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午2点07分,朱先生来电:刚刚在下沙银海街翁盘路口,有辆上海牌照的越野车撞了两个人!伤得蛮严重,都送医院了。最气人的是,驾驶员跑掉了,说是去找人,就不见了。

  经核实:目击者朱先生说,下午1点半左右,被撞母子骑三轮车沿着翁盘路,由南向北行驶。儿子在前骑车,母亲坐在后面的车斗里。

  突然就被后方的白色越野车追尾,三轮车瞬间被撞飞出10多米远,车上母子则被甩向道路左侧,重重摔在地上,爬不起来。

  三轮车里的纸板、废铁、塑料,散落了一地。

  由于道路周边有不少工厂、学校,以及下沙奥特莱斯,车流较为繁忙,路人很快报警求救。

  肇事的白色东风日产SUV,停到了翁盘路右侧的空地上,车尾悬挂沪C牌照。

  “妈妈受伤比较重,先被一辆救护车送走。儿子头上都是血,被另一辆车送去医院。抢救伤员这段时间,SUV司机都没过来帮忙。”另一位目击者唐师傅走到白色肇事车前,发现驾驶座内空无一人,而车后排坐着两个中年乘客,满脸通红,浑身酒气。

  唐师傅问他们:“是不是你们开的车子,是不是喝酒了?”

  但两个后座乘客都说,自己没有喝酒,还说司机是出去找人帮忙,马上会回来的。

  然而直到两位受害者都被救护车接走,肇事司机也没有出现。

  之后,下沙交警将乘客带回调查,并扣留了肇事车辆。

  母亲醒来第一句话

  问儿子在哪?有没有事?

  昨天下午3点多,我在邵逸夫医院下沙院区急诊室见到受伤的母亲,她刚从休克中苏醒,第一句话就是向医生打听儿子的情况,“我家儿子在哪?有没有事?”

  医生告诉她,已经通知家人,她的老伴正在赶来医院的路上。

  她尽量提高声音说:“让老头子先去看儿子,先看儿子,叫他们不要担心我,先给儿子治病,我没事的……”

  母亲姓张,71岁,老家安徽,头上包着纱布,脖子上套着颈托,瘦瘦黑黑、满头白发。

  据急诊科值班的梁医生介绍,老人被撞后,左侧锁骨、盆骨、大腿骨多处骨折。后续可能会出现比较严重的脑出血症状,因此马上会送至重症监护室观察一至两天。如果身体状况稳定,就转去骨科,要做多项手术。

  受伤儿子不仅担心母亲

  还担心因病一人在家的父亲

  在浙江省中医院下沙院区,我找到骑车的儿子。

  他34岁,姓周,是家中独子,因为给父亲看病,一家三口一起来到杭州,已经第十个年头,住在下沙靠近海宁地界的一间租房里。

  他和母亲每天靠拾荒赚钱,父亲则因为心脏病,几乎不出门。

  “我妈在另一家医院还好吧?”听说记者过来,儿子也最关心母亲的情况。

  儿子小周说:“摔在地上以后,我意识是清醒的,但动不了,全身都很痛,在地上躺了一会儿,看到我妈上了救护车,我就晕过去了。”

  我跟他说,母亲没有生命危险,儿子才长舒了一口气,仰面躺在病床上,哭了……

  据小周介绍,他和母亲每天都骑车在下沙一带拾荒:“一天挣几十块,好的时候能挣一百多。”

  昨天中午和往常一样,路过翁盆路银海街路口。

  “翁盆路正好有个上坡,我正在很吃力地蹬车,突然就被从后面撞了,感觉到那辆车子开得很快。”

  值班外科医生说,儿子大腿骨骨折,头皮有挫伤,状况还好,没有生命危险。

  小周说,他不但担心母亲,还很担心父亲:“我爸一个人,肯定还在等我们回家……”

  肇事司机被找到

  血检之后戴上了手铐

  昨天下午5点左右,一辆警车停到邵逸夫下沙院区门前,三位交警带着一青年男子进入急诊室。

  先让他看了一下急诊室里的小周,后对男子进行了血液酒精检查。

  执勤交警介绍,他就是沪C肇事车的驾驶员,刚刚才被警方控制。

  肇事司机30来岁,穿灰T恤、休闲短裤、凉鞋。

  在采血台前,他对交警说:“我没逃逸,报警电话是我先打的。”

  交警问:“那你人去哪里了?”

  肇事司机没有吱声。

  血检过后,交警义正词严地对肇事司机说:“你涉嫌酒后驾车并且逃逸,现在要拘留你。”

  昨天下午5点15分,肇事司机被戴上手铐,押上警车。

  警方通报

  9月7日13时21分许,王某某(男,32岁)驾驶沪C65B××号小型客车沿翁盘路由南向北行驶至银海街北口30米处时,与南向北同向行驶的由周某某(男,34岁)骑行的无牌三轮车发生碰撞,造成周某某及后座乘客张某某(女,71岁)受伤,两车受损的交通事故。

  事故发生后,沪C65B××号小型客车驾驶人王某某弃车离开现场,后被警方查获。经初步调查,肇事驾驶人王某某涉嫌醉酒驾驶肇事逃逸。目前,该事故正在进一步调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