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莉娜,浙江省民族管弦乐学会箜篌专业委员会会长  陈莉娜,浙江省民族管弦乐学会箜篌专业委员会会长

  箜篌在我国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古人将之奏出的声音比喻为仙乐。它在汉代自丝路传入华夏,辉煌于唐,在元明消失,20世纪在几代音乐人的研究下又重新面世。

  陈莉娜,毕业于沈阳音乐学院箜篌研制兼演奏专业,师从赵广运、贺虹,现任浙江省民族管弦乐学会箜篌专业委员会会长,致力于箜篌的传播推广与传承创新。

  诗人心中的仙乐

  陈莉娜第一次接触箜篌的时候还是个小女孩,当时已经学了好几年古筝。小时候在香港姑外婆家里接触过箜篌之后,一直记忆犹新,即被这件乐器的美丽和典雅吸引,开始箜篌的学习、演奏之路。

  被箜篌吸引的又何止陈莉娜一人,历史上无数王侯贵族、文人雅士都被其打动。

  唐宪宗就是箜篌乐手李凭的超级粉丝:一个深秋的夜晚,大明宫内响起了美妙的丝竹之声,宫廷乐师李凭正在御前弹奏箜篌。

  这一幕被诗人李贺看到听到,于是留下了流传千古的《李凭箜篌引》。箜篌的音色实在太美妙了,李贺想不出世间有什么可以用来比喻的,只好写“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吴质不眠倚桂树,露脚斜飞湿寒兔。”

  他觉得这就是击碎仙玉的妙音,凤凰神鸟的鸣叫,直叫月亮上吴刚听得停下手中伐桂的斧子,月兔静静聆听,顾不得被露水打湿的小短腿儿。

  李贺用瑰丽浪漫的语言,描绘了乐师李凭弹奏箜篌的高超技巧,勾勒出梦幻的音乐之境,在一千多年后也依然引人向往。

  敦煌壁画也印证了古人对箜篌的喜爱,那些菩萨或飞天手中,箜篌是出现了200多次,仅次于琵琶。

  表现力更强的现代箜篌

  2018年8月的一个夜晚,敦煌市文化馆飞天剧院座无虚席。在箜篌专场音乐会上,陈莉娜的演奏让古老的箜篌声再次飘荡在丝路上。

  “我演奏使用的是现代转调箜篌,琴上设置手拨装调器,通过拨动转调器,能完成转调,音域更丰富,表现力更广,不仅能弹奏中国古典音乐,也很适合现代乐曲的演奏。”

  几代中国音乐人开始努力恢复箜篌,直到七八十年代,制成了能真正进行演奏的现代箜篌。同时还创新了演奏技法,令箜篌的表现力更强。

  从沈阳音乐学院毕业之后,陈莉娜就尝试开展公益讲座、沙龙,努力让更多的人了解箜篌。同时,她还办起了琴行,教箜篌。

  “最早只有一个学生,后来有了几个,在最初几年,学箜篌的人寥寥。”几年实践下来,她发现箜篌乐器价格过高是限制推广的最大瓶颈。

  当时,一把音乐会箜篌要二十万,一把练习用的箜篌也要五六万,相比只需几百、几千的二胡和古筝,这个价格在民族乐器里算是很高了。

  自主研发,降低学箜篌的门槛

  既然价格是门槛,那就自己造,还要又好又便宜,让学习箜篌的门槛降到最低,让更多的人可以亲近它。

  2016年,陈莉娜和她的伙伴们一起开始研发箜篌并取名汝意箜篌,除了音乐会箜篌这样专业的款式外,更加注重便携式小箜篌和手拨转调普及箜篌的研发。

  首批的箜篌从研发到生产,花了六七个月。她们几乎天天往磐安大山里的工厂跑。用什么木头、用什么琴弦、共鸣箱怎么做、外观如何设计,一样样与团队伙伴攻克,与造琴师傅商量。

  “现在,我们的箜篌产品,已经是第N代了,价位上成人用的是每把3万元,小孩子用的是每把1万元,学员们大多能接受,且音质和款式都很不错,最重要的是我们能及时提供产品,满足需求。”

  最近,汝意团队又研发了一款最新版的练习箜篌,价格低至千元左右。首批200多台已经被订走,厂里正在赶着生产第二批。

  “这个最新版的练习箜篌,适合初学者,至少可以用个一两年,等入门后,想要提高,再去买上万元乃至几万元一把的箜篌。”

  入门乐器价格大幅降低的效果立竿见影,2017年起,来她这里学箜篌的人明显多了不少。她还与鄞州中学合作,在校园里组建了一个箜篌乐团。

  去年,陈莉娜的团队两次亮相央视。在春节期间的国际频道,一曲典雅大气的《盛世霓裳》,将箜篌丰富华丽的音色展现得淋漓尽致,让全国人民感受到了箜篌的魅力。

  (照片由被采访对象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