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江干区笕桥老街到西湖区学院路与文一路路口的康复医院,全程十几公里,坐公交大概需要80分钟,中途还要转车。

  这段路,80岁高龄的孙月华每周要推着轮椅往返两次,轮椅上是她瘫痪多年的儿子。因为坐公交车上上下下实在不方便,她只好打车。但医院门口的出租车难打,有一次孙奶奶等了三小时才打到。

  2018年2月4日上午,孙月华带着儿子去医院做康复治疗。治疗结束后,他们等了很长时间也打不到车,直到“好司机”陈志飞的出现。从那天起,每次孙奶奶带儿子去医院就诊,陈志飞都会赶过来接送,而且不收1分钱。

  “小陈是个好人,他的条件也不是很好,但这一年多来,都是他送我们免费去医院,不管刮风还是下雨,每次都准时出现,就连他孩子出生也没耽误过。”孙奶奶激动地说,上月18日,她和一群80岁以上的退休老人联名给陈志飞和他所在的杭州大众出租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写了一封感谢信,“我们虽然不是亲人,但胜似亲人。”

  第一次见面就坚决不收打车费 

  还把老人和她瘫痪的儿子送到家

  昨天上午,我们来到孙奶奶的家。一楼客厅堆满了纸钱、纸元宝,都是她在闲暇时折的,可以换点小钱。一看到我们,孙奶奶就热情地招呼我们喝茶。

  孙奶奶是一名退休工人,爱人是参加解放杭州的老战士。客厅的桌上,还放着很多荣誉证书和功勋章,可惜物品的主人在十年前走了。2015年1月,孙奶奶的儿子突发中风,虽然最后脱离了生命危险,但还是瘫痪了。为了求医,孙奶奶花光了60多万元的积蓄。好在她儿子的病情慢慢好转,现在脚已经能抬高15厘米了,还能扶着家里的双杠起身走几步。

  一年多前,孙奶奶联系了一家康复医院,每周带儿子去做两次针灸。“当打车遇上恶劣天气,等半小时是常有的,最多一次等了三小时。”孙奶奶说,在遇到陈志飞以前,他们经常麻烦警察帮忙叫车。

  虽然已经过去了一年多,但孙奶奶依然清晰地记得第一次见到陈志飞的场景。那是一个阴冷的早上,从医院出来,她和儿子等了很长时间,但没有一辆出租车停到他们面前。

  “旁边有一些年轻人在打车,空车都被他们拦下了。”孙奶奶说,每次打不到车,她都很无助,还得安慰自责的儿子。按照警察给的叫车电话,孙奶奶叫了一辆出租车,遇到了陈志飞。

  “一停好车,小陈就下来扶我儿子上车,还把轮椅收好放到后备厢,然后扶我上车。”孙奶奶说,“一路上,小陈不停地打听我们的情况,听说我们每周都要辛苦等车后,他就给了我一张名片,说以后他来接我们。本以为,他就是随口说说的。”

  按照孙奶奶的要求,陈志飞把车停到小区老街门口,然后下车帮忙把孙奶奶的儿子扶上轮椅。“计价器显示(车费)30块钱,但小陈说这钱他不能收。在他下车以后,我偷偷把钱放在车椅上。”孙奶奶打算像以往那样,推着儿子回家,没想到陈志飞抓着轮椅的扶手不放,还把轮椅推到了她家门口。“到家之后,我和儿子都夸小陈是个好人。过了几分钟,小陈又回来了,原来他看到了我放在车椅上的钱,又捏着钱来找我,就是不肯收。”

  孩子出生第二天就让丈母娘接手

  自己开车去接送孙奶奶母子

  陈志飞开的出租车,车牌号为浙ATE066。车内布置非常简洁,一件装饰品都没有,就跟他的着装一样:内搭干净的浅蓝色衬衫,外面套着公司统一的制服,带着一点洗衣液的清香。37岁的陈志飞是浙江兰溪人,2009年来杭州开出租车。

  “我第一次见到他们,是在车来车往的路口。两个人一个头发花白,一个坐在轮椅上,但那么多车没有一辆停下来的,我觉得很心酸。后来发现她家只有她和儿子两个人相依为命,两人日常开销主要靠政府抚恤金,还要承担长期医药费,这钱我就更不能收了。”200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的陈志飞说,“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一名退伍军人,开着一辆党员示范车,要时刻严格要求自己,从身边开始,从小事开始。一名党员是一个形象,一辆车是一个城市的窗口,我应该时刻保持军人的优良作风,发扬军人的优良传统。”

  陈志飞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认识孙奶奶后没几天,他就主动打来电话跟她约接送时间。之后每到周三和周日,陈志飞都会一早从自己租的房子出发,开十几公里赶到笕桥接孙奶奶,中午12点左右,再把他们送回家。孙奶奶过意不去,总是想尽办法付车费,但都被陈志飞婉拒了。

  去年,陈志飞的妻子怀孕了,也需要丈夫接送,但为了不耽误接送孙奶奶,陈志飞一般都会提前把妻子送到单位。因为他总是放心不下孙奶奶: “如果下雨了,他们等不到车怎么办?”“如果坐公交车,没人搭手怎么办?”

  “今年元旦,由于我老婆生孩子,我停运了三天,但是孙奶奶还是要接的。”陈志飞孩子出生后的第二天正好是周三,这是孙奶奶带儿子去医院的日子。“丈母娘一到,我就把老婆、孩子交给了她,然后就去了孙奶奶家……中午折回医院,去准备大人的午餐和小孩的奶粉。孩子刚出生肯定有很多事要做,但只要合理安排,还是忙得过来的。我很感激我老婆,她很支持我,在孕期就提前准备好各种生产用品,就是不想给我添麻烦,我第二天去接孙奶奶,她也很理解。”

  几个星期前,孙奶奶跟陈志飞说:“以后不去医院了,不用再辛苦你接送了。”

  但孙奶奶善意的“谎言”很快就被陈志飞识破了。

  原来,看着来回奔波的陈志飞,孙奶奶很是心疼。她知道陈志飞在杭州租房子住,现在家里又多了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经济条件不是很好,所以孙奶奶特意给儿子换了家公交车能直达的医院,就是不想再麻烦陈志飞了。

  “奶奶体恤我,我很开心,但只要她儿子没完全康复,我就会一直接送下去。”陈志飞笑了笑说。

  孙奶奶母子与陈志飞现在就像亲人一样,孙奶奶的儿子原本喜欢抽烟喝酒,医生劝都没有用,但陈志飞的三言两语就让他改掉了坏习惯。现在有人分烟,孙奶奶的儿子都会摇摇头说:“我不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