喷水、劈叉、翻跟斗……最近,如果你经常刷抖音、微博、小红书,估计会有一种看曲苑杂坛的感觉。

抖音截图抖音截图
抖音截图抖音截图

  穿着清凉的美女走着走着就劈了一个叉,或者翻起了难度系数不小的跟头;一对养眼的年轻情侣正压着马路,男生突然变身大力水手,抱起女朋友做起了“爱的魔力”转圈圈。依靠这样非常规的场景,杭州湖滨商业圈、北京的三里屯和成都的太古里意外地火了一把。

 抖音截图 抖音截图
抖音截图抖音截图

  在微博上,#杭州街拍#的话题一度登顶热搜榜。不过,9400多万阅读量带来的不都是夸奖,更有大部网友指出,这些美女帅哥并不是偶入镜头。这些在各大平台上演的精彩“剧情”,背后其实都有专门团队在操刀。 

抖音截图抖音截图

  杭州街拍为什么最近这么火?这些人俊男靓女,又为什么要这么表演呢?

  街拍前先“讲戏”

  在位于杭州钱江新城的商业综合体来福士门口,我们就目睹了这类视频拍摄的全过程。“好好,不错,转圈幅度要大一点,手等下记得抬高点,要表现出生气的样子。”来福士的喜茶店门口,一个戴着黑色渔夫帽、穿着灰色坎袖的干练女摄影师,正给旁边穿着抹茶色连衣裙的美女“讲戏”。不远处,另一位摄影师也正给身旁三个看似群演模样的男生比划着“走位”。

来福士门口,一组团队正在商量如何拍摄 摄影 | 万禺来福士门口,一组团队正在商量如何拍摄 摄影 | 万禺

  “来来,准备,action(开始)。”在女摄影师的一声口令下,其余三个男摄影师纷纷站好各自机位。美女怀中捧着刚才女摄影师塞给她的大包零食,用眼角余光确认好接下来的“走位”后,一边撕零食包装,一边在商场门口款款走着。

摄影师们摆好pose,准备开拍 摄影 | 万禺摄影师们摆好pose,准备开拍 摄影 | 万禺

  突然,美女手里的零食撒落一地,她身后突然冲出来三个小伙子,大家抢完地上的零食跑了,徒留生气无奈的美女站在原地,愤愤地拿手指向他们逃跑的方向大吼着。

摄影师们站好位摄影师们站好位
美女手里零食撒了,三个小伙子上来“抢”美女手里零食撒了,三个小伙子上来“抢”

  这段美女零食遭三壮男“哄抢”的短视频拍了4遍后,在女摄影师“卡”“好”的干脆提示中顺利结束。整个过程不到10分钟。

这段美女零食遭“哄抢”的短视频拍了4遍这段美女零食遭“哄抢”的短视频拍了4遍

  之后,这支训练有素的团队又火速转场到来福士旁边的一条人行横道上。依然是刚才的4个摄影师,他们错落有致地架好“机位”后,随着女摄影师的一声“action”,换了一双平底鞋、背着复古包包的女演员,一边在人行横道上走着,一边和身旁戴着墨镜、高大帅气的男生打闹着。看得出,这是转走情侣路线了。

原班人马开始拍情侣短视频  摄影 | 万禺原班人马开始拍情侣短视频  摄影 | 万禺

  就在这组团队忘我拍摄时,来福士商场门口,又来了一组带着反光板的街拍团队。而在商场门后,踩着5cm细高跟、穿着连体衣的一个苗条小姐姐,正在自己后面摄影师的指挥下,一遍遍调整撩头发的角度,一边做着被摄影师“抓拍”的捂嘴娇羞表情,一边摇曳生姿地走着“台步”。

又一组街拍团队  摄影 | 万禺又一组街拍团队  摄影 | 万禺

  在湖滨商圈拍出东京涩谷的感觉

  “只要不下雨,这些人天天都过来拍”。在来福士商场负责保洁工作的吴大爷说,他现在已经见怪不怪了,“根本撵不完,你刚劝走了一波,另一波钻着空子又过来拍了。我们商场停车费一天100块钱,他们带着道具衣服过来交停车费,眼睛都不会眨下的。”

  小张是南都物业的保安,主要负责in77B区治安工作。4月份刚上岗时,他还觉得自己获得了一份美差,能时不时看到身材高挑的小姐姐在眼前走来走去,到后来到这里来取景的团队越来越多,管理也越来越吃力。

  “那时每天从早上10点多到下午4、5点,带着单反、拿着遮光板的7、8组人马,就在我负责执勤的这条路一直拍拍拍。”他说,“到5月初,来这拍的团队越来越多了,我们就要求这些团队必须到物业那边申请拍摄许可证。”

视频截图视频截图

  90后姑娘小丹的工作地点就在离in77不远的延安路龙翔桥一带。她回忆,自从去年年底银泰in77D区正式开业开始,东坡路和平海路交叉口这个位置就突然热闹起来了。“差不多从12月下旬左右吧,就是苹果店和LV店铺门口这里,每天下午2点开始,就陆陆续续有人在这里拍照拍视频,多的时候一个小地方就有4、5组。”

  这些团队喜欢扎堆在这里拍照,和这个路口的风格不无关系。小丹觉得,周围奢侈品大牌林立,“当人流在斑马线上涌动的时候,有点像日本东京涩谷的十字路口,特别时尚、繁华。”她可能不知道,涩谷当初被世界所熟知,也是通过街拍。只不过当年的街拍和现在的街拍,多少有点不一样。

视频截图视频截图

  大牌林立的杭州大厦A座,门口的台阶也是街拍网红们很喜欢的固定“取景地”之一。大牌门口的LOGO、潮牌的创意橱窗,都成了她们照片或视频里“不经意”露出的素材。和网红街拍团队有过合作的影视策划从业者蕾蕾介绍,像城中具有小清新气质的嘉里中心、滨江的星耀城、星光大道,都是街拍团队们喜欢“打卡”的地方。

杭州大厦门口的街拍  摄影 | 朱玫杭州大厦门口的街拍  摄影 | 朱玫

  “主要还是得让人觉得视频背景比较特别,有时尚感觉。”蕾蕾说,不过,最近因为杭州天气的原因,她所熟知的几组街拍团队,都转移到上海去拍了。

  流水作业 一天能拍几十条

  摄影师水哥曾经在滨江搭建过街拍团队,也在抖音上建了几个街拍账号。他说自己算是比较早看到街拍的机会,“街拍在杭州可以追溯到去年年中,这股风最早是从成都太古里刮过来的。”

  他介绍,圈子里的网红街拍团队构成是,一个街拍号配一个可以兼职编导的摄影师、一个兼职化妆的服装搭配师,“还有一个后期。我们之前没有请外面的网红,都是公司里的员工。其实本人也不一定要求长得特别美、特别帅,美颜滤镜一打开其实都好看的。”不过,水哥对他们的要求是,必须镜头感要强,“说白了,就是要很会演。”

抖音截图抖音截图

  在拍短视频前,水哥会找到专业编剧,大家从网上下载大约100多段15-30秒的短视频,“从中提取素材,找好玩的梗,再配音乐,编剧再二次创作剧情、给视频加花字。”在出镜员工具有一定颜值的基础上再带上一些表演能力后,配合这样的剧情梗进行表演,一个抖音街拍短视频就出炉了。

  “快的话1天我们就能拍好几十条,1小时的素材可以切20多条短视频。”水哥说。

  时尚表达成了博眼球的摆拍表演

  不过,当有越来越多人进入这个圈子后,最早涉足的水哥却在今年年初选择离开,主观原因是自己觉得腻了,客观原因是流量红利没了。

  在水哥印象里,最早做街拍的时候,杭州有7、8个团队也在尝试,基本都是从拍淘宝淘女郎的团队转型过来的。而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随着抖音的走红,越来越多人觉得街拍是个风口,大量摄影工作室蜂拥而至。据了解,目前仅在杭州,专门从事街拍的摄影师就不下200个。“说到底还是门槛不高,容易被复制。”

  拍摄的团队多了,同质化的内容在各大平台野蛮生长,如今街拍快成了“烂大街”的表演。“严格意义上,这些算不上街拍。”2018年,摄影师大花离职创业时也想着拉人一起做街拍,结果发现他们理解的街拍和网上呈现的完全不一样。

  他表示,街拍源于欧美,目的是发掘日常生活中的流行元素,为时尚爱好者提供更贴近的视角,“街拍的魅力在于真实和自然,可以事先沟通,但不是策划,而且重点不是人,而是穿着搭配下的整体感觉。”

  不过他也迅速想到,这样做远没有策划摆拍来得“讨巧”,也无法很快做批量化复制,对于金主和平台来说,效率和曝光度是第一位的。最后,大花放弃了这个想法。

  对于为什么街拍变成如今的样子,水哥也无法解释。他能明显感受到,虽然街拍“套路”层出不穷,但每个“套路”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用户接触的信息越来越多,很快就疲劳了,当知道是摆拍后甚至还会出现一些负面的情绪。

抖音截图抖音截图

  摄影师光靠拿销售佣金

  一年收入15万

  街拍能在杭州迅速走红,离不开电商根基。就像几年前,因为四季青和淘女郎,杭州成为全国知名的网红基地。现在,同样的模式几乎原封不动搬到了街拍上,连产业链上的各个关键角色都没什么太大变化。

  对很多用户来说,看街拍的过程也就是被“种草”的过程,点击视频下方的链接,就可以直接进入各大平台购买产品。这样的商业变现给街拍团队带来了丰厚回报。

  在网上,我们找到了某个拥有180万粉丝的街拍团队。相关负责人给过来的报价单显示,合作的费用分为三部分,除了拍摄拍摄费(5000元/3件)和模特费(2000元/3件)外,还有销售佣金,即网店销售额的20%。

  “一件衣服我们会保底出两个视频,发布两个账号,并会优先发在有流量的账号上。”对方表示,按照他们现在的流量和经验,如果运营得当,店铺短期内可以有上百万的销售额,“我们摄影师,一年靠佣金赚个15万-20万很正常。”

  卖衣服是街拍最大的变现方式。大部分街拍号都会附上联系方式,以图吸引服装厂商的合作。杭州某个街拍团队在抖音上拥有10多个街拍账号,其中一个拥有180多万粉丝。前阵子,他们发布了一条街拍,推广海绵宝宝联名T恤,本月的销量已经超过5500件。

  即便也觉得很多街拍有点假有点做作,经营一家服装厂的小赵还是认可这样的卖货模式。他说自己手里有一款碎花连衣裙,原本无人问津,借助街拍后提价25%的情况下还是卖断货了,“我的理解,都是冲动消费,因为价格不是很离谱,没人想着比较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