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初中生走上来,你会怎么和他打招呼?摸摸他的头、拍拍他的肩,好像太儿童了,青春期的孩子估计不喜欢;握手,又好像成人了一点,偏中规中矩了。

  华东师范大学附属杭州学校校长、语文特级教师马骉,选择的是击掌。 用他自己的话说,他已经“击掌成瘾”。每天早上7点,只要不出差,他会站在校门口,和每一位学生击掌,欢迎他们的到来。

  “一开始就觉得是一种礼仪,可到现在发现远远不在此,已经成为我和学生的一种情感交流,甚至心理上都有了依赖感。”马校长笑着说。

  他认识每个学生,叫得出他们的名字,每次击掌时,他都会问问“早饭吃了吗?”“昨天作业做到几点”等各种问题。

  这可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问题。难能可贵的是,他从学生的回答和眼神的交流中,他以一名教育人的敏锐,读懂了他们的所思所想。尤其是对个别正遇到学习或生活困难的孩子,通过这样一种接触交流的方式,他走进了学生的内心,帮助他们走出困惑。

  今天,他的这篇文章在微信上一转发,就获得了点赞无数。我们一起来读一读。——

  一位击掌成瘾的校长

  作者:马骉

  击掌是一扇窗,让我窥探到了一个封闭世界的一角。

  早上7点在校门口迎接学生并与每个学生击掌致意是我每天必做的晨课,一开始只是一种礼节,一种工作要求,到后来渐渐觉得这是一种发现、一种教育,再后来慢慢成为一种习惯和一种需要了,现在已经上瘾了,哪一天不站在校门口与每个学生击掌就会有失落、就会不适应。

  每一次击掌只是一瞬间,但引发的故事却是绵长的,激发的思考也是长远的。

  1/先问候保安叔叔

  开学第一天击掌,学生新鲜,我也兴奋,却忽略了一起执勤的保安叔叔。

  当天就有心细的女学生告诉我:“校长,这个保安叔叔看我们击掌时,眼里发亮,好像很稀奇也很羡慕。”女同学的提醒细心又温暖,还是个极好的教育话题。

  第二天我提醒每个学生进校先问候保安叔叔,然后再与我和执勤的同学击掌问候。但整整一周里,学生还是不习惯甚至有些不屑向保安叔叔问好,于是利用“校长每日一提醒”时间,告诉学生校园是文明之地,文明的主要标志之一就是平等待人,还专门表扬了个别积极主动问候保安叔叔的学生。

  没过多久,学生们都很自然地热情地问候保安叔叔,而且是击掌问候,完全享受校长一样的礼遇。

  现在有些学生由于惯性所致,向保安叔叔问候后与我击掌时常叫我“保安叔叔好!”,我也会顺势应答,校长成了保安叔叔了,我和学生都开怀大笑。

  保安叔叔来自江苏盐城农村,刚开始时对学生的主动击掌问候很是好奇和新鲜,也常常不自然、不习惯。慢慢的他也开始问候学生、关心学生。

  每当雨天,他总是在学生到校前把雨棚从校门口拉到教学楼门口,还不断提醒学生路滑小心。到后来他还会及时提醒乘车上学的学生:“下车要注意安全,要从车的右面下。”提醒时俨然是个老师,一脸正经。

  有一次保安叔叔回家缺勤,有几个学生还悄悄问我:“校长,保安叔叔今天去哪里呢?

  那种家人般的关心让我既温馨又厚重,既为保安,又为学生们。

  2/早饭吃了吗

  与学生击掌,问得最多的是“早饭吃了吗?是爸妈烧的?还是外面买的?”

  回答“是我爸妈烧的”或者“是我外婆奶奶烧的”的学生总是干脆又充满自豪,回答“是路边摊买的”或者“是早餐店买的”大都是低低的、怯怯的。

  每当听见这样低低的怯怯的声音,心理总有一些不快和不甘。这些父母难道不可以为自己的孩子做一顿丰富营养的早餐吗?

  但他们比起王同学来却要幸运多了,从第一天击掌起,王同学总是避着我走,有时逼问得紧,也总是含糊其辞,想蒙混过关,这倒反而激发了我的好奇心,问询了她的班主任后才得知,王同学身世特别,与父母同在一个小区住,却不在一套房子住,父母只给早饭钱,从不为其做早饭,这孩子又不会做,甚至常常因为睡过头不吃早饭就来校,这样有一餐没一餐的,长此以往,六年级时就得了较为严重的胃病。

  这以后,我追问得更紧了,每次总要将她请到一旁小声问询“早饭吃了吗?要不要到学校的食堂吃一点?”,她都摇头不予正面答复。

  有一天王同学竟主动走到我身边,凑到耳边轻声告诉我:“校长,我吃早饭了,自己烧的。”

  没等我表示赞赏和庆幸,她已一溜烟走了,看着她走远的背影,悲喜交集,这孩子长大了,会照顾自己了。她一定是慢慢感受到了我每天追问背后的温度了,一定是慢慢感悟到了必须自己珍惜自己身体的重要性了。

  但我的心里仍然有一些不安和担忧。我很想帮孩子们唤醒那些昏睡的父母。于是我让学校课程研究院的助理就父母为孩子做一顿温暖早餐的情况作了一次调查。

  结果令人担忧和愤慨,只有48%父母每天能为孩子烧一顿早饭。那还有52%的家长呢?孩子们上学了,他们还在酣睡,说得过去吗?给钱买路边摊的食物,能安全吗?马上紧急召开家校面议会。

  尽管作了极大的克制,但还是带着一定的情绪告诫家长们:“生他就要养他,养他就要育他,为你们孩子做一餐带温度的早餐是每个家长最基本的责任。”

  这些年轻的家长一定是被我这个能做他们叔叔的校长的严厉给吓到了,或许他们真的感受到了这种严厉背后的真诚中肯,一周后再调查,数据就发生了可喜的变化。

  为孩子烧早饭的爸爸妈妈从48%飙升为92%,大多数家长意识到了并付诸行动了,但仍有极少部分家长“躺倒不干”,无论怎样劝诫,就是刀枪不入,无可奈何啊。

  3/校长道歉

  每天与学生击掌时除了问询他们吃早饭的情况外,最为关心就是他们昨晚的作业时间了。

  学校明确倡导并践行“让学生睡得好、学得好”。处于成长期的学生充足的睡眠比什么都重要,教育部明文规定初中学生要确保每天九小时的睡眠时间,于是学校大胆喊响了“晚九点不作业”的口号,并且以“作业完全校本化”为托底,以作业分类分层为不同基础和不同学力的学生作选择为基础,争取让学生能睡够九小时。

  庆幸的是一学期下来,有百分之八十几的学生都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作业,并能睡够九小时,为此事我常常得意洋洋,毕竟在现行的教育语境下,初中学生能睡够九小时是个了不起的创举,但也常常忧伤,毕竟还有百分之十几的学生仍然不能达标,而且有时还是因为学校管理统筹不当所致的。

  王同学每天都是早到者之一,每天总是笑盈盈的问候我,我也特别期待与他的击掌。但有一天他到得很晚,明显的黑眼圈,击掌时软绵无力,一问,昨夜的作业居然做到十一点还多。怎么会呢?同班的其他同学大多都在九点前完成了!

  马上责令分管校长启动调查机制,调查得知是王同学由于请假半个月拉下了功课,老师为他补课,他觉得必须尽快补上相关作业以报得老师的关心,于是挑灯夜战,以致眼圈发黑,击掌乏力。

  那天的“校长每日一提醒”变成了我向全校学生的鞠躬道歉的时间。

  “由于学校管理尤其是校长的管理细度不够,让我们个别同学严重超时作业,严重影响了睡眠,为此向大家道歉。学校下一步将研究为有特殊情况的学生制订个性化的作业方案,坚决杜绝此类事情的再次发生。”

  这次道歉事件后,学生们每天击掌时都会向我主动报告作业完成的时间,偶有超时的也会向我说明原因,现在“晚九点不作业”的承诺正在不断兑现。“让成长中的学生睡够”的愿望也正在慢慢实现。

  4/我可以是你的朋友

  每天击掌,就是阅读每个学生的特性和需要的最佳时机。一百次击掌就会有一百个不一样的回馈,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郑同学。

  第一次击掌,她把脸深深埋在胸前,问候轻得听不见,但一刹那的击掌,我还是感觉到了异样,她的手心有些“粗糙”。

  几天后当我找到她聊天时,还是被她的面容和神情震撼了,她的眼眶和嘴唇有明显的红肿和炎症,微微睁开的眼睛里充满着冷漠和拒绝,经过耐心的交流,才得知她患有一种难以治愈的皮肤病,这对一个爱美的女孩来说是多么的残酷,由于心理不适、性格叛逆,与父母常有冲突,母亲都嫌弃她,小学时还有过自虐行为,学业成绩垫底。

  她说父母根本就不关心她,与他们基本不交流。她说,除了年迈的奶奶还会关心她的生活外,没人关注她的内心,关注她的想法。

  我当场表态:“我可以是你的朋友”,我表示我会关注她、关心她。那天她红肿的眼睛因为流泪而反复擦拭,我递给了她一张纸巾,她哭得更厉害了。

  第二天击掌时,她居然在我的手掌里放了一块棒棒糖,还轻轻凑到耳边:“校长你最帅!”

  我简直是受宠若惊,我知道她太珍惜能关注她、关心她的朋友了。

  最近她的班主任希望我一定要表扬她,她的英语成绩虽然落后,但她做的“纠错集”是全班最认真的。她的数学老师告诉我,她是全班最会揪住老师问问题的学生,还会时常送给老师一颗润喉糖。

  我知道这一击掌,击活了她的希望。

  5/老师,节日好!

  一个多学期过去了,只有小何同学还没正眼瞅过一次,还没大声问候过我一次,每次都是我主动问候,真诚问候,但我不失落,因为她已经在心里叫过我:“老师,节日好。”

  小何同学有些自闭。从不主动招呼人,从不直视别人,只跟她妈妈一个人有交流。教师节那天我试着向她讨要祝福,希望她叫我一声“老师,节日好”,小何同学开始不作声,也基本没反应,我还是不依不饶,不问候就“不放她走”,犹豫再三,她终于微微蠕动了一下嘴唇,虽然没能听到她的声音,我宁愿相信她在心里已经祝福了我了,已经说了“老师,节日好”。

  那天中午我到办公室巡视,刚巧看到小何同学的英语小测试的成绩,居然是73分,对别的同学而言,得到这个73分是区区小事,但对她而言,实在是奇迹。

  我跑到她的教室,告诉她这个了不起的分数,没想到小何同学居然正眼看了我一下,并且喃喃地似有非有地说了声:“老师,节日好!”不管是不是真叫了,还是压根儿是我自己的臆想,反正我觉得这是我教师节最好的礼物。

  击掌是一扇窗,让我窥探到了一个封闭世界的一角。

  每天的击掌都会收获温暖的问候,收获真实的回馈,也能收获深刻的思想。

  “校长您的发型换了,还是原来的好,因为头发少不能理得太短。”

  “校长您的眼镜换了,挺精神的!”

  “校长您昨天出差了,怎没见到您呢?”

  ……

  你说这样的击掌我能不成瘾吗?记者 张向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