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某到杭州法院交车。 萧山法院 供图张某到杭州法院交车。 萧山法院 供图

  经过20多个小时的长途跋涉,被执行人张某在几位亲友的陪同下,将一辆宝马车从贵州一路开到了杭州,移交给了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

  据了解,丁某与贵州某酒业有限公司(下称“酒业公司”)签订购销合同,约定丁某向酒业公司采购53度飞天茅台酒708箱。合同生效后,丁某支付全部货款,但酒业公司仍有481箱未能如约交付。双方协商后约定,酒业公司需退还未交付部分货款,其法定代表人张某作为担保人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今年4月,因酒业公司无法按期退还货款,丁某向萧山法院提起诉讼。萧山法院审理后作出判决,酒业公司需返还丁某货款350万余元,张某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判决生效后,酒业公司及张某逾期不付,丁某向萧山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张某到杭州法院交车。 萧山法院 供图张某到杭州法院交车。 萧山法院 供图

  5月20日,萧山法院启动执行程序,联系酒业公司及张某,在十日内向酒业公司及张某发出《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限制消费令》,并在网上查控其财产,调查其身份信息。

  6月5日,该案承办法官查封张某名下贵CXXXX宝马汽车一辆,并寄送《责令车辆交付通知书》。同时电话联系张某,要求其于2019年6月25日前将上述车辆移交给萧山法院处置。

  张某却在电话里“叫板”:“法官,你们在杭州,车在贵州,隔着三千里。我还被限制高消费,怎么把车交过去?有本事你们自己过来把车拖走吧。”

  承办法官严正告知:“逾期不交付车辆,造成生效的法律文书无法执行,法院将依法对你采取罚款、拘留等执行强制措施,并依法追究相应的刑事责任。躲避法院执行的后果,你自己掂量一下吧。”

  反复权衡后,张某决定来移交宝马车。其叫了几个亲友一路轮换驾驶,经过20多小时长途跋涉,在24日下午四点多,向法院移交了这辆宝马车。被限制高消费、限制乘坐飞机、高铁的张某又买了20多小时的普通火车票回贵州。

  目前该宝马车已被萧山法院查封,不日将启动评估拍卖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