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我对不起你们,我真的欠了很多钱……”在绍兴某技术学校读大二的小梁在网络平台借了几万元高利贷后产生了还不清的贷款利息,最终选择服毒自杀。而在他死后,他的家人还在不断地收到追债电话和短信。

  昨天,小梁借款的其中两家网贷平台的老板陈某某,被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犯诈骗罪、敲诈勒索罪、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罚金人民币六百五十万元。

  此案造成了两个被害人自杀的严重后果,为省扫黑办督办案件。

  大学生小梁服毒去世后 家人还不断接到催债电话

  小梁每月有2000多元的生活费,日常花销理应不存在问题。

  但是从2017年7月开始,小梁的亲戚陆续接到催债电话,原来,他通过“米房”“壹周金”等多个网络平台借了高利贷。

  虽然一开始都只是两三千块钱的借款金额,但随着贷款利息的不断累积,小梁只好在别的网贷平台借款来还之前的利息。因没能及时还款,催收人员就根据他借款时留下的通讯录逐个打电话要债。

  小梁的父母、妹妹、奶奶等很多亲戚朋友,接到催债人员发的小梁持身份证图片,催债短信上写着,“抓捕网络通缉犯,逃款吸毒,远离此人。此人梁某某,因为吸食白粉染上心脑血管疾病,前期治疗已经花光他借下的所有资金,病控制不住的情况下,每天生不如死!希望大家救救他一块五块都行……”

  2018年1月,小梁服毒自杀,几经转院抢救,最终还是离世。

  根据小梁父母的证言,为了替儿子还钱,夫妇背负了10多万的债务;小梁的奶奶因此深受打击,孙子自杀后便卧病在床,小梁妹妹因此不敢出门,也不敢上学,严重影响学业。

  而小梁去世后,催款电话仍在不断打来。

  其中,“米房”和“壹周金”两个平台,就是由陈某某为首的恶势力集团一手操控的,小梁自杀时总共还欠了几万元的网贷,在陈某某的平台还有6300元本金没有还。

  这6300元就是他借来还之前贷款利息的,但最终没能拯救他,而是成了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身份证被P成黄图群发

  姑娘小董跳楼

  遭遇陈某某等人“套路贷”黑手,最终选择自杀的不止小梁一人。

  另一位女性被害人小董,因为每天接到各种催收电话,不堪精神折磨,从3楼跳下自杀,造成尾骨粉碎性骨折,脊椎也歪了。

  根据她的陈述,自2017年8月起,其曾通过“米房”打借条形式向本案被告人及其他平台“借款”,因为逾期被催收人员曝通讯录,催收打电话给其通讯录好友,还把她的身份证P成黄图发给其好友,发短信说其跟父亲有性关系,怀孕6个月。

  据查,这是陈某某的犯罪集团惯用的催债手法。

  他们在借款时,便以需要审核身份真实性为由,骗取被害人提供手机通讯录、通话记录、支付宝收货地址、微信地理位置截图等信息,为后续催收做好准备。

  面对比本金还要高的利息和展期费,当被害人不肯还款的时候,催收人员就通过电话或微信辱骂、威胁、恐吓、发送附有被害人头像的淫秽、侮辱短信或图片等方式,强行索要借条金额的虚高债务,甚至扬言“上门催收”。

  “本人×××因吃喝嫖赌欠钱不还,愿意用本人和老妈卖淫还钱……”催收人员会先发给被害人一个淫秽短信的模板,上面写有被害人的名字和手机号码,并附P有受害人头像的黄色图片,如果被害人仍不还钱,亲戚好友就会收到上述短信及图片。

  同时,催收人员还配合“呼死你”“轰炸机”等强制拨号软件进行电话轰炸,对被害人及其家属持续施加压力。

  每条十元购买个人信息

  大量受害者因此落入圈套

  2016年初,在四川从事房地产投资的陈某某受老乡陈某丰(另案处理)邀请,开始了网络高利贷生意,从一开始的年息30%,到最后的“借一押一”,没多久,陈某某注册成立了浙江感恩投资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开始“单干”。

  在平台的宣传推广上,陈某某等人也下了“很大功夫”,找了3000余名中介推广,中介不光帮助发布广告,还在不同借贷公司之间进行“客户引流”,诱导被害人从其他平台借款用以归还高额利息。

  此外,这一团伙还以每条十元的价格从阮某豪(另案处理)处购得包含征信信息、通信记录等在内的公民个人信息共计20余万条。根据个人信息,话务人员得以“定向致电”,大量的受害者因此落入圈套。

  公司内部设话务部、审核部、财务部、催收部,各部门间的分工十分明确。

  协议借款时间一般为一周,号称年利率为24%左右,“符合国家规定”。

  其实24%在这里指的是周息,实际操作中往往接近30%,且在第一期放款时已被扣除,所谓的一周也仅仅只有6天,逾期利息更是达到了惊人的20%每天——当然这只有在被害人逾期后才会得知。也就是说1000块钱的借款,需要签2000元欠条不说,首期到款仅有700元。第七天就开始,本金以外的1000元押金就以每天200元进行扣除,没几天就扣完了。

  此时财务人员会“好意”提醒被害人:“展期不算逾期”“不逾期就可以继续借款”,诱惑被害人与其他财务签订更高额的借款合同用于 “展期”或还本付息。为了还清高额的利息和展期费,被害人往往只能从该公司其他财务人员或其他网络平台借款,拆东补西,不知不觉中“雪球”越滚越大。

  即便是按期还清所有欠款,财务人员仍会以“信用好,可以提高额度”为诱饵,不断推荐其他财务人员,引诱借款人签订更高额的借款合同,进而垒高债务。

  通过上述手段,该犯罪集团共骗取6万多名被害人合计2.9亿余元,扣除本金后实际骗得1.4亿余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