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昌网红水坝,每到周末去游玩的人很多。  新昌网红水坝,每到周末去游玩的人很多。

  炎炎夏日,也正好赶上孩子的暑假,许多家长都会选择带孩子去亲水解暑,但同时危险系数也大大增加。最近,接连发生几起溺亡事件,一幕幕惨剧给家庭带来无尽悲痛,也再次敲响了安全警钟。

  妈妈带着3岁儿子

  去池塘边看挖掘机

  家人等到半夜也不见母子俩回家

  7月20日,永康一位妈妈带儿子去看挖掘机,不知何缘故掉到池塘里,母子俩被打捞上来时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

  昨天,记者联系到参与救援的千喜救援队队员孙雄奇。他说,20日凌晨3点半左右,救援队接到救助电话说有一对母子可能落水,马上赶到事发地——群升路与永拖路交叉路口一处池塘。

  当时天还没有亮,池塘水较深,底部有不少垃圾,水面很浑浊,给救援增加了难度。千喜救援队的蛙人没有办法下水搜寻,只好使用钩子、竹竿等工具打捞。

  救援队员听家属说,他们一家人来自河南,住在池塘附近。孩子妈妈30岁,前一天下午,3岁儿子想要看挖掘机,她就骑着电瓶车带孩子去看。家人等到半夜也不见母子俩回家,去找时看到留在池塘边的电动车,感觉事情不妙,报了警。家人猜测可能是掉到池塘里了。

  这个池塘大概深四五米,面积约二三十平方米,之前边上是一个工厂,而挖掘机在水池边50米左右。

  凌晨4点半左右,千喜救援队队员将人打捞上来,家人看到后奔溃大哭。

  “孩子妈妈的手是伸出来半握着拳头的姿势,可能是想要救孩子。”救援队员说。

  凌晨5点左右,孩子也被打捞了上来。

  2岁儿子在观景台游玩掉入河中

  不会游泳的父亲

  情急之下跳河救人

  被打捞上来时仍紧紧抱着孩子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一对台州父子身上。

  7月25日晚,一对台州父子在山东菏泽定陶区新河意外落水。救上来时,父亲仍紧紧抱着2岁的孩子,父子都已没有了生命体征。闻讯赶来的孩子妈妈几度昏厥。妈妈怀了二胎宝宝,已经有五六个月。

  据了解,落水的父子是台州路桥人。男子岳父说,女儿女婿在山东做眼镜生意,在那边买了房子,就在出事的地方旁边。当天下午,女婿开着电瓶车带孩子出去玩。

  观景台的护栏间隙比较大,玩耍时,孩子不小心掉了下去。女婿情急之下跳下去,结果两人都出事了,“孩子爸爸根本不会游泳。”

  杭州一家人去网红水坝打卡

  15岁儿子滑倒后被水冲到下游

  7月20日,周师傅一家四口从杭州萧山到绍兴新昌一个网红景点玩,他15岁的大儿子不慎落入水中,最终没能救回来。

  周师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大儿子滑倒后被水冲到了下游,他发现不对后,马上冲过去救儿子,还有一位游客一起去救人,但水太深水流又急,他们试了几次都没成功。

  昨天,记者联系上新昌的俞先生,他家就住在网红水坝上游的村子,天热的时候几乎每周都会去玩水。

  他说,这个网红水坝属于黄泽江干流新昌段综合治理工程的一部分,位于绍兴新昌羽林街道丁家园村,正式名称叫“茹洪砩”,离新昌市区大约10公里距离。

  今年6月23日,一位嘉兴的抖音用户上传了一段在这里游玩的视频,没想到意外走红,3天就获得了100万+的点击量,外地游客蜂拥而至。

  水坝的“阶梯”部分是大部分游客集中的地方,深度一般只到成人的小腿肚上,不到膝盖;水坝上游比较深,看不到底,一般没人去玩;下游开始那段也不深,跟“阶梯”部分差不多深,只是底部是大小不一的鹅卵石,表面光滑的居多,也有少数较尖锐,再往下是天然河道,“哪个地方深,哪个地方浅,外地游客肯定是不知道的。”

  俞先生说,黄泽江这段水道两边每隔50-100米就会有“水深危险”的警示牌,江边广播循环播放语音警示:“水深水冷,注意安全……”,但是溺水事件仍是屡有发生。

  每到黄泽江上游水库泄洪的时候,进入河道的口子都会围住,村干部和保安也会在河道两边巡逻,劝导游人不要上堤坝嬉水。但由于没有执法权,村里的劝导有时还是起不到作用。俞先生说有一次,他看到游客跟保安说,“我们开了几百公里过来了,水总要让我碰一下啊,照片总要让我拍一张,证明我来过了嘛……”

  7月以来多起溺水事故让人痛惜。昨天,千喜救援队的副政委梅玉龙说,根据多年的溺水救援经历,他们总结了发生溺水的几种情况:不会游泳,不清楚水域情况,安全意识不够高,高估了自己的游泳技能。“要对自己游泳技能有一个正确的评估,不戴护具不下水,下水必须戴护具,要注意佩戴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