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多只奢侈品包包,二手市场总价700多万元,LV、GUCCI、爱马仕、香奈儿、巴黎世家……这可能是杭州拥有最多包包的男人。

  32岁的雷雨春出生在温州泰顺一个贫困村,老家种地采茶为生。雷雨春做了20多年的乖孩子,考了好高中,考上重点大学,还以省级优秀毕业生毕业。唯独找工作那年,父母要他往东,他偏要往西。

  “洗一个包能有五百块钱的?你不要被人家骗了去!”爸妈的意思,做美术老师本来挺好的,一年能有十几万,他偏要做档冷门生意——奢侈品护理与鉴定师。

  省级优秀毕业生开了家皮具护理店

  父母:洗个包能收五百块?你别被人骗了!

  前两天,我在滨江中南国际大厦见到了雷雨春,一身棉质休闲西装,舒适干练。写字楼的整半层,是他的工作室,四周柜子里摆满各种奢侈品包包,相当晃眼睛。

  11年前,雷雨春还是个浙江理工大学广告专业的应届毕业生,在一家公司当美术老师。

  因为看好高档皮具护理行业,而当时的大多数店面小而乱,雷雨春找到一位皮具护理师傅,说服他一起合伙开店。

  2008年10月,他从上了一个多月班的公司辞职,在现西湖文化广场地铁A出口附近开了家“高档皮具护理”店,100多个平方,做皮衣皮草、高端包包等奢侈品洗护、维修。

  一个大学优秀毕业生做这个行当,爸妈不理解。很长一段时间,爸妈甚至觉得儿子被人骗了——洗一个包要三五百块钱的?

  “因为我们平时用的包,都没有超过500块,在他们概念中,一个包就是一百来块钱嘛。”雷雨春一边跟父母解释,一边下决心要做出点名堂来。

  开头几年,生意的确冷清,再加上有一年西湖文化广场地铁施工封道,店门口的人流量更少了。雷雨春爱折腾,又善整理总结,总是对着奢侈品包包一坐大半天,观察它们的材质、结构,研究怎么合理拆解、维修,“可惜那几年,大家也没怎么赚到钱”。

  2012年,雷雨春跟合伙的师傅关了店,散了,他把自己逼上了绝路,搬进中山花园老小区,租房子住,同时做网店。他靠着前面几年摸爬滚打学起来的养护维修手艺,慢慢做得顺心顺手,随后去日本学习鉴定,自己开始做鉴定,也涉及二手奢侈品包包回收买卖。

  后来,他开了两家店,又扩展到七家店,涉足奢侈品护理、鉴定和培训,一发不可收拾,如今手下有800多个学员。

  “最开始做养护,其实有很多的机会去接触奢侈品,你能够真正去感知它的材质,通过拆解还原,真正理解它们的材料、工艺、规则,小到五金,细到颜色的饱和度,都值得去刨根问底。”在行业里浸润了十几年,现在,大街上行走的很多奢侈品包包们,雷雨春一眼就能看出真假。

  雷雨春一边讲着,一边在工作台上将一套道具一字排开:尺子、微距镜头、磁铁和10倍、20倍、60倍、500倍的放大镜。

  “像鉴定包包,标志、材质、五金、拉链、内衬、彩线很多个维度都可以去鉴别,比如LV的老花图案高倍放大镜下,其实是呈点状分布的…。。。”他拿出两只一模一样的LV真假包包,官网售价在7650元,“这些通常是有专业理论可循的,但遇到复杂的,经验更加重要。”

  原配剪烂丈夫送情人的10几个包包

  一查全是假的

  奢侈品里,多的是人情世故

  奢侈品,往往是一个人身份、品位、社会阶层的符号象征,也常常被用作情人、朋友之间维系感情的工具。

  因为鉴定奢侈品而见到的各种人情世故,这些年雷雨春见了很多,令人唏嘘。所以这份外人看来神秘、时髦、高级的职业,在他眼里也是个容易得罪人的行当。

  “通常我们鉴定到假包包,都会对客户委婉一些,比方说,可能回收价值不是很大,或者说可能是非专柜品,这样对方就懂了。”雷雨春笑说,“我们又不是医生,医治心灵的创伤。况且,假如帮一些女孩子鉴定完包包,回头她男朋友上门找麻烦,我岂不是自找没趣了。”

  三四年前,有位40多岁的女士找上门来,一看穿着打扮就是家境很殷实的。

  女士知道自己丈夫养了个“小三”,跑到对方家里,把老公给买的爱马仕、LV、香奈儿等十几个奢侈品包包剪了个稀烂。她剪完看着一地的碎皮,心下后悔——这些包包总价在四十多万,毕竟自己老公花的钱,太可惜了,问能不能修回来。

  雷雨春一看,面露难色,这批包包剪得很厉害,而且全部是假货!

  “你这些包包,维修费用比较高了,一个起码一两千,不太值得。”几句话来回,雷雨春委婉告知了原委。

  女士很尴尬,留了句,好吧,那就不修了呗,走了。真是一出黑色幽默,当时是悲是喜,也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了。

  去年,杭州一位小有名气的婚庆主持人帮好朋友公司主持年会。会议做完,没拿钱,朋友送了他一只GUCCI手提包作为报酬。

  正常说,这款包包市场价也要五六千,抵作劳务费也说得过去。谁知,这主持人并不大喜欢这款式,送过来问,能不能作为二手奢侈品回收掉?

  雷雨春一看,问了几句,也面露尴尬,“你这个包,可能比较麻烦了,我们肯定收不了。基本上只能收150块钱左右。”

  言下之意很明白了,假的,主持人当场也很尴尬。

  当然,也有真包当假包回收的奇葩事。

  也是去年,一个年轻姑娘收到了男友送的一款真鳄鱼皮包包,市场价9万多(这个系列的包有真鳄鱼皮和压纹皮之分,后者市场价在1.5万元)。管它是出于讨好也好,真情实意也罢,总之包包分量是很重了,很有面子。

  哪知姑娘拿到包,感觉腥味特别重,以为是劣质品,背出去恐怕也要被人质疑、笑话,用也没怎么用过就拿到二手店卖了。

  二手店老板看完,也不完全识货,把它当作压纹款鳄鱼皮包包,按回收打半折的行情,7千多元收回来了。之后,又被另一客户以8千多价格买走。

  客户买了也觉得有异味,且包内有一张“稀有皮证明”的卡片,怀疑是山寨货,送来鉴定。结果才知道自己捡了个大漏,懵了。

  “我当时以为我看走眼了,再确认一遍,自己也震惊到了。真是女孩子不识货,二手店也不识货,男朋友成了最惨的冤大头……”雷雨春感叹说,类似的例子,这些年他已经数不清遇见过多少了。

  中国奢侈品造假厉害

  造假商甚至假扮学员听课

  鉴定师越来越难

  从业至今,雷雨春鉴定过最贵的奢侈品有二手市场价达50多万的包包、200多万的手表,其余则大多是一两万左右的包包。现在,雷雨春也是中国检验认证集团浙江有限公司特聘的奢侈品鉴定专家。上个月,他和团队刚刚受义乌海关委托,为60余件被查扣的涉案奢侈品做真伪鉴定。

  行业里待久了,雷雨春感觉到中国的奢侈品市场发展越来越快,同时也滋生出各种造假乱象。

  比方说这几年特别流行的“海淘”,造假商很可能只是租了间工作室,装修得像LV的专柜差,然后现场拍图、发视频给客户。。。。。。

  “就这几年来说,中国的鉴定水平是远远高于日本的。因为中国的假货市场比日本要大很多,不夸张地说,是超乎想象。”雷雨春说,去年他去日本出差交流,特意带了几个国内的假包包,但好多人看不出来,以为是真的。

  在雷雨春平时开讲的鉴定课程中,甚至不乏有造假商假扮学员来听课,反过来学习如何规避鉴定,使得鉴定师的工作难度越来越大。

  这也倒逼鉴定师必须积累实战经验,从几十个维度去鉴别一样产品,毕竟从前的理论慢慢会过时。好在,雷雨春看到越来越多的人看好鉴定行业,研究生、海归人才正在涌入。

  十年前初入行业,开小小的皮具护理店那几年,爸妈不解,自己也没赚到钱,夏天里皮具、胶水、膏的味道与内心焦灼混合在一起,想来如在昨日。

  现在他把弟弟妹妹相继带进了鉴定行业,把爸妈也接到了杭州来自己公司帮忙,还挺叫人羡慕。如果没有坚持做下去,谁能想到今天呢? 

  记者 钟玮 文/摄 钟旭峰 王翔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