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十天就要开学了,听说不少同学正在埋头赶作业。

  但有两位学霸,却已经被保送到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提前上岸啦。这两人分别是男生姚前和女生吴亦乐,都来自杭州第二中学,即将升入新高三。

  他俩上周参加第28届全国中学生生物学奥林匹克竞赛,全部获得金牌,并入选国家集训队,双双保送。更值得骄傲的是,姚前拿到全国第一名!

  寒假时,他们将角逐4名国家队名额,明年7月有机会代表中国,去日本参加国际比赛。

  前天去学校,记者见到这两位同学。采访还未开始时,两人的学霸潜质就从一个小细节展露无遗。

  姚前在刷一张试卷,上面印着满满的化学分子式。而吴亦乐也端着本书,看得很认真。走进走出的老师、同学,丝毫没有影响他俩,两人头都没抬过。

  参赛过程遇台风困难重重

  这次比赛在河北衡水中学举办,参赛过程可以说是异常艰难,因为第一道难关就是多年难得一遇的台风“利奇马”。

  教练魏昌瑛当时发了条朋友圈,说:“台风‘利奇马’让我们的衡水中学之行充满很多不确定性,不管是从杭州东站开车到芜湖,还是包大巴凌晨两点到衡水,浙江省队一路风里雨里砥砺前行。”

  吴亦乐说,火车停运,只能“曲线救国”,先坐大巴去芜湖,然后非常艰难地包到了大巴车,顶着暴风雨开了十几个小时,终于在凌晨两点到达衡水。当时已是比赛当天,短暂休息后,下午开始了两个半小时的理论考试。

  比赛难,还难在高手众多。

  这场比赛有来自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的30支代表队参加,共240名选手。先后经过理论和实验的考察,最终产生72枚金牌、72枚银牌和96枚铜牌。金牌中的前50名,可以入选国家集训队,获得保送机会。

  一小时解剖一只蝗虫

  想争夺这前50名,并不容易,先要问问“蝗虫”同不同意。

  这不是开玩笑,和其他学科竞赛相比,生物竞赛每年的实验,都有解剖环节。去年解剖了鲫鱼,今年解剖的是蝗虫。要求找出蝗虫的唾液腺和神经,并标示出来。

  姚前说:“有难度。平时我们解剖的蝗虫都是福尔马林溶液泡过的,但比赛时用的是新鲜的。”

  吴亦乐也有同感:“比赛时每人只发一只蝗虫,解剖坏了就没了。拿到蝗虫时,还能闻到青草的味道,解剖出来,能看出各器官都很新鲜。只是,和平时相比,有些器官的位置、颜色都变了。我花了1小时解剖,差点时间不够用。”

  这道题难倒不少同学,好在所占分值并不大,10分左右,实验满分是160分。

  除了蝗虫,还有植物解剖等,比如要求辨认几朵花,花都被处理过,没有颜色和气味。要求数出花瓣数量、找到花蕊、在显微镜下查看花粉是什么形状等。

  爱打太极爱种花 下个目标是拿下化学竞赛

  姚前,寸头,戴眼镜,还未开口,笑容已经挂在嘴边。

  他一路走来,都是公办路线,家门口读的彩虹城小学,高新实验学校读初中,保送进入杭二中。现在,已保送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他对生物的喜爱,最早来自于种花。小学时,家里半个阳台都被他养上了不同种类的绿植,有薄荷、仙人掌、芦荟等,常被妈妈吐槽“阳台晾衣服的地方都不够了”。

  “植物是很神奇的,有生命力,总是不断在变化。”姚前说有一年养空气凤梨,竟然开出玫红色的花,接下来,又开出四五朵,好惊喜。

  后来上学要住校,出门前总要给妈妈列张单子,叮嘱一番:薄荷喜水,两天浇一次;芦荟十天浇一次……“就这样,还是常被我妈养死,也没办法。”

  到了高中,他喜欢生物,参加了生物竞赛。对植物的爱,更深了,同时,还能更好地帮助他理解知识,一举两得。

  姚前还有一个爱好,让人有些意外,他喜欢打太极拳。这是爸爸教给他的,直到现在,每天早上起床还会打上一套。“十来分钟,能让人心静,所以就坚持下来了。这么些年太极打下来,我也有点宠辱不惊了,心态挺好,呵呵。”

  确实,姚前让老师们倍感惊喜的就是心态好,之前几轮竞赛,他并非都是第一名。16人的省队中,第一轮选拔时,他排第10,第二轮16进8,他排第7。这次拿到第一,小伙直言:“意料之外,但也是情理之中,大家失误有点多,我稍微少点,名次就上来了。”

  正是因为这样的好心态,在这次竞赛闭幕式中,爸爸拍下一张照片:

  图中,他刷的是化学分子式。除了参加生物竞赛外,他还很喜欢化学竞赛,接下来的目标就是加入化学省队,“我想试试自己能走多远”。

  二中副校长、化学竞赛教练陈钧说:“这是现在二中唯一一位搞两个竞赛的同学,思维非常活跃,是个很灵的孩子。他说两个竞赛都喜欢,所以都要参加,并且有实力参加,非常难得。”

  爱捉虫的趣味“怪”女孩

  吴亦乐扎着马尾,也戴眼镜,听问题极认真,语速极快,文静又敏捷。和姚前不同,你很难想象,她竟是个爱捉虫的趣味“怪”女孩。现在,已保送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她小学在天地实验小学,初中是文澜中学,考进杭二中,“我当时和保送二中只差一个名次。”

  她对生物的兴趣,并不是从高中的实验室开始,而是从小区花园里的螳螂开始。

  “我很喜欢虫,哈哈,奇怪吧。我从二年级开始,养了七八年的虫,最爱螳螂。它实在是漂亮迷人,是自然法则下的精美作品。不仅长得好看,而且还是捕猎的好手,我很偏爱它。”吴亦乐沉浸在描述螳螂的过程中,眼睛弯起来。每年螳螂四五月出生,吴亦乐就在六月出手,捉几只回来,放在阳台上的大箱子里,能连续养上几个月。

  为了养好螳螂,她还会去捉蜘蛛、蟋蟀等回家,给螳螂吃。茂密的草丛,潮湿的地方,这些别的女孩可能敬而远之的地方,恰恰都是吴亦乐的最爱,因为能捉到不少虫。“在家里,我妈对我要求只有一个,不要让虫跑出来。”

  每年假期回衢州老家,吴亦乐就像老鼠被丢进米缸,幸福得冒泡,因为又有很多虫子可以捉。

  对生物的爱如此执着,是否来自父母的影响?

  “我妈是会计,我爸是公司总经理,非要说他们对生物相关的经历,那就是他们都养过猪,哈哈。”吴亦乐说完,自己笑起来。

  有爱就有行动。刚进杭二中,妈妈就给魏老师打电话,说女儿想进生物竞赛队。如愿进入后,吴亦乐真是如鱼得水,说:“以前捉虫是爱好,后来发现,这些经历能让我理解生物更深刻和透彻,就像一开始,有些同学连科属都分不清,但我一下子就理解了。真要感谢螳螂、蚂蚁、螽斯、蜘蛛、蝈蝈们呀。

  “这个暑假,我准备养鹦鹉啦,有点小忐忑,不过我可是小学就孵过小鸡的人,没啥害怕的,嘿嘿。”吴亦乐又是一阵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