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术后的小瞿 见习记者 刘抗 摄

  昨天早上8点多朱先生来电:九堡某小区有处群租房,一名23岁女子2日晚7点多被一个男的劫持到他房间,背上捅了十几刀,眼睛被捅伤,送浙大二院。

  核实报道:事情发生在泊林印象14幢1单元的一处群租房,里面有5个房间,住了3名男子、1名女子,还有1对夫妻。

  正值五一假期,夫妻和其中一名男子外出不在,房里只有男子小马(犯罪嫌疑人),受伤的女子小瞿,以及另一名男子小郭。

  据小郭回忆,前天晚上8点多,他下班回家,看到浴室(共用)的灯亮着,但没听到任何动静,洗漱后就睡下了。大约半夜12点多,他听到外面闹哄哄的,有人在喊“不要睡着了,不要睡……120就要来了”。

  小郭迷迷糊糊起床开门,看到了门口有六七个民警,其中一个民警对他说:“你先回去休息,不要出来,一会儿有事我们叫你。”

  等到民警来敲门时,小郭发现伤者已经被抬走,他往隔壁小马的房间瞧了瞧,看见地上、被子上都是血,床单褶皱,有男士的T恤等衣物,没看到女士的衣物。

  小郭到派出所做笔录时了解到,前天晚上7点多,小瞿被小马拉进房间,大概11点多发生了伤人事件。受伤后的小瞿还是清醒的,见到民警能呼救。

  小郭听值班的保安说,小马伤了人后跑到小区北门岗亭,手上好像有伤,流了很多血,还跟保安说:“我杀人了”。据保安回忆,小马当时人挺清醒的,没有喝酒的迹象,也不像是精神病发作之类的……

  随后,记者联系上了房东史大姐。她说,小马是个快递员,具体哪家快递公司她也不知道。小马的房间比较小,是去年10月份开始租的,人看起来挺正常的。小瞿是今年3月住进来的,具体做什么工作不是很清楚。而据小郭描述,小马身高1米60多一点,30岁左右,性格挺内向。小瞿身高1米60左右,长得挺标致的,平时不怎么说话,斯斯文文的,平时会带小姐妹过来。

  昨天下午2点,记者赶到浙大二院,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小瞿。她的右眼贴着纱布,脸色有点苍白,嘴唇有点干裂,从昨晚开始就没有进食,但意识很清晰,配合警察做着笔录。小瞿的家人也赶来了,大概有十几个人,她姑姑说:“被捅了17刀,真是太可怜了……”

  经过多方打听,以下是记者了解的这起事件的过程——

  虽然同租一个群租房,但小瞿和其他人都不熟,也不怎么说话。

  2日晚7点多,小瞿穿着睡衣拖鞋,从浴室洗漱出来,在过道上碰到了小马,两人什么话也没说。这时,小马突然冲向小瞿,用双手搂着她的脖子,把她拖进他的房间。因为他的力气很大,小瞿挣脱不开。

  他的房间灯关着,很黑,他把小瞿的手反扣在背后,一边用胶布捆一遍恐吓说:“要是敢喊叫,我就杀了你。”

  之后,他把小瞿推倒在床上,用一只袜子塞在她嘴里。袜子臭的,小瞿作呕想吐,他就从衣架上拿了一只洗过的袜子,又塞到她嘴里……

  小瞿很害怕,但知道要保持清醒。所以当小马向她要支付宝账号和密码时,她都如实说。但不知道要认证什么,他没能把钱转出去,就让小瞿给他扫一扫,可她的手机还在自己的房间里。于是,小马就去小瞿的房间拿手机,这时,小瞿发现她的手是可以挣脱胶带的,嘴里的袜子也可以吐出来,但她不敢,怕惹怒他。

  分三四次转走了小瞿银行卡里的两万块钱后,小马就坐那里看她的手机,看聊天记录。

  就这样,小瞿在床上趴了3个多小时。11点多,小马不知怎么了,突然开始用刀子扎她,小瞿只感觉到血流了满面,枕头都湿了。

  或许是以为小瞿死了,小马把门反锁跑出去了,连手机都忘了带。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但小瞿没敢接,怕他去而复返。之后,她用手机打了110,警察就来了。

  昨天,记者林琳从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获悉警情通报:2019年5月2日23时33分许,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接报警:九堡某小区房间内发生伤人事件,民警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处置。民警现场发现有人受伤,第一时间联系120,将伤者送至医院救治。经现场搜捕,民警迅速在小区北门抓获嫌疑人马某。目前,嫌疑人已被传唤至派出所,伤者生命体征稳定,公安机关正全力开展调查。

  昨天中午,这一事件在快报官微推送后,引起诸多网友的热议,大家在为小瞿祈祷的同时,说得最多就是——出门在外的女孩子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租房尽量和自己的小姐妹一起合租,这样会安全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