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是清明假期第二天,杭州动物园人山人海。

  下午2:50,动物园杂技馆,游客特别多,有两千多人,演员表演很精彩,观众的掌声和欢呼声此起彼伏。尤其是小朋友们,围在距离演员最近的栏杆前面,一边笑一边看。

  我无意中发现,前面一排有个戴眼镜的小男孩,蜷缩在凳子上,一动不动。

小男孩躺在妈妈身边一动不动小男孩躺在妈妈身边一动不动

  我有些纳闷,大家都在看表演,这个孩子为什么不看?现场掌声欢呼声这么热烈,他为什么还能睡着?

  出于职业好奇心(我是都市快报《好奇试验室》的摄像师),我掏出手机,对孩子拍了一张照片,还和身边的人说了一声——我以为她是孩子的亲戚,但她没有回应。我估计,孩子可能真的太困了,睡着了。

  我准备提醒一下孩子母亲,正好她的目光从舞台转向了身边的孩子,我和她几乎同时发现,孩子突然开始抽搐,眼睛向上翻,好像呼吸也十分困难

  我非常紧张,赶紧问孩子妈妈,是不是吃什么东西卡住了?我当时想,如果是卡到喉咙,我知道怎么急救,因为之前工作中接触和学习过。

  孩子妈妈一边发抖,一边大声说:“没有,之前有发烧……”

  她声音又尖又响,正表演杂技的演员和不少现场观众都听到了,我也急忙向周围大声喊,“有没有医生?这里有没有医生?”

  很快,杂技馆的广播里也传出声音,如果有医生在现场,希望马上对孩子急救。

  我打了120,但现场声音太嘈杂,根本听不到电话那边的声音。

  这时,一位三十出头的女士赶过来,后来知道她是一名护士,今天带孩子来动物园玩。

  她让我先把孩子抱到通风的地方,我抱起孩子,明显感觉孩子体温很高,我就像抱着个小火炉。

  我抱着孩子,尽量平稳而飞快地向动物园门口跑去。

  路上游客很多,两个拿对讲机的工作人员帮忙引路,喊着让前面的游客让让开。

  路上,护士说,赶紧找水,快点给孩子降温。

  有个游客马上递来一瓶水。

  孩子妈妈一边把浸过水的纸巾放在孩子额头,一边把手指伸进孩子嘴里,让孩子咬住,说这样做是不让孩子咬到自己的舌头。

  一路上,我不停地跟昏迷中的孩子说,宝贝不要紧张,没事的,小男子汉,一定要坚持住,没事的……

  我抱着孩子跑到游客中心,工作人员找来毛巾和冰块,让孩子双手抱着降温。

  我看到孩子慢慢睁开了眼睛,我和身边的人才算松了一口气。

  过了大概5分钟,120医生再次给我打来电话,问孩子目前的状况,并告诉我,需要赶紧把孩子送到医院。120医生说,因为是节假日,动物园周围道路特别堵,有条件的话最好自行及时送医救治。

  我问了一下,孩子妈妈是和女同伴开车来的,大家一致决定,让孩子妈妈的同伴开车把孩子送去医院。

  我再次抱起孩子,跑到虎跑路边的停车场。把孩子抱上车后,我摸了一下他的额头,体温明显比刚才低了。我留了孩子妈妈的电话,和动物园工作人员叮嘱她们,路上开车越是心里着急越是要注意安全。如果实在太堵,一定要向沿途的交警求助。

  昨天傍晚,我再次电话联系上孩子妈妈,她说后来开车送孩子去了医院,医生详细检查过,说没有什么问题,就是发烧引起的,医生给开了一些药,说可以先回家去,如果有情况随时再来医院。“我们已经从杭州回到海宁家里了。”

  她跟我说了好多个“谢谢”,我也跟她说了好多个“应该的”。

  确实,当时在现场一起帮着喊“有没有医生”的观众,那名跑过来帮忙的护士,那些跑前跑后的动物园工作人员,电话中一直耐心指导的120接线员……我只是他们中的一个,也只是做了一点应该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