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暑假,都是陈剑明队长和他的富阳狼群救援队最忙的时候。

  7月28日(上周日)晚7:31,队员们从网红龙鳞坝巡逻回来,路上接到110指令,真佳溪村乌龟潭一个小伙子溺水,14名队员马上赶往现场。

  “蓝色拖鞋还在岸边。溺水小伙的同伴说,他们是陕西人,同伴27岁,在场口打工,晚饭吃完到乌龟潭,同伴有一点水性,还叫他也下去,他说自己水性不好在岸上等着。同伴脱掉拖鞋,刚下水,一眨眼就不见了。”

  当晚搜寻到半夜12点,没找到。

  陈队长说,乌龟潭属于富春江支流,在地图上看是一个“U”形,水质清澈,但水底环境复杂,浅的地方1米多,深的地方10多米,水底漩涡暗流密布,大大小小的石头让冲锋舟很难通过,下水找人非常困难。

  昨天上午9点多,有村民在乌龟潭水面发现了小伙子的遗体……

  队员金建军说,小伙子下水的地点在上游,水深七八米。

  “我估计他下去的时候水不深,走了几步,突然深了,这时候人没有准备,鼻子嘴巴一进水,再想冷静下来已经不可能了,整个人就沉下去了。”

  我们往下游走了一百多米,几个孩子和大人在水里游泳。金建军告诉我,这里是下游,水位浅,很多村民都会带孩子来游泳。

  昨天下午,富阳真佳溪村乌龟潭,前晚27岁小伙溺水处附近,还有人在水中游泳、嬉水。

  “昨天一天,我在另外一个嬉水点就救上来4个人。”队员孙建军说。

  第一个发生在早上10点,一个15岁孩子在1米3深的水里,突然没了力气,拉上来时意识都没了。孙建军马上做心肺复苏,按压30次呼了两次气,孩子才恢复过来。

  第二个是下午2点多,一个20多岁小伙子在3米深的水里,也是没了力气,幸好发现及时。

  第三个是下午4点多,一个近30岁的男人,在两米多深的水里挣扎,头没在水里,两只手在水面挥摆求救,孙建军马上下水拉他上岸。

  第四个是一个10岁孩子,不小心掉进了深水区,孙建军从水下托他上来……

  “前两天我拿一块40多斤重的石头试验了一下,”陈剑明队长说,“离水面一米高,扔下去,3秒,水面就恢复平静了,就是这么快!有时候大人拍个10秒抖音,再一回头,孩子已经不见了……”

  副队长陈雄伟说,现在天气热,水深的地方温度低,浅的地方温度高,一高一低,腿容易抽筋,极容易溺水。

  正说着,那边队员孙建军突然下水,把一个小姑娘救了上来。“小姑娘手上抓着泳圈下水,水又深,她吃了几口水,大人都没注意到。”

  一个60多岁的大伯带着两个10岁左右的孩子在深水区,没穿戴任何装备。

  “你去浅水区吧,两个孩子你照顾不来的。”

  “没事!我会看住的,你们放心好了。”大伯说。

  孙建军叹了口气,“很多人都像这样,根本不听劝!万一孩子出了意外,他一个人哪里顾得过来?很多大人觉得自己会游泳,没问题,也不给孩子穿救生装备,意外往往就是这样发生的!再有一个,现在游泳圈质量差,天气热,暴晒时间长就容易裂开,更容易发生意外。”

  我看到不到半个小时里,队员华小蓉就在附近找到了5个破游泳圈。

  陈剑明队长说,水面到头顶20-25厘米就有溺水可能。1米75身高的人,在1.5米深的水里,有时候抽筋或者体力不支,站不住的时候,鼻子嘴巴就会进水,沉下去。

  富阳西石坞水库每年都要“吃人”,前两天狼群救援队搜寻打捞上来一个25岁小伙子,人已经没了。

  昨天傍晚,富阳西石坞水库,有人不顾危险,跳水游泳。

  “最中心有将近10米深,水库四周都是向下的斜坡,又湿又滑。溺亡的那个小伙子估计是游到中间,体力不支,又没穿戴救生装备。

  “去年一个16岁女孩和一个20岁男孩溺亡在水里,也是类似原因。有时候你看离岸边还有两三米,脚想去够底,实际上水深还有2米,这个时候容易下沉,你再挣扎,体力就不支了。”陈剑明队长说。

  陈队长说,溺亡的几乎都是十几岁的男孩子,还有20多岁外地来打工游玩的小伙子。

  陈队长强烈建议,大家最好不要去开放性水域游泳。如果要游,也一定要穿戴好浮力设备,比如“跟屁虫”、浮力球等等。

  富阳“网红”景点龙鳞坝,狼群救援队队员开着橡皮艇义务巡逻,劝阻游客不要在深水区游泳。

  万一溺水必须保持冷静,不要惊慌失措。

  “人在水中是可以漂浮的,即使不会游泳,落水后人体也是随着水的浮力起伏。千万不要在水中胡乱扑腾,一定要保持体力,顺着水的起伏,脚用力向下蹬,手向下划水,当头露出水面时尽量呼吸空气。看好方向,深吸一口气后憋住,手和脚同时划水(不会游泳的人憋气后也可以短暂地漂浮在水面)。当气尽后,不要紧张,待露头时继续之前的动作直至岸边。”

  记者 朱家豪

  摄影 首席记者 陈中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