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岁的俞伟国因酒后与小区保安发生争执,今年4月19日深夜,他被传唤至浙江宁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钟公庙派出所。

  六小时后,他死了。

  尸检报告显示,俞伟国系因自身冠状动脉粥样硬化、心肌桥合并心脏肥大,在醉酒、头部损伤及人为控制等因素作用下促发心功能障碍死亡。

  俞伟国的妻子竺茵(化名)6月30日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事发当晚她就在派出所,并于4月20日凌晨1时与矛盾对方达成了调解协议。此后,她反复向派出所民警要求探视、安抚醉酒的丈夫,屡遭拒绝。竺茵称,陪同处理此事的朋友告诉她,“当夜值班的派出所领导指示,要把俞伟国留下来醒酒”。

  当她再见到丈夫时,眼前已是一具冰冷的尸体。竺茵称,俞伟国生前身体状况良好,她质疑警方履行职务不当,要求调取监控录像,遭到拒绝。

  4月20日,此案由鄞州区政法委牵头,指派鄞州区监察委立案调查。

  7月2日,澎湃新闻从鄞州区监察委获悉,经初步调查,钟公庙派出所六名协警涉嫌玩忽职守罪,监察委已于6月27日下午将有关材料移交鄞州区检察院处理。

  酒后与人起争执

  深夜被传唤至派出所后死亡

  生于1966年的俞伟国,是鄞州人。2007年转业后,他一直在宁波市妇女儿童医院保卫科工作。

  今年4月19日晚,俞伟国出席了一场朋友间的聚会。酒过三巡,他独自骑电动车回家,在进入小区门口时撞坏了限高杆,遂与当班保安起了矛盾。

  由于双方争执不下,对方报了案。当晚10时许,接到指挥中心指令的钟公庙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并将俞伟国传唤至所里,安排在候问室内休息。

  竺茵向澎湃新闻回忆,当晚她在家中得知丈夫出事后,立即赶到派出所,并很快和小区方面达成调解协议,双方约定了赔偿的金额,并签订了调解书。

  竺茵本以为,这只是一起普通的民事纠纷,达成谅解后便能接丈夫回家,但却被派出所民警告知,俞伟国在候问室情绪激动,还撞坏了门。

  竺茵称,她当时提出要见一见丈夫,安抚一下他的情绪,遭到拒绝。“后来,陪我一起去处理事情的朋友打电话给当晚值班的派出所副所长,对方说要把俞伟国留下来醒酒,让我明天再来。”竺茵说。

  次日上午,俞伟国依然没有回家。竺茵等来的竟是“人已经没了”的噩耗。

受访者供图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出具的尸检报告。受访者供图受访者供图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出具的尸检报告。受访者供图

  尸检报告认定心功能障碍致死

  家属质疑警方处置耽误救治

  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6月11日出具的尸检报告显示,据尸检所见、组织病理学检查、毒物检验结果并结合案情及调查材料综合分析,俞伟国系因自身冠状动脉粥样硬化、心肌桥合并心脏肥大,在醉酒、头部损伤及人为控制等因素作用下促发心功能障碍死亡。

  尸检报告同时记载了4月20日凌晨俞伟国最后的生命轨迹:进入候问室后,因俞伟国有酒后吵闹及以头、肩等部撞击候问室门玻璃10多次等行为,看管人员曾使用约束带对其进行约束。其间,俞伟国曾提出头部不舒服,要求去医院诊治。

  凌晨2时10分许至2时30分间,俞伟国又多次提出头部难受以及患有心脏病,要求去医院诊治。之后,俞伟国称要咬舌头,并伸出舌头作咬舌状,看管人员见状上前制止,摁住了他的头部及四肢,并往其嘴里塞入一块毛巾。

  几分钟后,俞伟国的身体出现异常情况,经派出所民警及之后到达的120急救人员现场急救后送往鄞州第二医院抢救,终因抢救无效于凌晨3时41分宣布死亡。

  法医作出的病理学诊断显示,俞伟国的心脏存在冠状动脉左前降支局部粥样硬化、冠状动脉左前降支中远段心肌桥、右心心肌脂肪组织浸润和部分心肌断裂等多种病变。上述心脏病变可引起心功能及应激能力等下降,当受外部因素作用造成机体应激状态下引起心功能障碍死亡。

  尸检报告载明,俞伟国周身存在多处骨折,其中胸骨及双侧第2-6肋骨多发骨折,符合抢救所致。此外,左侧第7、8肋骨骨折周围肋间肌轻度出血,符合遭钝性外力作用,但损伤程度不足以致死。竺茵质疑,派出所在履行职务时存在行为不当,促发了俞伟国的病发。

  一位不愿具名的法医在浏览过俞伟国尸检报告后告诉澎湃新闻,死者确有病理损伤,但未足以致死。他指出,引发俞伟国心功能障碍的一个主因是冠状动脉左前降支中远段心肌桥,“这是一种先天性的冠状动脉异常,即冠状动脉血管长到了肌肉深层去了,导致血管的供血不足,再之动脉粥样硬化,可能导致心功能障碍。”同时,该名法医指出,即便心功能障碍发生,如及时抢救生还几率很大。

  竺茵认为,俞伟国被“约束”后曾多次提出头部不适要求就医,却均被拒绝,警方的处置方式耽误了救治。

  监察委介入

  派出所六名协警涉嫌玩忽职守

  俞伟国去世后,家属坚持要求派出所公开当晚候问室内的监控录像,但未果。4月20日,考虑到案发地为派出所的特殊性,在鄞州区政法委牵头下,鄞州区监察委开始介入事件调查。

  竺茵向澎湃新闻提供的一段4月20日的录音显示,鄞州区纪委监委第四纪检监察室主任何忠杰称,监察委已于当日立案调查,但因监控视频牵涉到侦查秘密不能提供,“要到一定阶段才能给家属看。”

  何忠杰在谈话中表示,调查人员已调取监控并查看,排除了警方殴打俞伟国的可能性。何忠杰称,俞伟国到派出所后,有咬舌自残等过激言行,为制止其吵闹,除口头规劝之外,派出所人员采取了“控制”措施,其中存在一些肢体接触。

  但何忠杰强调,派出所人员的行为不是殴打而是控制,并表示监察委将认真调查公安机关所为与俞伟国死亡的关系。“过程中有争执是可以确定的,公安机关下面的一些人员肯定是有不当的,但与死亡的结果有什么样的关系,需要有证据支撑。立案就意味着肯定会追究相关当事人的责任,至于是党纪责任还是刑事责任,必须经过调查,务必给家属一个交代。”何忠杰说。

  7月2日,澎湃新闻从鄞州区监察委获悉,经初步调查,钟公庙派出所六名协警涉嫌玩忽职守罪,监察委已于6月27日下午将有关材料移交鄞州区检察院。

  对于案件的调查进展,涉嫌玩忽职守被查的六人中没有民警,竺茵表示,公开监控录像才会有更为完整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