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晚上,当庆春路秋涛北路口人行天桥一部分桥体坍塌时,一辆曹操专车死里逃生,突然加速,从正在倒下的桥体下方钻出并右转,没有被碾轧到。

  昨天下午,我在大龙驹坞见到了当时的司机陈师傅。他40多岁,高1米7多一点,微壮,精神状态不错。

  陈师傅全名陈学满,温州人,驾龄4年,之前在温州打工,2017年在福州开滴滴一年,2018年去了上海,“因为老乡朋友都在杭州”,3个月前他来到杭州,开曹操专车。和一个老乡合租住在龙驹坞。每天早上7点多出车,晚上7点多收车回家,一天工作12个小时。

  说起前天晚上那一幕,陈师傅还是心有余悸。

  “大概晚上10点,在哪里接的客人我忘了,是两个小情侣,二十来岁。要去海运大厦,坐在后排。”

  晚上10点26分,他开到秋涛北路由南向北的,和庆春东路交叉口的左转车道上,准备掉头。

  “先是一辆和肇事大货车差不多的大货车开过去,速度40公里每小时左右吧。”陈师傅说他听见“轰”的一声,声音很猛,自己的小轿车坐姿低,他还以为发生了撞车事故。

  “大概过了3-5秒,第二辆大货车开过来。就听见‘咣当’一声,像什么东西塌了,我把头从窗户伸出去看,才知道是大货车超高,把人行天桥往前推移了。

  首席记者 陈中秋 摄  首席记者 陈中秋 摄

  “先是天桥一段玻璃围挡砸下来,砸到我车子前面挡风玻璃上,玻璃裂成蜘蛛网,但没碎。

  “我要保证乘客安全啊,猛地踩了一脚油门往前冲,然后马上右转。

  “天桥还是倒下来,把我的车顶都压到了。多亏那一脚油门踩得及时,还多亏天桥不是钢筋混凝土,如果是的话,后排肯定直接压扁了。后来我才知道天桥用的是轻型材料,压到车之后还弹了一下。”陈师傅感慨。

  陈师傅车子右转后赶紧靠边停车,后排两个小年轻也下了车,脸色发青,明显吓到了,好在都没受伤。

  陈师傅查看车子受损情况,除了挡风玻璃,车顶中部凹陷了差不多有5厘米,后窗玻璃也碎了,右侧车门受损。昨天凌晨零点多,他去交警队做了笔录。

  因为事故还在调查,陈师傅的车目前还停在交警队。曹操专车工作人员张啸说,公司考虑到陈师傅的情况,准备了一辆备用车给他开,直到受损车修好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