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疫情,成就了一段爱情。这是我的朋友在刚刚一个月内发生的事情。

  小何塞了一后备厢年货

  去见男友的父母

  小何,衢州姑娘,在杭州上班。

  大年初二,在老家过完年之后,小何与男朋友一起去了温州,见男朋友的父母。

  临行前,小何父母准备的各种土货塞满了后备厢,胡柚、土鸡蛋、自家养的土鸡土鸭……小何说青菜就装了一大麻袋,农村里种的特别好吃。

  经过4个小时的跋涉,小何到了温州,本想去去就回杭州上班的,但到温州没几天,新冠肺炎疫情暴发,高速封路,客车停运,小何就留在了温州,至今已经快1个月了。

  小何的男朋友是温州瑞安人,与小何在杭州结识,两个人是2019年的11月份认识的,到现在也没几个月。

  我问小何,你们发展得这么快吗?

  小何说,你知道我们第一次约会看的是什么电影吗,《大约在冬季》。

  这和电影有什么关系?我问她。

  小何说,里面有一句很经典的台词:有些人,见三百次也没用;有些人,见三次就够了!说的就是我们。

  小何和男友

  我有些羡慕了。

  其实小何在这段感情之前,曾经有一个她觉得会跟一辈子的男人。小何与那个男人相处了蛮久时间,双方父母也都见过了好几次面,男生父母为了他们结婚,特地在杭州买了房子,小何的爸妈以为女儿肯定会嫁给他,小何也这么以为。

  但是,男生迟迟没有开口说要结婚,小何一赌气,冷战了几天……男生一直没来找她。

  心灰意冷的小何开始了新的生活,也开始了新的感情,认识了现在的男朋友,此时,前男友追悔莫及,他说,我不知道你是认真的,我以为只是赌气。

  但是小何已经是别人的小何了。我问小何后悔吗,她说就当四年的青春喂了狗吧。

  只能待在家里的一个月

  与男友和他父母真正处出了那种感觉

  这一个月,温州疫情蛮严重,只能待在家里,小何与她男朋友一家三口每日朝夕相处。

  买菜的时候,阿姨会来问小何喜欢吃什么菜;天气降温了,阿姨拿了一套加棉睡衣给小何,“新的,你穿睡衣暖和一些。”

  空闲的时候,小何也会给大家做做好吃的,家乡的豆角饼、网上学习的电饭锅蛋糕、独创的麻辣香锅、超拿手的酸菜鱼等等。

  小何说,温州人不吃辣,烧饭的时候她会少放些辣椒。

  小何甚至拉着男朋友一起烧饭,叔叔阿姨都震惊了,从来没吃过儿子烧的饭。

  每天一起吃饭的时候,是一家人交流感情的时候,阿姨最喜欢聊家常,家里的大小事,儿子小时候的事,用普通话说给小何听,想到哪里说到哪里,小何也会和叔叔阿姨说说家乡的事。吃完饭,小何会主动去洗碗,有时候会拉着男朋友一起洗。

  小何说,之前和叔叔阿姨接触不多,这段时间相处下来,了解了不少。叔叔是个非常讲道理的人,也是个很宠老婆的人,他们夫妻很恩爱,每次都是出双入对的,有时候烧饭也一起,夫唱妇随。很羡慕。

  与男朋友的关系也逐渐升温,小何说,之前她男朋友觉得赚多少钱无所谓,现在改口了,说想要赚钱了,得养家嘛。有次小何随口说了声想吃芝麻糊,结果第二天,男朋友就端来了,原来他是这样的人。

  小何喜欢小狗,以前养过两只,一只叫小花,一只叫小黑,因各种原因都送人了,前几天,男朋友买了一只小金毛送给小何,小何很是喜爱,取名为Lucy,这两天网上狂买了一大堆狗狗用品。

  困在温州的这些天这些点点滴滴都在感动着小何。

  小何内心终于对自己说了“可嫁”。

  “本来打算领证了,因为疫情期不能出门,所以打算疫情一结束,我们就去领证。”

  就这样,被困在温州的小何,成了温州媳妇儿。结婚以后,小何就打算待在温州不回杭州了,就在温州工作。

  现在小何每天的一项“工作”,是在微信朋友圈里不停地撒狗粮。这让我看着,羡慕嫉妒恨呀。

  小何春节期间朋友圈撒的“狗粮”

  程序猿小利说,代码写不出爱情

  疫情一结束,我就去挽回前女友的心

  等待疫情结束后收获爱情的不仅仅是小何。

  小利是我的朋友,90后,毕业之后他就到杭州工作了,进了一家不错的互联网公司,成了我们口中的程序猿,目前还未脱发。

  如今已经快30岁的小利一共谈过三段恋爱。

  第一段是在大学时期,那时候小利在学校成绩很好,是我们眼中的学霸,带着这样的光环,谈女朋友自然不是难事,他交到了自己人生中第一个正式女朋友,但是大学毕业之后,两个人分手了。他说当初大家都觉得出了校园,能找到更好的,现在想想,有点天真了。

  第二段感情,是小利妈妈的一个朋友介绍的,一个文静的长发女生。小利与女生加了微信,很主动地和女生聊天,没见面之前,女生消息回复得还算很及时,小利想着,这次机会很大啊,就约了女生出来看电影。买了票,等到了女生,结果进错电影院了,十分尴尬,虽然最后找到了电影院,但是看完电影之后女生就直接走了,之后小利再找女生聊天,女生就不怎么回复了,小利也明白,凉凉了。

  小利的第三个女朋友,也是朋友给介绍的,小利说他很喜欢这个姑娘,相处了不到一年,在2019年底的时候分手了,分手原因是姑娘觉得三观不合,而且小利工作太忙了,根本没有时间陪女朋友,最后导致感情破裂,但是小利没有放弃,还在努力中。

  作为一个程序猿,公司加班多,每天两点一线,除了上班就是睡觉,实在接触不到什么女生,交到一个女朋友能把一个办公室的男生羡慕坏了。代码是写不出爱情的,小利说,疫情期间没法出门,等疫情好转,他准备去挽回前女友的心。

  老爸说,两个黄花大闺女放在家里

  怎么一个动静都没有呢

  开了花的小何,怀着希望的小利,我替他们开心。我的同学小桃这个月被闷在家的遭遇,我听着有点哭笑不得。

  小桃是我同学,90后姑娘,一个人在杭州工作,老家还有一个姐姐,比她大2岁。

  小桃说,过年回家,老爸又是一声叹息,“两个黄花大闺女放在家里,怎么一个动静都没有呢。”

  小桃姐姐过完年28岁,与父母住在一起。在农村,30岁是个坎,过了这个年龄没结婚,那可就是大事情了。这两年七大姑八大姨都在集中火力帮姐姐找对象,但是姐姐没有合意的。

  小桃虽然比姐姐小两岁,但是也到了该谈恋爱的年龄了。小桃说,她读书时没谈过恋爱,毕业之后谈过一次,觉得不合适就分手了,按照现在这个状况来看,靠她自己是谈不到恋爱的,只能靠家人介绍了,但是前面的姐姐迟迟没解决,还轮不到自己。

  春节期间,小桃宅在家看综艺节目,里面有一个相亲App广告,广告语说得很溜,什么来一对成一对,想着这么大把的时间,不用来谈恋爱着实可惜了,于是就下了一个碰碰运气,万一桃花旺呢。

  结果下载下来一看,是个视频相亲软件,得开视频聊天,宅到蓬头垢面的小桃最后没好意思开视频,直接把软件给卸载了。

  小桃说,后来那个App还经常给她手机发短信,她回复了两个字:“骗人。”

  等疫情结束,春暖花开,小桃说希望她的桃花也能开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