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愿意,一场时隔32年的久别重逢,会在看守所,而且以这样的方式。

  32年前农历四月的一天,浦江张影生下老三,这是他们家第三个女儿。

  随后,张影母亲做主,刚出生几天的女儿被人抱走了。

  32年后,今年六一,都市快报和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杭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一起在武林广场举办公益寻亲大会。张影和丈夫周伟赶到杭州,想试试。

  国庆前,刑侦总队经过DNA比对,他们要找的女儿是绍兴的小琴,但她因为涉嫌开设赌场罪被关在柯桥看守所(相关报道:女孩刚出生就被送了人!32年后亲生父母决定找女儿,我联系上了养母……)。

  因为小琴情况特殊,无法和亲生父母见面,知道亲生女儿的消息,周伟几夜没睡,忍不住给女儿写了一封信,在信里表达着一个父亲的忏悔,托我把信带给女儿。

  这并不是一件容易完成的任务。

  亲生父母录了一段视频

  托我带给看守所里的女儿

  我想试试吧。

  一呢,我有些话想跟小琴说,我怕万一她不想认,也要尊重她的选择。还有一点,我也好跟张影夫妇交代,他们几次来问:“你去的时候,带我们一起去好吗?”

  国庆后,和省检察院、柯桥区检察院等办案机关联系,等消息。

  10月底,在他们的支持下,我们可以见小琴了。

  我告诉张影夫妇,他们不能去,他们有点遗憾,又觉得冒冒失失去了,万一影响女儿心情……我建议他们录段视频,“这样也算是一种见面”。

  视频里,夫妇俩在镜头前:“女儿,爸爸妈妈对不起你,我们想你了,知道你的情况后,我们的心很不平静……希望早日能见到你!”

  张影录好视频,发过来问我:“这样好不好?”

  我把找到亲生父母的消息告诉她

  她瞪大眼睛眼泪喷涌而出

  我赶去绍兴柯桥见小琴。路上,我跟柯桥区检察院负责宣传的王菁说了些帮助寻亲过程中的故事,也说了小琴的亲生父母和养母的故事。她听了很感动,叹了口气,说:“也算不幸中的幸运吧。”

  我也有点担心,怕自己跟小琴说了,可能她没什么反应,或者干脆拒绝见我……

  说话间,我们到了看守所。我手上拿着一份快报,上面有关于小琴的报道,还有一封亲生父母给她写的信和拍摄的视频,给检察官检查。

  “哐当”,铁栏一侧的门开了,走进来一个有点憔悴的女子。

  小琴没有表情地坐下,我打算开门见山:“你知道自己身世吗?”

  在之前采访中,我了解到小琴其实知道自己的身世,只是养母以为她不知道。

  “知道的,我很小就知道了……”小琴嘴角一抽,抿了下嘴,眼皮低垂。

  “你没问过养父母吗?想过找亲生父母吗?”我问她。

  “没问,我怕他们觉得我要离开他们,我想过找,但我怕我妈妈(她指的是养母)觉得我不要她了……我想等他们百年之后再去找找看……”小琴抬头看着我,眼神里有疑惑,还有一种等待。

  “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有你亲生父母消息了……”我看着小琴,小琴瞪大眼睛,眼泪喷涌而出,“你说什么?我……我亲生父母找到了?”她嘴唇有点颤抖,身体也颤抖着,眼泪止不住,接过我递过去的纸巾,顾不上擦,“他们是哪里的?”

  “浦江的……你知道吗?”我说。

  “嗯,”小琴抬头,“我12岁的时候在村里妇女主任登记本上,好像看到,但不确定……”

  我说了下张影和周伟当年送走她的情况,小琴一直盯着我,听得很仔细,偶尔点头,生怕漏过一句。

  “你怪他们吗?”我问。

  “我从来没怪过”,小琴摇摇头,抹着眼泪,“不怪他们”,顿顿又说:“我总是想他们总有苦衷的吧。”

  “看到其他小朋友有父母,会委屈吗?会恨吗?”我这么问,小琴又摇摇头,“我养父母对我挺好的,对我真的很好。”

  初中毕业时的小琴和养母合影

  我插话说:“我去看过你的养母了,问过她的意见,她跟我说了些你小时候的事,他们对你真的是很舍得,什么好吃的,都买给你吃,你妈妈说,你那么小要长身体,不好给她饿着……”

  像小琴这样从小因为各种原因被送走的孩子,被其他家庭收养,收养家庭大多对抱养的孩子很疼很宠,他们用一种爱代替了另一种。

  但血缘里的那种情感或许是与生俱来的,当我把小琴亲生父亲周伟亲笔信读给小琴听时,她的哭声渐渐弱下去,变成低声的抽泣……

  我把手机穿过铁栏,把周伟、张影夫妇的合影给她看,“像吗?”

  “我好像和我爸爸有点像,脸的上半部分那里比较像”,小琴看着手机屏幕里的周伟和张影——这是她的亲生父母,她从没见过他们,但却认识。

  我又点开视频,小琴对着视频里的他们点点头。

  和很多收养孩子一样,小琴想过自己亲生父母长什么样,他们对着镜子通过观察自己来想象尚未相认的亲生父母,想象着相互拥抱的瞬间。

  我也告诉小琴,她亲生父母的事也告诉她养母了,征求了她养母的意见,“我问过她同意不同意你和亲生父母相认……”

  “她怎么说?”没等我说下去,小琴问,当听我说养母同意,小琴又有点不相信似的,重复了一遍,“她同意吗?”又哭起来,“我妈妈对我真的是很好很好…… ”

  小琴还录了一段视频,托我带给她从没见过的亲生父母,她哽咽着说:“我从来没有怪过你们……”

  开庭时

  亲生父母想去看女儿

  从看守所出来,我们都有点感慨,“没想到她一下就哭了……”

  每个人的性格都和原生家庭有关,也许小时候这样的经历,多少让小琴“有点孤僻和封闭,不太容易信任人,表面上让自己看起来很坚强”。

  但她并不铁石心肠。亲情,是人心底最柔软的部分。

  在看守所,小琴托我帮忙,她已离婚了,两个女儿归她带。进来后,两个女儿的上下学都靠养母接送,大女儿现在自己坐公交车去上学,她不放心,“从公交车站下车还要走一段路,你能不能帮我跟我妈妈说下,让她去找我同学说下,让她帮着带下?”

  后来,我托齐贤派出所徐警官帮忙联系下。

  我把见面情况告诉张影夫妇,“开庭时,我们能不能去看看?”张影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