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凌晨3点40分左右,一艘台州渔船在舟山东福山海域触礁,海水迅速倒灌进入船舱。

  漆黑的夜里,雨点从天空中倾盆落下,十几个船员站在一艘正在缓缓下沉的渔船尾部,身前身后,是一片茫茫大海。

  “我们还会有命吗?”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天空渐渐露出鱼肚白。远处,接到船老大报警的中国渔政33126船拖出一条长长的白浪,正在全力前行……

  渔船撞到礁石快要沉没

  “零零零……”凌晨4时许,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舟山东极派出所的值班民警从睡梦中惊醒。

  “这里是指挥中心,东福山附近海域有一艘渔船撞到礁石,漏水严重,快要沉没,船上现有13个人,急需救援。”

  值班民警睡意全无,一边与报警人取得联系,一边向值班所领导汇报。

  普陀区海洋与渔业信息指挥中心第一时间启动了应急救援方案。

  “中国渔政船33126船正在东福山附近,马上出发救援。”普陀区渔政站站长丁荣组迅速调派最近船只前往救援。

  船上,普陀区海洋与渔业局、舟山市中街山列岛海洋特别保护区管理局、东极派出所等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一个个心急如焚。

  民警魏坤一直与船员保持联系,了解渔船最新情况。

  成功救援后渔船沉入海底

  5点10分,救援船只接近事发海域。此时,正下着大雨。

  “我看到他们的渔船了”,出警民警大喊。

  5点18分,救援船只到达渔船附近。

  此时,船体已经半沉在海面上,船上11个船员在渔船尾部等待救援。

  因为此处属于外海,风浪较大,船舶尝试几次才靠到渔船旁。

  “来,把手给我,慢点”,救援人员将船员一个一个接到救援船只上。

  “船老大和他弟弟还在驾驶室呢”,民警正想松口气时,突然有船员说。

  原来,船老大项某和弟弟不甘心船舶沉没,想要尝试挽救船舶,一直不肯离开驾驶室。

  魏坤二话不说跳上快要沉没的渔船,“赶紧出来跟我走,这艘船快沉了,命最重要”。

  最终两人被安全带到救援船只上。

  救援成功20多分钟后,渔船慢慢沉入海底。

  上午,船员们被送回沈家门渔政码头后,向援救人员表示感谢,“你们来得太及时了,再晚一点的话,我们就没命了。”

  流网船是渔船作业中最辛苦的

  昨天,我联系上浙路渔88817渔船船老大项义才,他正在跟保险公司的人谈理赔,心情很不好。

  这是一艘流网船,项义才是台州临海人,他并不是渔船的主人,渔船是租来的。

  “连命都不要,还要去救船。”普陀区渔政站站长丁荣组说,在海上发生意外,最严重的就是船员死亡,人命关天!其次,就是渔船沉没,一艘渔船价值数百万以上。

  丁荣组从船员那里了解到,渔船是8月19日从象山石浦港出发,在东福山以东2.3海里外捕小黄鱼,已经捕了好几天。

  “凌晨3点多,船老大一直在开船,没有发现前面有礁石,等他反应过来时,船已经触礁了,当他把船倒出来后,船就开不了了。”

  “船舱进水后,他叫船员用水泵抽水,可由于浸水,高压电源烧掉了,水泵也用不了了,船就慢慢沉了,他打电话给朋友帮忙报警。”

  说到这里,丁荣组长长叹息了一声。“船老大虽然来东福山这边海区很少,环境比较陌生,但是电子海图上还是能显示礁石的。他们连续作业了几天,加上凌晨时人容易疲劳,意外就发生了。”

  “渔船触礁后,不应该加大马力倒船,就像人中了剑一样,不要马上拔剑,是一个道理。”丁荣组说,“因为倒船,容易使船体破损得更加严重,最好的方式,是先检查船底的情况,打电话报警,等待我们渔政船的救援。”

  丁荣组说,他碰到过多起船只触礁或和外轮碰撞事故,多数是发生在凌晨时,因为这个时候是人最疲倦的时候,一个疏忽,意外就发生了。

  梭子蟹大多是流网船捕捞上来的

  昨天,正在东海作业的一位船老大听说了这件事,叹了口气,“流网船啊……这个船老大肯定是太疲倦了。”

  流网船是渔船作业中最辛苦的一类,现在大量上市的梭子蟹,大多是流网船捕捞上来的。

  “流网作业捕的是小黄鱼、鲳鱼、螃蟹等,凌晨三四点就要放网了,成百上千片流网连在一起,在海里形成一道巨大的网墙,长度达到几十海里。天罗地网,说的就是流网作业。如果附近有单拖船之类的渔船经过,船老大还要通过对讲机跟对方联系,让对方留意下,别碰到海里的流网。”

  “放网后大概三四个小时,就要起网。起网后,把捕捞上来的鱼虾蟹分类挑拣处理,渔获多的话,有时候要整理五六个小时,一天下来,船老大、船员都没多少时间休息。”

  这位船老大说,过去他听老一辈渔民说,碰到家里不爱读书的孩子时,大人总会吓唬他们,“再不读书,就让你去流网船上捕鱼,而当地人也真的会这么干,几天捕下来后,小孩子都会害怕这种辛苦,这时,再让他上岸回学校读书,一个个像是换了一个人,变得用功起来。”都市快报 通讯员 刘宇翔 王占龙 王炳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