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阳的王大伯今年60多岁,平时喜欢在富春江边以倒着行走的方式锻炼身体。李小姐是个爱狗之人,每天晚上,她总会带着自家的萨摩耶去富春江边遛上几圈。

  原本不相识的两个人,因为在同一时间出现在同一地点,产生了令人不愉快的交集,最终对簿公堂。

  起因 萨摩耶与老人相撞,老人受伤致残

  2017年12月某晚的8点多,李小姐带着自家的萨摩耶来到富春江边的公共通道上遛弯。由于李小姐并未给萨摩耶拴上狗绳,撒欢的萨摩耶便开始在草丛中“放飞自我”。

  就在这时,王大伯带着他惯用的锻炼方式来到公共通道——倒着行走。非常不巧,已经玩得兴起的萨摩耶突然窜出草丛,正撞上王大伯。王大伯当场摔倒受伤,随后被送往医院救治。

  王大伯这一跤摔得可不轻,医生诊断出王大伯有右侧颞顶部急性硬膜外血肿、右侧颞叶脑戳伤等症状,为他实施了开颅硬膜外血肿清除术。这次治疗花费不菲,王大伯共支付医疗费用7万余元。

  出院后,王大伯去做了损伤致残程度评定,评定结论为人体损伤十级残疾。去年12月,王大伯向富阳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李小姐赔偿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营养费、残疾赔偿金、交通费、鉴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合计近18万元。

  争议 倒着走和没拴狗绳,谁的过错大?

  庭审时,王大伯承认,事发时自己确实是倒着行走,虽曾多次回头观察四周情形,但无法预见草丛中会突然窜出萨摩耶,并导致他被撞倒受伤。王大伯认为,法律并没有规定行人不能在公共行人道上倒着行走,即使自己存在过错,也只是一般过失,而不能认定为重大过错。

  同时,王大伯一方认为,李小姐的萨摩耶没有办理养犬证,事发时也没有系狗绳,事发地属于公共场所,李小姐的行为违反了城市养犬相关管理规定,因此,本案属于特殊侵权责任纠纷,理应由李小姐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李小姐一方则认为,王大伯在公共道路上倒着行走时,因没有关注身后情况而自行跌倒受伤,病历中也记载了“走路时不慎自己跌倒”,并非被狗撞倒,而王大伯主张的主观意识无法预见,也足以说明他未注意自身安全,况且王大伯跌倒时神志清醒,身体也没有明显外伤。

  李小姐表示,自己已出于人道主义垫付了1.5万元,不同意王大伯的赔偿要求。

  判决 双方均有过错,责任四六开

  富阳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依据我国《侵权责任法》第78条、第79条规定,通常情况下,饲养动物损害责任案件的归责原则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简单来说,就是首先推定动物的饲养人或者管理人有过错,只有在证明被侵权人因故意或重大过失造成损害结果的情形下,才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的责任。

  而在本案中,事发地的监控视频显示,李小姐在遛狗时没有使用狗绳,而王大伯在倒着行走的过程中,也少有回头关注路面情况,没有尽到谨慎的注意义务。据此,法院认为,李小姐饲养的萨摩耶与王大伯相撞,造成王大伯较为严重的损伤,李小姐依法应承担赔偿责任;同时,王大伯在夜间倒着行走的危险行为也是案件所涉事件发生的重要原因,足以认定王大伯具有重大过失。综合李小姐饲养的萨摩耶未办养犬证、未使用狗绳,以及王大伯倒着行走时未确保自身安全等因素,法院于日前判决,李小姐对此事件承担60%的责任,其余40%的责任有王大伯自行承担。

  根据双方提供的证据材料,法院最终认定,王大伯各项费用总计15万余元,李小姐应承担其中的9万余元。扣除已垫付的1.5万元,李小姐最终支付给王大伯8万元。

  通讯员 富法 见习记者 王艳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