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伏第一天,锅子弄多了很多“懂行”的人。

  看客们见了,往往问一句“这是在干嘛呀”,这时便有行家凑过来,边说着“你竟然不知道,来来来带你尝一下”,边把人带到小摊前一杵,道:“就是这里了,顾爷爷的凉茶摊!”

  这不是书里的桥段,我就是那个看客。

  作为新杭州人,我以前还真没听过“顾忠根”的大名儿,直到今日路过才发现,嚯,原来附近一带人人皆知。因为只要夏天到了,入伏了,准能见到顾爷爷的爱心凉茶摊。

  “42年了,每年入伏出摊、出伏收摊,雷打不动的。我们只要在当天寻到锅子弄,准能喝到一杯舒服的凉茶。”潮鸣寺巷社区工作人员葛国炎告诉我。

  从一个民间公益茶摊,到一支103人的志愿服务队

  眼前这一口搪瓷缸里,盛着用茶叶、陈皮、白菊花、青蒿、六月霜、桉树、肉桂、大黄、干姜等十来种茶料熬制出的凉茶。

  我也打了一杯,入口跟王老吉这样的凉茶饮料很不一样,是纯粹的草药香,淡而微甜。

  昨晚8点,潮鸣寺巷社区的工作人员就开始煎茶了,先烧水,再把1斤多的茶包放进去,咕噜咕噜煮开,最后盛在钢筋桶里。今早4点多,他们又开始煮第二锅热茶,冷热相兑,就可以出摊啦。

  这些工序,以前顾忠根一人就全包了,但如今他年岁已高,也没有妻儿,渐渐就有点力不从心。

  顾忠根说:“我把材料和过程都告诉社区,很放心他们去做这件事,弄得比我还卫生哩!”

  上午9点半,顾忠根和社区工作人员出现在锅子弄10号,一同前来的还有三四十名志愿者。他们一起把现场布置好,并举办了一个小小的出摊仪式。

  仪式上,12岁的志愿者周正豪为顾忠根献上鲜花和茶包。

  一旁的志愿者告诉我,小周很了不起,从6年前就开始帮衬顾爷爷了。

  当时刚上小学一年级的周正豪,在外婆的带领下,第一次喝到顾忠根的凉茶,看着老爷爷花白的两鬓,他问外婆“我们可不可以去帮忙?”于是,前几年,小周就和外婆一起去帮顾忠根买茶包、购茶杯,这几年他已经可以独自完成任务了。

  近几年,越来越多的热心市民、企业职工加入到爱心凉茶摊的志愿团队,如今已有103人。他们有的帮忙采购,有的帮忙制茶,有的帮忙搬东西,还有的帮忙守摊子。

  今年还有泰隆银行等小营新联分会企业,以捐赠一次性纸杯、茶包等各种各样的方式,从背后支持顾忠根。

  虽然有了那么多“帮手”,但顾忠根还是坚持搬来小板凳,“扎根”在凉茶摊旁。看到空手过来喝茶的人,他还会主动站起来,帮对方取来一次性杯子接茶。

  为了避免路人扑空,顾忠根几乎寸步不离待在原地,连午饭都是前一天备好的。

  葛国炎感叹说:“不为名,不为利,一做就是42年,不容易啊。”

  三代人的坚持,为无数人送去清凉

  这份坚守,始于顾忠根的外婆。

  解放前,下仓桥下的一家茶食糖果店,每到了夏天就会在门口摆一个凉茶摊子,供过往路人取一杯解渴。茶食糖果店的店主是顾忠根的外婆,摆凉茶摊的注意也是她想出来的。

  “虽然那个时候是盈利性质的,但也就象征性收一点钱。”顾忠根说。

  后来,他们整家搬到清泰街,顾忠根的母亲在家门口摆馄饨摊,学着他外婆那样,在夏天免费泡茶给路人喝。直到15年前,他们搬家到锅子弄,便把凉茶摊设在章家桥车站附近。

  从外婆到母亲再到顾忠根本人,都很欢迎路人来接茶,哪怕自带大茶杯也一律不拒。因为他们相信,过来接水的人都是真正口渴之人,而且炎炎夏日,多喝一杯水就能减少一分中暑的可能。

  葛国炎记得,前几年还有人从朝晖赶来,拿着一可乐瓶来装茶,说拿回去给父母喝,可以喝几天。

  除了附近的老杭州,顾忠根的忠实粉丝,大部分是身居一线的职工,比如环卫工人、快递小哥等,哪怕在日头最毒的时候,也能在街上看到他们。所以看到他们路过,顾忠根还会主动叫他们下来歇歇脚。

  “有些小伙子很赶,说没时间,我就说喝几口水耽误不了几秒钟,他们才肯停住,真的很辛苦。”顾忠根说。

  人多的时候,早上准备的茶水在下午一两点就空了,放在几年前可能就提前收摊了,但社区今年将一直保持茶水不断。

  顾忠根说:“我今年81岁了,本想一直做到92岁,因为我母亲是92岁去世的。现在虽然有点做不动了,但我会一直守着这个摊子。”

  地址:上城区小营街道锅子弄10号(章家桥车站附近)

  时间:上午9点半-下午4点

通讯员 | 王芹 周炜玮

作者:见习记者 凌姝文 编辑:凌姝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