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下午3点,股市收盘,黄旭敏就关掉电脑,套上外套,穿上鞋,从家里出门。

  他的身上只带两样东西,家里的钥匙和一只手机,如果下雨天,他还会带把伞。

  2个小时后,他会带些菜回家,还带着手机里新拍的几十上百张照片。

  2017年8月,解放路,帮主人提袋子的狗狗。

  三年了,他已经习惯了每天出门“扫扫街”,用手机拍街头。

  黄旭敏(快拍ID:MIN黄旭敏)是温州的一位快拍小友,56岁,上世纪90年代初的时候,在昆明做灯具生意,六七年前,他回到温州,三年前,通过温州的摄影群体,接触到手机摄影,于是就坚持拍,拍着拍着,就成了习惯。

2017年12月,康乐坊,寒冷的冬天,父亲把小孩裹得暖暖的,怕冻着他。2017年12月,康乐坊,寒冷的冬天,父亲把小孩裹得暖暖的,怕冻着他。

  他的照片总是记录着街上发生的一切,飞驰而过的电动车、扛着大包小包过马路的行人……这些有趣无趣的瞬间,都“逃不出”他的镜头。

2017年7月,人民路,一辆电动车想突围。2017年7月,人民路,一辆电动车想突围。

  今年,黄旭敏也被评为快拍快拍网的2018年度十大摄影师提名,获奖的,正是这些来自街头的照片。

 2018年4月,环城东路,一位爸背着小孩出行。 2018年4月,环城东路,一位爸背着小孩出行。

  “我家住在温州的鹿城区,有五马街、解放街、大南街还有有温州女人街称号的纱帽河都在我家附近,都是热闹的街。三年来对那里已经很熟悉了,几乎是闭着眼睛都能知道走多少步就有红绿灯了,但是每天出门的时候,都会很期待,不知道能遇到什么。”黄旭敏说。

2018年3月,瞿溪镇,这本事孙悟空也得站一边。2018年3月,瞿溪镇,这本事孙悟空也得站一边。

  与摄影记者扫街不同,黄旭敏的扫街并不是要挖掘新闻,他就是想要用手机拍拍,他遇到的人,遇到的事儿,遇到的街头发生的一切。

2019年2月,纱帽河,小情侣的感情世界我不懂。2019年2月,纱帽河,小情侣的感情世界我不懂。

  把注意力放在街上的人,确实也让他看到了许多人不会关注,或者说就算关注了,也只是一瞬而过的画面。

2018年2月,五马街口,两个人的鞋带都散了。2018年2月,五马街口,两个人的鞋带都散了。

  比如,去年10月,在一个雨天,他在五马街的路口,见到一个女孩子,身上背着一条大金毛犬,旁边的朋友帮着打伞,女孩子情愿自己脚上的鞋子被雨水打湿,也不愿自己宠物的脚沾湿了。

2018年10月,五马街,主人爱狗心切,情愿背它,也不让它下地走。2018年10月,五马街,主人爱狗心切,情愿背它,也不让它下地走。
2019年1月,纱帽河,都被人拎着。2019年1月,纱帽河,都被人拎着。

  黄旭敏觉得,这就很有意思,街头这个舞台上,发生着各种画面,里头其实都有故事,都有意思。

2018年5月,公园路,假发店里,美发师在为假发修发。2018年5月,公园路,假发店里,美发师在为假发修发。

  轻装走在大街上,就像一个看客,看着街头的精彩万千,觉得精彩,就举起手机,拍下来,这就是黄旭敏的乐趣。

2018年5月,纱帽河,辣妈拖着吵闹的孩子往前。2018年5月,纱帽河,辣妈拖着吵闹的孩子往前。

  关于手机,他也没有特别的追求,一开始是iPhone5,一直用到去年1月才新换了iPhone8,黄旭敏觉得,用什么设备不重要,能拍自己喜欢的就行。

2018年6月,纱帽河,米老鼠与哭泣的小孩。2018年6月,纱帽河,米老鼠与哭泣的小孩。

  他喜欢扫街拍照,家里人也很支持,理由是,每天下午出去走走锻炼一下身体,也是极好的。

2018年5月,华盖山,汗流浃背锻炼的人。2018年5月,华盖山,汗流浃背锻炼的人。
2017年8月,温州环城东路,上年纪的人还是喜欢蒲扇。2017年8月,温州环城东路,上年纪的人还是喜欢蒲扇。

  遇到大寒、大暑、刮风和下雨,黄旭敏有时候也会有“偷懒”的想法,不过他会觉得,街头有趣的那一幕幕,正在朝他招手,不去太可惜了。于是也总会决定出去走走,有时候呀,还会很庆幸自己的决定,因为这样的天气里,会发生不一样的故事。

2017年12月,环城东路,老人们排队等待理发。2017年12月,环城东路,老人们排队等待理发。
2018年11月,府前街,卖“工地上挖出来的大甲鱼”的商贩。2018年11月,府前街,卖“工地上挖出来的大甲鱼”的商贩。

  黄旭敏说: “经常有朋友问我,怎么会遇到这么多有趣的情景,其实我觉得街头很有魔力,特别是当我有意识地把自己当做是眼睛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寻找有趣的事。这些情景,其实并不是没有发生,而是许多人没有关注罢了。”

2019年1月,公园路,一家店铺的篷布露出了大的“眼睛”。2019年1月,公园路,一家店铺的篷布露出了大的“眼睛”。
2018年12月,纱帽河,雨天,一中学生衣服盖在头上奔跑,也不知道怎么看路。2018年12月,纱帽河,雨天,一中学生衣服盖在头上奔跑,也不知道怎么看路。

  记者 卞辰斌

  摄影 黄旭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