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1日凌晨1点多,余杭区公安分局仁和派出所的报案大厅里,忽然走进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

  小伙子1米7出头,身材瘦削,衣着干净清爽,进门后就呆呆地坐在大厅椅子上,低着头,一语不发,看着似乎有什么心事。

  当晚接警大厅值班的是巡防队员莫林永,他注意到小伙子情绪不高,主动上前询问:“你有什么事情找我们吗?怎么这个时候到所里来?”

  小伙子重重叹了一口气,沉默片刻后,吞吞吐吐地说:“我女朋友不理我、不接我电话,还要离开杭州,我找不到她,只知道她住在仁和,所以我就来了。。。。。。”

  看来是小情侣吵架?莫林永本想开导小伙几句,可聊着聊着,感觉不太对劲。

  小伙王强(化名),河北人,今年28岁,在余杭一家汽车修理厂上班。他说,自己和“女朋友”思思是今年1月认识的,当时思思到他们店里做汽车保养,他觉得思思待人态度好、长相温柔、说话甜甜的,就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我一眼就心动了,她就是我命定之人,是我这辈子要娶的女孩。”小王加了思思的微信,之后一段时间,为了表达爱慕之情,他天天都会给思思发消息。

  他给莫林永看了两人的聊天记录。莫林永说,小伙确实蛮痴情,一长段一长段的情话写了不少,几乎都是爱情宣言、誓言,保证以后会对姑娘怎么怎么好之类的,但姑娘一方反应平平,很少回复,也有一些拒绝的表示,显然对小伙并没有意思。

  聊到后来,姑娘大概也是为了避免纠缠,干脆拉黑了小王的微信和电话,不再跟他联系。

  小王说,自己就是因为联系不上思思,实在没有办法了,才从临平跑到仁和来找她。但他并不知道思思的具体住址,在外漫无目标地转了几圈后,想到了来派出所求助。

  “我就是想见她,你们一定要帮帮我!”小王越说越激动,忽然哭了起来。

  感情这码事,民警着实也没什么办法,可一个大小伙子,在派出所里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莫林永也没法坐视不理。

  “这样吧,你把姑娘电话给我,我打个电话过去问问人家的想法。”

  莫林永跟思思通了电话,姑娘的意思很明确,自己跟小王并不是什么男女朋友,跟他也没有进一步发展的可能,希望小王不要再纠缠、骚扰她。

  莫林永委婉地把情况转告小王,劝他放下这份感情,尽快回归正常生活。

  “我是真的很喜欢她,我就想再见见她,她怎么这么狠心……”小王似乎一点没听见莫林永的话,靠在派出所的椅子上发起了呆。

  他说,自己是个对感情很专一的人,之前只谈过一段恋爱,持续了7年时间,但因为双方价值观不同,去年还是分手了。现在遇到思思,他觉得是缘分注定,不想轻易放弃。

  “感情这种事情不能勉强……”不管莫林永怎么劝,小王就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坐在派出所大厅,翻来覆去就是一句话:要见思思。

  莫林永跟他说,派出所附近就有小旅馆,去睡会休息一下,他摇摇头,也不肯去。

  就这样,小王在派出所大厅从11日凌晨1点多一直呆到12日中午,整个人失魂落魄的,一副茶饭不思的样子。

  莫林永给他买了面包和水,他饿了就啃几口,累了就趴在调解室里打瞌睡,醒来又继续哀求,嚷着要见思思。

  期间,莫林永也试着联系了小王的家人,得知小王父亲早逝,母亲在河北老家,还有三个姐姐。大姐和二姐都在外地,赶不过来,三姐虽然在杭州,但听说小王的事后,表示家里已经为这个弟弟做了很多了,不想再管他的事。

  到了12日下午1点多,莫林永暂时走开去忙别的事,小王找不到他,急了,忽然双膝跪地,拉着另一位民警大声哀求:“你们帮帮我,让我见见她!”

  他跪了三四分钟,直到莫林永赶来,硬是把他搀扶了起来。

  没办法,莫林永只能硬着头皮,又给思思打电话沟通,但姑娘态度很坚决,表示绝不会跟小王见面。

  好说歹说,小王总算放弃了见面的要求,但他提出,自己最后给思思写了一封信,必须亲口把原文念给对方听。

  莫林永看了看,这封信大概有500字,先是回顾两人相识的历程,然后表达爱慕之心,最后则是对姑娘表示了歉意。

  经过莫林永反复劝说,思思终于表示愿意接听电话,以便给这段关系“做个了结”。

  小王接过电话,一字一句饱含感情地开始读信,短短一封信,读了近五分钟。最后,他向思思道了歉,并祝她早日找到幸福。

  通完电话,已经是12日下午4点,在派出所呆了近40个小时之后,小王终于离开了。临走前,他还特地给莫林永买了一瓶红牛饮料,表示感谢。

  前几天,莫林永跟小王的老板通了电话,得知小伙已经回去上班,这才放下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