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商标对比图。 杭州铁路运输法院两商标对比图。 杭州铁路运输法院

  16日,杭州铁路运输法院对某纸业集团有限公司诉富阳某公司、陈某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进行在线宣判,法院一审判决杭州富阳某纸业公司停止侵权,其与陈某共同赔偿某纸业集团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支出共100万元,全额支持原告赔偿诉请。

  该案原告某纸业集团有限公司诉称,该公司系专业生产生活用纸的知名大型企业,其生产的“清风”品牌系列生活用纸在全国生活用纸市场拥有较高的占有率及美誉度。2012—2019年,被告富阳某公司因生产、销售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纸品四次被给予行政处罚。其在生产、销售的纸品上使用“清凤”商标及与原告相应产品高度近似甚至相同的包装、装潢,已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应赔偿原告经济损失。

  同时二被告共同答辩称,富阳某公司为陈某夫妇及其女儿作为股东的家庭型小企业,经营规模较小,主要生产该企业旗下品牌纸品。因生产“清凤”纸巾分先后四次被给予行政处罚,但其中后两次行政处罚所涉主要品牌并非“清凤”。在2012年被工商部门查处后,仅在有客户要求时才会生产“清凤”纸巾,但生产量小,由小超市到公司批发销售。2017年底因厂房拆迁已停止生产经营,且不可能再次侵权。因此其认为原告索赔金额过高。

  法院经审理认定,原告是“清风”商标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人,上述商标尚属保护期限内,其有权提起本案诉讼。被告富阳某公司生产、销售的纸品使用“清凤”标识,与原告涉案商标构成近似,在客观上容易使相关公众产生混淆与误认,以致误以为被诉侵权产品是原告商品或者与原告具有特定的联系。由于原告“清风”产品与被诉侵权产品系相同类别的产品,两商标具有极高的知名度,一般消费者施以一般的注意力极易将二者混淆。

  原告与富阳某公司公司产品的包装装潢中在文字、字形、图案、色彩及其排列组合、构图布局等方面均构成近似,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被诉侵权产品与原告的产品存在特定的联系,形成混淆,富阳某公司的涉案行为应认定为不正当竞争行为。

  同时,鉴于二被告具有共同意志,陈某在主观上属于恶意,客观上亦存在相互利用、配合或者支持的行为,富阳某公司在经营活动中存在将陈某的个人支付宝账户作为公司经营账户的情形,二者在财务、业务等方面存在混同,认定二被告应承担连带责任。法院遂作出上述判决。(郭其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