈妈。“我建议他多交新朋友,他只是哭,后来抱着手机哭着睡着了。”

  儿子的不适应持续了很长时间,每天都要抱着手机睡,他说抱着手机就好像抱着妈妈。

  过了暑假,徐虹敏向组织申请,带着儿子一起到阿克苏,在身边照顾。

  在阿克苏,徐虹敏教美术,带徒弟,办社团,忙得不亦乐乎。

  离家万里,不想家是骗人的

  蓝林富,49岁,胜蓝实验小学美术老师。

  在去阿克苏之前,蓝林富自费托运了20多公斤的书画材料,“我听说新疆那边教学材料很缺乏,这些正好能用上。”

  蓝林富老师在指导学生

  蓝林富,49岁,上有老,下有小,正是一人援疆,全家付出。

  蓝林富是胜蓝实验小学的美术老师,他的支教缘于内心向往。“学艺术的人会比较理想和浪漫,祖国这么大,新疆那么远,一直想去。”蓝林富说,同事中有援过疆的,那份经历,让他很是羡慕。

  当然,蓝林富也有自己的顾虑。老婆的身体不是很好,女儿又上初三。兄妹三人,有哥哥姐姐,母亲住在衢州老家,由哥哥照顾。每逢节假日他会回老家看妈妈,平常一周要给妈妈打两个电话,“妈妈身体还好,就是风湿引起膝关节疼痛,药用完了我就买上寄回去。”

  蓝林富告诉妈妈自己要去阿克苏支教,妈妈很开心,“注意身体,好好工作。”

  老婆的身体状况才是蓝林富最大的担忧。

  四五年前,老婆检查出乳腺癌中晚期,蓝林富陪着老婆走过长长的抗癌路。做家务,买菜烧饭,蓝林富是个体贴温柔的男人,老婆身体被他照顾得很好。

  学校有去阿克苏支教的名额,蓝林富和老婆说了这事,“你去吧,家里有我。”老婆说,这样的经历,人生有不一样的意义。

  再说女儿,正上初三,但蓝林富一脸的骄傲。女儿在杭外读书,学习他比较放心。

  “小学6年级,女儿跟着我在胜蓝实验读书,受我的影响,她爱书法,爱画画,参加过许多比赛,获得很多的荣誉。”

  蓝林富说,小升初上杭外并不容易,女儿是2018年入的学,那年的条件是,学生四五六三个年级段的综合成绩要达到年级前8名,才有资格推荐报考杭外。杭外还另有招生考试,艺术体育类成绩占40%,文化成绩占比60%。女儿那届胜蓝小学350多个学生,最终录取杭外的只有3个人。

  女儿上初三,平日住校,周末回家,书画方面蓝林富还能指导,另外的学科都是老婆在指导,老婆是公务员,文化课底子还在。

  优秀的孩子是怎么培养出来的?我问他。

  蓝林富笑着说,没有总结过,也没想过这样的问题,“我是教书画的,做事情首要是静心和专注,要观察,要感受,要想象,带女儿写生也好,练字也好,这些多少丰富了她的审美、情感以及动手实践能力。”

  “女儿特别崇拜我,我自己的学习、工作是很严谨的,或许受言传身教的影响。”

  蓝林富说,考上杭外,能说明孩子过去是努力的,悟性还可以,学习习惯好,可这不代表现在和将来。“杭外的学生都是拔尖的,女儿成绩在班上中等,习惯优秀的她开始有了挫折感,加上青春期,女孩的心事不好捉摸。”

  上学期女儿成绩有些下滑,学习有些放松,班主任打电话让蓝林富给孩子的“发动机”加加油。“我没有责怪孩子,暂时也没和她说过这件事。”

  蓝林富说,现在离家万里,在阿克苏,除了教学生学习之外,没有更多的社交和娱乐活动,“一个人的宿舍,除了练习书画搞搞创作,时间一下多了很多,这时候不想家是骗人的。”

  女儿在初三关键时期,班主任让给孩子加加油的事蓝林富一直记挂在心上。思来想去,他决定用写信的方式和女儿谈谈。

  亲爱的乐你好:

  老爸想跟你说两句心里话,你现在是一位花季少女,只要衣着得体,不用怎么打扮,就有一股青春的活力。

  老爸其实想说你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学习,在初中阶段最后三个月时间里,好好努力,超越自己。

  老爸从小自学书画,是非常刻苦的,持之以恒,后又拜师学艺,四十年如一日,终于取得一点成果,还要继续努力,才能达到自己的目标。(记者注:蓝林富曾获浙江省“德艺双馨”教师,杭州市超级教师;中国诗书画家网副主席;中国硬笔书法协会、浙江省书法家协会会员。)

  ……

  当你走过艰难的第一步时,再回头看看就会自信地说,原来也没这么难嘛!于是就有信心追求下一个目标,平稳进入高中是人生最重要的阶段,这时一定要有人生规划,凡是有作为的人,都有长期和短期的规划……

  妈妈本来身体就不太好,时时为了你的学习而焦虑,夜里睡不着,你今年已经十五岁了,也不小了,该懂事了,要学会感恩。今年我不在身边,所以你不仅要搞好学习,不让妈妈操心,而且有空要关心下妈妈,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比如洗碗、拖下地、偶尔给妈妈洗一次脚,妈妈就会很开心,病情也会好很多……

  爸爸送你一句话,“不要为不想做的事情找理由,要为困难想方法。”

  信是用毛笔写的,楷体,严谨工整,一笔一画,都是对女儿的牵挂和鼓励。

  想女儿想哭了的董书琪医生

  董书琪,33岁,新杭州人,老家是新疆塔城。

  董书琪是新杭州人,33岁。老家是新疆塔城,达斡尔族的姑娘。她自小长在新疆,本科在复旦读的,研究生保送到浙大,学的是临床医学。工作在萧山第一人民医院,后在杭州成家。

  “说是援疆,其实是反哺。”董书琪说,“新疆是我的家乡,听到上级组织新一批援疆工作人员的通知,我报名参加义不容辞。”

  可是这事在老公那里犯了难,结婚6年,女儿才4岁,援疆一年半载,孩子怎么办?老公要上班,专门照顾孩子肯定不行,公公婆婆年龄大了,在温岭老家,年前公公突发脑梗,自身还需要照顾,来带孩子也不现实。

  “年前一天,老公在厨房烧饭,我到厨房帮厨,洗洗菜,平时很少去的。老公以为我饿了,让我等会就好。我笑嘻嘻地说,‘老公,和你商量件事呗。’”

  “啥事?”

  “我们单位组织医生去阿克苏工作一年半,我想报名去。”

  刚说完,老公眉角上扬,脸都青了,“那怎么成?”

  “说实话,我心里也很纠结,知道家里的情况,也知道这事老公肯定会为难。当时也没和他争论什么,就说只是问问他的意见,不同意那就不去了。”

  默默地吃饭,到了晚上,她又和老公说起了去阿克苏的事,“我长在新疆,水土气候都适应,离家十多年,能有机会回家工作一年多,我从心底乐意。困难每家都有,我比别的同事更合适些。”

  最大的顾虑是孩子,“我让我妈妈把孩子接到塔城住一年,孩子还小,在塔城上幼儿园也可以……”

  董书琪说老公先前也是医生,两人志趣相投,自由恋爱结婚,老公也是通情达理的人,心里虽有千般不舍,但对她的事业还是支持的。

  4月25日,董书琪飞阿克苏,女儿跟着外婆去了北疆塔城,老公留守杭州,一家三口分居三地。

  在阿克苏,除了一样的坐诊看病,更重要的是和当地的医生结对子,一起交流学习。

  “每天都很忙。”董书琪说比在杭州时还要忙。

  董书琪建了一个家人微信群,女儿在塔城,受疫情影响在家上课,自从她学会手机视频后,时不时就想和妈妈聊天。外婆不让她直接开视频,想视频要先发语音问妈妈在不在忙。

  女儿很乖,“妈妈,你在忙吗?可不可以和我视频。”女儿发来语音,多数时候董书琪当时是没注意到的,“我老公看到,就会说,‘宝宝,妈妈在忙,和爸爸视频好不好。’事后我看到女儿和爸爸的语音,总是觉得欣慰又愧疚。”

  “我老公特别宠女儿,父女俩感情很好。7月份,老公专门调休来阿克苏,当时想着把孩子也接到阿克苏,一家人聚聚。”董书琪说,老公买了女儿最爱吃的小黄鱼、螃蟹。没想过来没几天,乌鲁木齐疫情严重,女儿来阿克苏的行程只好作罢。“老公在阿克苏住了半个月,海鲜和同事们一起分享了。”

  说到想女儿想哭了是怎么一回事呢?

  聊到女儿的乖巧懂事,董书琪是一脸幸福。“疫情管控期间,我爸爸隔离在工地,妈妈和女儿俩在家闭门不出。只有凌晨才能出一趟门,倒垃圾买点菜。”

  “有天夜里,看女儿睡着,我妈妈就想着出门买点菜。回到家里,看到我女儿头捂着被子在抽泣。这把我妈吓坏了,问她怎么了。‘女儿哭得更厉害了,外婆你去哪里了,我喊你你怎么不理我。’”

  “女儿告诉我妈妈,她扒拉在窗台上,喊不到外婆,心里害怕。我听说了心里又是后怕又是心疼……”

  董书琪说着又哭了,“你能想到黑夜里孩子的那种无助。”

  “这事当时我妈没敢和我讲,过了几天才和我讲。我很不好受,不是怪妈妈,那是心疼是愧疚。”

  中秋国庆假期,董书琪想也没想就回到塔城,半年不见,女儿见到她起初是怯怯的,陪她玩了一会就成了甩不掉的小尾巴,出门一起,睡觉一起,干啥她都黏着,“女儿是幸福的小烦恼。”

  董书琪医生和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