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7点多,之江大桥上一眼望去都是密密麻麻的车流。

  车来车往中,却有几个人在硬路肩上下了车,发生了让人心惊肉跳的一幕。

  高速交警杭州支队五大队民警楼斌和同事张禄正开着车前往大队上夜班。当开在之江大桥往富阳方向的桥面上时,楼斌突然看到硬路肩上停着一辆轿车,三四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站在车边,神情非常焦急,还有一个人“睡”在路肩上。

出于职业习惯,两人把车停在路边,下车前去查看。出于职业习惯,两人把车停在路边,下车前去查看。

  走近一看,楼斌吓了一跳,那个躺在路上是个小伙子,小伙子年纪20多岁,面部煞白,手脚不停抽搐,大口喘着粗气。

  边上有两个年轻人蹲着和小伙讲话,一直在问他“怎么样”。

  “他之前还好好的,在路上可能是突然心脏病犯了!”看到民警,旁边的几位年轻人急忙上前求救。原来他们都是小伙子的同事。

  同事说他们这几天工作很忙,礼拜五晚上总算能休息了,没想到小伙子在车上却突然发病了。

  没多想,楼斌和张禄立马分工,楼斌负责急救,张禄联系指挥中心派救护车!

  楼斌俯下身,托着小伙子的头让他平躺在路上,解开衣服,给他做起了心脏按压。在按压过程中,楼斌发现小伙的病情已经非常严重。“整个手指非常僵硬,就跟木棍一样”。但好在经过几分钟的急救,小伙的情况稍稍好了些,能勉强说几句话。

  但是当时整个城区都是晚高峰,路上车流量非常大,120救护车要从灵隐过来,到达现场会需要很久时间,于是楼斌和张禄立马和指挥中心联系,与120事先定好交接地点,让120开到指定地点,他们也把患者用私家车开车送过去。

  楼斌和张璐驾车一路在之江大桥硬路肩行驶,3分钟不到就到达和120约定地点,但是120这时还没到,这时小伙子已经出现浑身抽搐,四肢僵硬,意识已经有点迷糊

  “千万不能让他睡过去,”虽然心里万分焦急,但楼斌的脑子却很清楚。他立刻护在患者边上,再次对他的心脏不停地按压,并揉搓他的四肢,同时不停地和小伙子说话,让其一定保持神智清醒。

“你还好吗?还醒着吗?”楼斌焦急地问小伙子。“你还好吗?还醒着吗?”楼斌焦急地问小伙子。

  小伙子没有什么力气,还是轻声给出了回复:“嗯,痛……痛……”

  “这几天实在是太忙了,太忙了!看着小伙子,一旁陪同的同事也皱紧眉头,不住地摇头。

  五六分钟后,120救护车到达现场,楼斌、张禄和医生协力把该男子抬上救护车,第一时间把他送到省立同德医院。

  看到小伙子被送上救护车,呼吸也逐渐平稳下来,几位同事一直拎着的心也终于暂时放了下来。他们紧握着楼斌和张禄的手,不住地道谢。

  今天下午记者联系省立同德医院,得知小伙子在昨晚已经康复出院

  省立同德医院之江院区急诊科张亮主任说:“小伙子病发时心跳和呼吸非常急促,还伴有手脚僵硬痉挛等问题。乍一看很像是心脏病,其实是过度换气综合征。我们给他做了心电图等一系列检查,发现他没有心脏病病史。过度换气综合征也叫呼吸性碱中毒,过度劳累或者紧张等原因都有可能引起,原因也可能是比较闷的环境中呼吸不畅。”

  张主任说,和小伙子情况类似的病人,一个月大概会收到十几个,大部分都是年轻人,很多都是因为工作劳累、压力大等原因引发的。也碰到过老年人因为吵架等原因引起过度换气综合征的。

  “但过度换气综合征不是器质性疾病。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可以尝试自己调整呼吸,多做几次深呼吸后会慢慢平稳下来。一旦情况严重应及时送到医院。”

  最近,网上出了个热词:“996”。这是一群程序员用来描述自己工作时间的词汇——每天工作从早9点到晚9点,一周工作6天。

  996折射不少企业的加班常态,令人反思:什么才是健康向上的企业文化。适者生存的竞争中,诚如马云所言,“不付出超越别人的时间和努力,怎么成功”。但牺牲健康为代价的成功值不值?

  中国社科院一项调查显示,2017年中国人每天平均休闲时间仅为2.27小时。相比而言,美国、德国等国家国民每天平均休闲时间大约为5小时,是中国人的两倍以上。有统计结果称,中国抑郁症的患病率为6.1%,而且发病率近年来呈逐年上升趋势……

  你认可996吗?

  你现在的工作,是比996好呢,还是不如996?

  如果你跳槽,下一份工作会接受996吗?

  欢迎各位留言,表明你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