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阳的80后小韦从没想过,一场朋友间的普通酒局竟会惹出一条人命。

  2018年的某一天中午,小韦和朋友阿江一起吃饭喝酒,此后双方觉得不够尽兴,就相约晚上继续喝酒。晚饭时,小韦和阿江又各自约了另外5名朋友组了酒局,一行七人来到了青青开办的酒店内的某包厢。酒局上气氛热烈,小韦和阿江开启了“拼酒”模式,小韦不胜酒力进入了醉酒状态,并与阿江发生了言语和肢体冲突。另外几名朋友见状上前阻拦,而小韦为避免冲突升级自行离开了包厢。

  没想到醉酒的小韦在下楼过程中将正在上楼的酒店房东张某撞倒,两人一同摔落后,房东张某经抢救无效死亡。

  此后,小韦被刑事拘留并在有关部门协调下达成和解,向死者家属赔偿了130万元,最终小韦未被追究刑事责任。小韦认为,虽然自身存在过错,但酒局中的其他人员存在放任原告拼酒的行为,酒店老板青青无限制提供酒水且未及时报警,故提起追偿,请求法院判令青青及阿江等六人共同赔偿其87万余元。

  其他各被告认为原告喝多了“发酒疯”在当地是出名的,当时是原告要向被告阿江劝酒,在被拒绝后出言不逊引发争吵,当时在场人员也及时劝解阻拦并要求原告前往派出所醒酒,均已尽到了义务,无需承担赔偿责任。其中小韦邀请的朋友小莉自认存在一定责任。

  法庭审理后认为,虽然在和解书中死者家属授权小韦向被告追偿的权利,但事发当时只有小韦、小莉和死者在场,小韦系因与阿江的争吵下楼,此时距离争执结束已有一段时间,并非因阿江的追打在慌乱之下作出的决定。各被告也持续在对争执进行劝解,已尽到了同桌共餐人的看顾责任。酒店老板青青按照原告等人的要求提供酒水不存在过错,在发生争执后其几次上楼查看情况时双方并未发生肢体冲突,包厢内人员也一直告知青青等饭店工作人员无事。受害人系酒店房东,出现在饭店并非特殊情况,原告与受害人摔倒系瞬间突发事件并非他人所能预料,无证据证明酒店存在不安全因素,故青青作为酒店管理人已在合理限度范围内履行了安全保障义务。

  法院确认,小韦作为成年人应当对自身饮酒能力有相当的了解,其肆意饮酒应当对房东的死亡承担全部后果,其他各方无需对本案的赔偿承担责任,因朋友小莉自愿承担部分责任,故法院依照其意愿判决其承担35000元。

  小韦不服上述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维持了原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