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岁的周大伯家住朝晖四区,86岁的老伴脑梗后一直在做康复治疗,最近因病情加重住到市一医院,大伯想去看老伴,但怎么都预约不到出租车,向快报求助。

  大伯很感慨,自己搞了一辈子道路桥梁这么繁杂的工作,老了却被打车这么简单一件小事困住了。

  早前报道《感慨!杭州91岁大伯想去医院看望86岁老伴,却被这件“小事”困住急得直跺脚》

  这个时代发展太快了,像周大伯这样上了年纪、腿脚不便的老人,不会用智能手机,连打车都成了难题。短短几公里,成了他和老伴之间一道难以逾越的天堑。

  昨天,我们报道了周大伯的心事后,接到了很多读者的来电。

  不少读者有相同的困扰70岁王女士照顾91岁母亲三年了体会最深的就是打不到车

  董大妈和老伴都80多岁了,住在采荷,也是打不到车,她说,“我们是老人,又有轮椅,司机看到我们直接开走,有时实在等不到,通知女儿,她上班的时候,给我打滴滴。”

  王女士70岁了,母亲91岁,她照顾母亲三年了。这三年中,她体会最深的就是打不到车。“我妈住在敬老院,平时小病敬老院有医务室,大一点的病要送到医院的,带我妈妈到医院看完病,要把妈妈的轮椅放远一点,司机看不到,会停下车,如果看到轮椅,停都不停直接开走。”

  陈大伯89岁,家住在浙工大后门附近。他说,这里经常有出租车在等客人,儿子招招手,车子就停下来了,但看到他就直接开走了,碰到了好几次。

  85岁的张大伯住在金华路,他经常去儿女家,也是打不到车。他说,“现在电子技术发达了,很多东西付款,我们老年人不太懂。那天超市有一个活动,买一送一,我想买,结果人家说要手机付款,我不会啊,没办法买。”

  有不少热心司机打进快报热线要帮助周大伯

  “这件事我们包了!”

  “我可以免费接送周大伯去医院,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范师傅35岁,老家台州,从小在杭州长大,住在德胜东村,自己买了出租车,“我是一个党员,不忘初心嘛,帮助有需要的人,是一个党员应该做的事。”

  外事旅游汽车集团志愿服务车队的郑志宝也打电话来说,愿意接送周大伯。

  黄飞华是朝晖四区应家桥社区爱心车队队长,昨天连着给快报打了好几个电话,“这件事我们包了,我们包的意思是不收钱的,大伯以后想去游玩什么的,我们都包了。”

  “为什么这么爽快?”我问黄飞华。

  “因为我看到大伯91岁,91这个数字,我真的特别有感情。”说着说着,他声音有些低沉,显得伤心,后来我听他说起一段感人的往事——

  2011年,他认识了91岁的孤寡老人张德贞。当时,有媒体报道,家住流水苑的张奶奶打车去医院特别困难,她老伴去世得早,又没有子女,只叫了个保姆在身边,心脏装了起搏器,腿上还有钢针,出行更是困难。

  他看到报道后,马上联系上了她,告诉她每次需要出去,提前打电话就行。这一年,黄飞华的爱心车队成立7年。这7年间,他经常义务带着孤寡老人送医、学生送考。

  “为什么要这么做?”我问。

  “因为我老婆。好几年前,我在整理抽屉,看到抽屉里藏着很多证书,翻开一看是献血证,是我老婆的,再细细一看,我惊呆了,老婆竟然已经献血快10个年头了。我马上打电话给她,你是不是在卖血啊?她说怎么可能,只是怕我担心,一直没说。这让我心里感到沉甸甸的。”黄飞华说,受这件事的触动,他开始想为这个社会做点什么,后来成立了爱心车队,献爱心越多,越觉得这是一件快乐的事。

  黄飞华说自己是杭州人,不需要房租,车是自己的,不需要交租车费。作为车队长,他考虑到车队外地司机在杭州的生活成本,没有告诉他们这件事,而是和车队另一个杭州人徐刚接下了这个活。

  “

  她每周至少出去两次,去市一医院检查起搏器,去省口腔医院看牙齿,只要她打一个电话过来,我和徐刚两个人谁近,就马上赶到流水苑去,搀扶着她下楼,送上车,再去医院。医院车位很难等的,快一点半个小时,慢一点可能一两个小时都有。我们从来都是等着的,陪着她挂号、看病,看完再送上车接回去,每次起码两个小时以上。

  ”

  黄飞华说自己也算过账,一般,自己开出租车,平均一个小时,少说赚50块钱,两个小时就是100块,现在这100块不仅赚不到,还要倒贴油费、医院的停车费。

  问他不觉得亏吗?他说不亏,还说,自己收获的,是钱都买不来的。

  他举了个例子,2013年5月28日,他病了,胃部良性肿瘤,“我和徐刚说,这段时间要辛苦你了,你千万别和张奶奶说,她会担心的。”

  可是,这怎么瞒得住呢。第一次是徐刚接,第二次是徐刚接,第三次还是徐刚接。张奶奶起了疑,小黄呢?他是不是不来了?第一次问徐刚说他有事,第二次问还是说有事,第三次徐刚瞒不下去了,道出实情,张奶奶责怪徐刚,为什么不早说,因自己行动不便,她让保姆买了水果,去找社区问了黄飞华的住址,代由保姆上门问候。

  “我是很感动的,当时在家里休养,没想到张奶奶还有这份心,她早就把我和徐刚当家人一样了。”黄飞华说。

  再后来,爱心车队的其他司机也知道了这件事,都希望加入进来,其中一位司机说的话,让他至今印象深刻:“钱,我们要赚,爱心,我们也要献,我们都有老的一天,我们愿意帮扶老人,也希望当我们老时,有人愿意照顾我们,将爱延续下去。”

  于是,16个队员轮流接送张奶奶,谁近谁就去。张奶奶看在眼里,感动在心里,每次早上出去都会让保姆给司机准备好早饭:牛奶、馒头、生煎包。

  2018年4月,张奶奶100岁生日,她悄悄和黄飞华说,自己想去灵隐寺。

  为了帮张奶奶圆这个心愿,4月23日,三辆出租车停在她家楼下,张奶奶心脏装了起搏器不能背,两个队员抬着坐在轮椅上的张奶奶下了4楼,上了出租车。怕发生意外,社区还安排了两个医生,带上氧气瓶和氧气罩。

  车辆沿着北山街前进,张奶奶饶有兴致地指着断桥和黄飞华说,这是自己以前经常走的地方。

  张奶奶在两个队员的搀扶下,上了香,吃了一碗素面,老人当天胃口很好,几乎全部吃完了。

  “去年12月20日,张奶奶说想吃新丰小笼包,我给她买了一笼去,那天她看起来蛮开心的,但第二天,保姆就说张奶奶安详地走了……”黄飞华突然伤感起来。

  黄飞华和他的爱心车队,坚持接送张奶奶9年时间,她的最后一程,也是16个队员一起送的。

  昨天上午11点,在快报牵线下,黄飞华和朝晖街道老房地社区工作人员一起去了周大伯家,把爱心车队的电话留给了他。

  黄飞华给91岁周大伯留下联系方式,让他有用车需求打他电话。

  “只要大伯有需要,我们会一直坚持到底。”黄飞华说。

  记者 朱家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