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地来感谢胡警官的。”昨天上午,许师傅的右手还缠着纱布、打着固定,却专程赶到杭州彭埠公安检查站,向高速交警胡梁连连道谢,“要不是你,我这右手就保不住了……”

  许师傅一直说,一个月前的那个上午,如果他没有遇到胡梁,受伤的右手不知会怎样,而今后的日子,更是难以想象。

  右手被钢材砸伤 求医却遭遇早高峰

  5月13日,周一,杭州的天空一直飘着雨。

  当天上午8点50分左右,杭州的早高峰仍在持续,道路通行滞缓。高速交警杭州支队直属大队民警胡梁正在彭埠公安检查站广场上执勤,忽然,一辆银白色轿车在他面前一个急刹,停下了。胡梁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开口,车里的一名女子便急促地求助:“警官,快帮帮我们,快帮帮我们吧……”

  胡梁俯身扫视车内,心里顿时一惊——轿车后排坐着一对中年男女,男子的表情痛苦异常,右手腕处血肉模糊,女子贴在男子身边,双手小心翼翼地托着男子受伤的右手,她的裤子上和后排座椅上都留有不少新鲜的血迹。

  “怎么回事,手怎么受伤的?”胡梁急忙询问。

  女子告诉胡梁,她和丈夫许师傅在绍兴柯桥开了一家钢筋锻造厂,规模蛮小的,所以夫妇俩平时既当老板,又做工人。当天早上8点左右,许师傅在仓库里整理钢材,在抽取一根被压在底下的钢材时,上方的钢材突然整体倒下,他闪避不及,手臂被狠狠砸了一下。

  “当时声音很响,大家听到后马上赶过去看,给他上臂做了紧急捆扎止血,然后就送他往杭州这边的医院赶。”许师傅的妻子语气焦急,身子却丝毫不敢挪动,生怕丈夫受伤的右手发生晃动。而此时的许师傅由于伤口剧痛,已经说不出话,嘴里只能“嗯嗯啊啊”地发出呻吟,脸上的肌肉也痛得扭曲了。

  早高峰,尤其是周一的早高峰,杭州的道路车流量大,许师傅乘坐的轿车要快速赶到医院难度极大。“许师傅很可能手筋都断裂了。”胡梁当时有了判断,“这种情况下,能抢一秒是一秒。”

  这样想着,胡梁的双眼望向了警车……

  18分钟

  他将轿车引导进了医院

  通过对讲机,胡梁将情况上报至指挥中心,得到指令后,他立即招呼协警周继锋发动车辆、打开警灯、鸣响警笛。“你们跟着我的警车,我给你们带路!”胡梁一边跑向警车,一边朝许师傅的司机喊话。

  许师傅的目的地是杭州整形医院,位于上塘路。要从彭埠高速入城口到那里,有多条线路可供选择,走文晖路或艮山西路都行。胡梁看着当时早高峰浩浩荡荡的进城车流,凭着多年的经验判断,沿着艮山西路直行,从环城北路隧道下穿至上塘高架口,再经上塘高架从文晖路下桥口转入上塘路是最快捷的,可以避开多个红绿灯。于是,他让协警按照这条线路带着许师傅乘坐的车往医院赶去。

  由于不清楚许师傅伤情是否有变化,一路上,胡梁的心一直提着,嘱咐协警多看看反光镜,留意后车有没有跟上,以免被车流冲散,延误送医。

  按照早高峰路况,从彭埠到上塘路一般得耗上半小时,而胡梁只用了18分钟,便将许师傅乘坐的车带到了医院。到医院后,医生立即对许师傅进行了救治。

  27年警龄

  他是省内首批高速交警

  由于送医及时,许师傅的伤势尚有补救余地。医生诊断,许师傅的手掌根部粉碎性骨折,经治疗后可以出院,但后期还需接受一次手术。

  为感谢胡梁的帮助,许师傅定制了一面锦旗,特意从柯桥赶到杭州,要当面送到胡梁手里。“都是我应该做的呀,真的没什么……”胡梁笑着说。

  记者了解到,胡梁是浙江省最早一批高速交警,有着27年的警龄。由于日常执勤的彭埠公安检查站每天的车流量都很大,胡梁经常会碰到群众的各类求助,小到问路、提供热水,大到护送受伤群众就医,他都会出手相助。“做了多少次?我也记不清了。”胡梁说,“作为高速交警,路遇群众求助,上去帮一把,那太平常了。”

  杭州日报 通讯员 周东堂 记者 谢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