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4日下午4点多,经过20多个小时的长途跋涉,被执行人张某终于将一辆宝马车从贵州一路开到了杭州,正式移交给了萧山法院。

  这是怎么一回事?

  481箱茅台酒交不出,

  酒业公司和老板成被执行人

  2017年,丁某与贵州某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酒业公司)签订了一份购销合同,合同中写明丁某向该酒业公司采购53度飞天茅台酒708箱。合同生效后,丁某支付了全部货款,但酒业公司仍有481箱未能如约交付。

  后经双方协商后约定,酒业公司退还未交付部分的货款,其法定代表人张某作为担保人承担连带担保责任。然而直至今年4月,该酒业公司依然没有按期退还货款,于是,丁某向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萧山法院审理后作出判决,酒业公司需返还丁某货款350万余元,张某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判决生效后,酒业公司及张某逾期不付,丁某向萧山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萧山法院收到丁某的强制执行申请后,联系了该酒业公司及张某,释明案情,晓以利害,在十日内向酒业公司及张某发出《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和《限制消费令》。

  被执行人叫嚣:

  有本事来贵州拖车啊

  6月5日,该案承办法官查封张某名下“贵CXXXX”牌照的宝马汽车一辆,并寄送《责令车辆交付通知书》。同时电话联系了张某,要求其于2019年6月25日前将上述车辆移交给萧山法院处置。

  而张某却在电话里直接“叫板”:“法官,你们在杭州,车在贵州,隔着三千里。我还被限制高消费,怎么把车交过去?有本事你们自己过来把车拖走吧!”

  面对张某的叫嚣,承办法官严正告知:“逾期不交付车辆,造成生效的法律文书无法执行,法院将依法对你采取罚款、拘留等执行强制措施,并依法追究相应的刑事责任。你要是不信,尽管上网查阅浙江省法院最近新出的最严执行措施和相关的执行案例。躲避法院执行的后果,你自己掂量一下吧!”

  话说到这,电话那头的张某沉默了……

  驱车20多小时来杭,

  乘坐20多小时普通火车回家

  或许是听了法官的话,他真的查阅了浙江省最严强制执行措施的相关内容,“猖狂”的张某一改之前的态度,决定来杭州移交宝马车。就这样,张某叫上几个亲友,准备好干粮,设置好导航,向杭州进发。几个人轮换着驾驶,经过20多个小时长途跋涉,终于在24日下午四点多,张某到达杭州市萧山法院,正式移交了自己的爱车。

  一辆宝马,还远远不够偿还张某的债务,为了方便日后执行,张某在法官指导下注册认证了移动微法院。办完各类手续后,被限制高消费、限制乘坐飞机、高铁的张某买了普通火车票回贵州,据说此刻,张某还坐在回家的绿皮火车上……

  而那辆宝马车,目前已经被萧山法院查封,不日将启动评估拍卖程序。杭+新闻 通讯员 萧法 见习记者 王艳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