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涉嫌诈骗,江苏女子江小花(化名)于4月24日被天台县公安局依法移送检察机关,等待起诉。

  而被她欺骗的男子小陈至今对她的所作所为以及她的真实年龄都无法释怀,他甚至不敢相信,一场看似轰轰烈烈的爱情会以这样一种不堪的结局收场。

江小花 通讯员 图江小花 通讯员 图

  小陈(化名),1988年出生,台州市天台人。31岁未婚的他,在一个微信群里上遇见了和自己聊得十分投缘的人。他和她无话不说,经常在手机上聊到深夜。她说,他俩年龄相仿。他相信,苦苦寻觅的爱情正在靠近。

  手机上聊了几个月时间,彼此也互发了照片,相互之间最终也表露了爱慕之情。

  今年3月底的一天,江小花对小陈说了一件事儿,让小陈坚定了网恋奔现的决心。她说,家里正逼她和别人相亲,但自己并不喜欢那个相亲对象,如果小陈真心喜欢她,愿意买下两到三万元的金首饰做个定情物,家里人就会同意她和小陈在一起。

  面对朝思暮想的恋人的这番话,小陈觉得是时候让她知道自己的真心,他没有思虑太多,便是满口答应了下来。

  两人约定在杭州见面。一段网恋,即将在无限春光中走向现实,这让小陈满怀激动。

  4月5日,当心心念念的江小花出现在面前时,小陈却有些疑惑,面前这个江小花似乎并不像照片里的那样年轻。江小花自然也明白小陈的疑惑,她掏出身份证交给他,上面的信息显示,江小花出生于1989年。

  因为心中对江小花的那份爱慕,小陈找了千万个理由说服自己要相信江小花,也许她只是长得有些老相而已。

  江小花一直戴着口罩,她说自己最近有些感冒。

  当天,两人乘坐大巴车,前往小陈的老家台州市天台县。小陈认为,见父母是他们走向婚姻的第一步。

  到家之前,江小花购买了一箱牛奶和一条香烟作为第一次拜访长辈的上门礼。江小花的细心,提升了她在小陈心中的印象分。

  到达小陈老家,江小花送上礼物,颇有礼貌地喊了叔叔阿姨之后,就到小陈的房间里去了,整个下午就一直没有下楼,就连晚饭也是在小陈的房间里吃的。小陈觉得,江小花也许是因为第一次到他家,太过害羞。

  次日一早,两人就乘车来到了天台城区,小陈带着江小花到首饰店挑选和购买之前约定的黄金首饰作为定情信物。什么款式,多少重量全都由江小花来决定,花去了3万多元。

买的金器 通讯员 图买的金器 通讯员 图

  带着喜悦,返回小陈家中后,江小花说,自己在天台还有一个朋友,既然来了,也想顺便去探望一下,去走走就回来。

  小陈没有多想,他认为江小花去探视老朋友也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

  但当天直到天黑,江小花都没有回来。接下来,小陈便一直联系不上江小花。他用微信给江小花发了信息,催她回家,却发现已经被她拉黑了。

  起初,小陈还以为江小花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了,但后来越想心里越觉得不对劲。他和父母一商量,决定到派出所报警。

  关于小陈的遭遇,父亲陈师傅在心里一直都有一些看法。他说,自打那女子一进门他就觉得不太对劲。

  “她一直都戴着口罩,之后就一直没有下楼。”他说,他和那女子也就见到两面而已,第二次见面就是买首饰回来的这天中午,他才稍微仔细地端详了这个女子。

  “虽然她带着口罩,但毕竟还露出了一双眼睛。”他说,从她的眼神中他能看出来,这不像是一个30来岁的姑娘。但因为是儿子自己带回来的,觉得儿子毕竟也是成年人,有最起码的辨别能力,他便没有说出自己的疑惑。

  “儿子年纪也不小了,我们都希望他早点成家。”他说,儿子有这个本事自己带了人回来,即便当时他心中有些疑惑,但还是为儿子感到高兴。只是没有想到,他带回来的不是儿媳妇,而是一个骗子。

  4月9日,小陈怀着悲伤的心情走进天台县公安局平桥派出所报了案。

  派出所民警通过调查后,很快也确定了江小花的身份。

  4月18日,江小花在杭州被民警抓获。

  如同小陈父亲的猜测,江小花并不是一个年仅30来岁的姑娘。她出生于1965年,江苏人,今年已经54岁,在杭州一家服装厂从事保洁工作。

  那么年过半百的她,又是如何在小陈面前隐藏自己的身份的呢?

  在审讯室里,江小花说出了答案。

  原来,江小花在20年前离异,之后一直独自生活,有两个孩子,也是多年未曾联络。与小陈见面那天,她特意找了个理由,带上口罩,就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年龄。当天展示给小陈看的身份信息,实际上是她女儿的身份信息。

  “毕竟是快60岁的人了。”江小花说。

  得知江小花真实身份后的小陈,在派出所的长椅上呆呆坐了很久。他如何都没有想到,这让他为之兴奋的爱情,从一开始就是一场由一个设好的局。

  见习记者 徐慧兴

  通讯员 许尚高 范金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