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2月26日凌晨3点多,杭州城西文三西路靠近竞舟路口,醉酒的年轻女子朱某超速驾驶一辆临时号牌小轿车,撞上一辆正横过马路的电动三轮车,骑车的送奶工汪大姐当场身亡。

  汪大姐生活艰辛,12年前割肝救夫却终究没能挽回丈夫的生命。2015年,她带着两个残疾(脑瘫)的双胞胎儿子来到杭州,每天打三份工维系一家人的生活。

  昨天上午9点半,这起交通肇事案在西湖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除了肇事的女司机外,检方将肇事车辆的男车主也列为被告。

  男车主是房屋中介店长

  9点35分开庭,被告人朱某不到一米六的个子,一头短发,神情显得十分憔悴。1994年出生的朱某来自江西,出事前在城西鎏金岁月紫金公馆KTV当服务员。

  第二个被告人徐某某,系肇事奔驰车的所有人,与朱某是朋友关系。

  徐某某今年31岁,安徽人,是连锁房屋中介我爱我家城西某店店长,受审时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个子比较高。

  朱某和徐某某于去年12月26日被刑事拘留,今年1月9日被批准逮捕,后徐某某被取保候审。

  肇事时女司机血液酒精含量超过醉驾标准

  公诉机关指控:2018年12月26日凌晨,被告人朱某在饮酒后驾驶浙A临时牌照的小型汽车,从某停车场出发,经同车的该车所有人被告人徐某某指导如何操作后,驾车途经莲花街、竞舟路停车后,由被告人徐某某下车帮助被告人朱某调试驾驶座椅,后被告人朱某继续驾车行驶,3时25分许,当被告人朱某驾车沿文三西路由西向东行驶时,因严重超速(经鉴定事发时车速为113.18千米/小时)且未注意前方车辆,未采取有效措施,将正驾驶无号牌电动三轮车行驶在此路段的被害人汪某某撞抛落至对向车道,致使汪某某被对向车道的车碰撞、碾轧而当场死亡。经抽血检验,确认被告人朱某血液中乙醇含量为187.8mg/100ml,已达醉酒驾驶机动车标准(80mg/100ml)。

  经认定,朱某负事故的全部责任。

  事发前男车主坐在车后排

  还曾下车为她调整座位

  被告人在法庭讯问时交代,去年12月25日傍晚,朱某、徐某某和朱某的小姐妹在城西某饭店吃晚饭,其间每个人喝了两瓶啤酒。

  吃完饭,徐某某便开着新买的奔驰车(临时牌照),带上一行人前往朱某工作的KTV唱歌,又点了十几瓶啤酒和一些洋酒。

  凌晨3点多,准备散场的4人走到徐某某的奔驰车旁。往返饭店与KTV的两段路程都是徐某某开的车,不知怎么,这次朱某坐到了驾驶座上。

  公诉人向朱某提问:“是你自己要求开还是徐某某让你开?”

  朱某摇摇头,带着哭腔说喝多不记得了。

  根据车内行车记录仪显示,朱某坐上奔驰车后发问:“这个车怎么启动不了?”

  徐某某很自然地回答,要先踩下刹车。车子启动后,他坐在了后排。

  途经莲花街、竞舟路,开到居住的小区荷花苑门口处,朱某准备下车回家。这时,有小姐妹提议去西湖玩玩,大家欣然同意,朱某觉得驾驶座坐着不舒服,徐某某还下车为她调整了座位。

  重新坐上调整好的座位,朱某一脚油门,车子飞速冲出。

  “能不能开慢一点啊?”有小姐妹觉得害怕开口要求朱某降速,另一个声音回答,“没车牌怕什么!”

  车子一路飞驰,直到一下猛烈的碰撞……

  女司机涉嫌交通肇事罪

  男车主涉嫌危险驾驶罪

  事后,徐某某给了汪大姐家属10万元丧葬费,后续又出了37万赔偿。朱某则在开庭前一天才凑了10万元托人交给了汪大姐家属。

  庭审现场,朱某和徐某某均表示认罪认罚。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朱某酒后驾车发生交通事故,致1人死亡,应当以交通肇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徐某某作为车辆所有人,明知被告人朱某已经醉酒且要求驾驶机动车时,仍将车辆出借给其使用,并帮助其调整驾驶座位指导操作,应当以危险驾驶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法官宣布休庭,案件将择日进行宣判。都市快报 记者 林琳 通讯员 张慧丽 西法 西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