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月前,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陈斌华主任的门诊来了一名焦急又惊恐的母亲,“陈主任,我的女儿怎么了?她不会是抑郁症,想要自杀吧?”

  一边说,一边将女儿小优的手臂露出来给陈斌华看:一道道刀疤很明显,旧的伤口愈合留下的黑色印迹还很明显,新伤口透着红色。在一个长相清秀、皮肤白皙的女孩手臂上看到这样的情况,还真是让人触目惊心。

  但女孩本人却神态坦然,在陈斌华的引导下,娓娓道来这其中的缘由。

  留学女生手臂满是伤痕

  自称压力大看着流血很放松

  “其实我也没有想自杀,就是压力大,这种方式让我觉得很放松,”小优讲述,自己是在同学那里学到这种方式的,用刀划手臂,而且要划出血才觉得放松,这样的状况,持续有一年时间了。

  小优今年17岁,家境优越,为培养小优,父母投入很大精力。在外人眼中,品学兼优,性格开朗活泼,是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一年前父母安排她到加拿大读高中,希望她能接受更为优质的教育,有个更加美好的未来。

  与许多留学生一样,小优来到国外觉得孤独,但她还是表现得开朗活泼,很快融入到当地的生活中去。穿着打扮,言谈举止,与当地人没有什么差别。

  “这一年多,同学关系也都融洽,也没有遇到被歧视的情况,”小优说,只是会觉得很孤独,尤其最初一段时间,语言和学业上有很大压力,无处排解,也不能经常和家里人说。

  小优租住在一个加拿大家庭里,她担心打扰到别人,或者被嘲笑,而不敢经常和父母保持沟通。“更何况,弟弟刚刚出生不久,我不能让他们太担忧。”

  “多数时候,我都觉得很压抑,内心被束缚,无处发泄,”无处释放压力的小优,将心事吐露给一名要好的中国同学。而这名同学,与她有一样的心理问题,在无处排解的时候,就用刀子割手臂,看着自己流血很放松。

  后来,这名同学辍学回国,小优唯一说心事的朋友不在身边,就开始用同样的方式排解压力,“开始我会感觉到巨大的疼痛,而后逐渐麻木没有感觉,像不在人世了一样,过一会儿疼痛加剧,然后感觉全身非常放松,”小优可以清晰地说出那种感受,“尤其是看着殷红的鲜血从手腕上缓缓流出来,会让我感到很满足也很过瘾。”但小优又说,自己从没想过自杀,只是越发依赖这种方式了。而对于自己的行为,自己内心很羞愧,不想被人知道,或许是因为割的多了,才会被妈妈发现。

  后来她了解到,她的同学是患了抑郁症,开始理解自己的行为,也就允许妈妈带自己接受心理咨询了。

  青春期情感宣泄手段消极

  有自残心理不代表是有病

  在沟通中,陈斌华了解到,小优在国外这段时间,与父母的沟通很少,而且多数是报喜不报忧。“青春期的女孩,心思敏感细腻,只身在国外,安全感欠缺,孤独感很强,找不到合适的情感发泄渠道,就会消极应对,比如割手腕。”陈斌华说,而此时父母对他们的关注度很少,孩子出现问题,没有及时给与帮助。

  陈斌华认为,小优并没有患抑郁症等心理疾病,这种自残心理,在青少年中并不少见。处于青春期的孩子,生理、心理处于形成发展期,也就是还不健全,非常需要关爱与重视,但同时,他们又处于精神断乳期,认为自己已经长大了,自尊心很强,一旦自认为人格和自由受到打击与束缚,就会出现焦虑和急躁的心态,进而做一些过激、不理性的行为。

  “成年人面对这些压力与环境的变迁,一般能够采取有效的方法排解或者转移,但是青少年就很难具备这种能力。”陈斌华介绍,在门诊中,类似小优的情况并非个例,就在他接诊小优的当天上午,医院里就有至少5例这样情况的孩子前来就诊。这些孩子出于不同的原因,用剃须刀、玻璃片或刀子,甚至还有用香烟头的,以伤害自己的身体来取得放松感。

  同时,他也坦言,这样的情况在长期住校或留学的学生群体中,所占比例较多。暑期来临,学生与家长相处的时间增多,这样的情况容易被发现。

  陈斌华呼吁,孩子在长大,不需要哺乳及时刻照看,但不代表他们不再需要关爱。青春期是一个人一生的关键时期,家长一定要密切观察孩子们的言行举止,还要经常与其交流,指导他们找到合适自己的情感宣泄方式。

  而一旦发现孩子有自残倾向,一定要进行正确的引导。陈斌华强调,快速的批评和过度的反应,可能导致孩子更倾向于封闭自己,与家人脱离接触。发现孩子有自残倾向,家人应该保持冷静,并诚恳地放下所谓的“长辈”身份与孩子公平交流。在必要情况下,可进行心理评估及强制性治疗,任其发展下去或许会带来不可挽回的灾难后果。而对于打算留学的孩子,最好在出国前做一次心理评估,以便更好地适应新的生活学习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