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的安林小区地锁“密布” 图片由天水街道提供以前的安林小区地锁“密布” 图片由天水街道提供

  “你见过霸占车位长达8年,小区86%的车位都被人占领的情况吗?”去年有读者打进快报热线,讲述戒坛寺巷安林小区停车难的苦恼。

  “现在好了,地锁都已经全部拆光了,虽然小区里的车比以前多了几倍,但停车井然有序。”昨天,这位读者又打来电话,不过这次她是来报喜的。

  安林小区,与武林银泰隔街相望,这么市中心的地带可谓寸土寸金,小区里的停车位自然也是抢手货。他们是如何摆脱“地锁困境”僵局的呢?

  为什么装?这要从2011年说起

  这是一个上世纪80年代建造的老小区,4幢住宅楼225户居民,现在登记在册的车主有90位。

  小区太小了,两个非机动车棚一建,留给机动车的位置就更少了。一开始,还有社区保安管看车辆,2011年保安退休以后,因为没有物业,整个小区几乎就被“放养”了。

  由于停车位供不应求的态势日趋明显,一些有车的住户组团给小区停车位装上了地锁,沈宝发是其中之一。“以前这里是开放式小区,原本车位就紧张,外来车辆还要跟我们抢位置,我们没办法只好‘占山为王’。”

  这可苦了没有装地锁的车主,他们每天都只能到外面找车位。突出的地锁也给住户带来不便,在小区里散步,一不小心就会被绊一跤。

  街道也曾介入,但拆除地锁后,住户马上又装上。

  拆了装、装了拆,没完没了……

  东一个、西一个;红一个、黄一个;形状有方的,也有尖的……

  一年前,安林小区里遍地都是这些地锁,多到让人无法忍受的地步,35个车位竟然私装了30个地锁。

  沈宝发说,拆地锁不难,问题是拆了以后怎么办?谁来管?如果没有妥善的解决方案,这里会不会变成公共停车场?

  怎么拆?居民自治小组上门做工作

  去年8月,在杭州市12345组织召开地锁问题协调会后,街道、社区依照疏堵结合和依法整治的原则,对安林小区的地锁开展统一拆除行动:一方面,向住户发“最后通牒”——若8月20日前还未拆除,将作为无主物品处理;另一方面,则“刚柔并济”,与居民充分沟通、换位思考。

  一周后,有7名住户主动拆除了地锁,但还有23个地锁没人拆。怎么办?大家讨论后决定:这事街道、社区说了不算,还得让居民自己商量解决。

  戒坛寺巷社区党委书记徐艳萍说:“我们决定成立居民自治小组,按照业委会选举流程,采取一户一票的投票表决方式,于去年9月17日选举产生了居民自治小组。”

  之后,5名居民自治小组成员顶着压力,挨家挨户上门做工作。自治小组组长张惠珍说:“遇到不愿意拆锁的住户,我们会拿出方案,告诉他们拆掉后每家每户都有一辆车能找到停车位,也不用抢。住户安心了,事也就好办了。”

  如何解决停车难?发停车卡、向周边“借”

  拆地锁只是第一步,解决老小区停车难,还有很多事要做。

  “老小区的车位,都是挤出来的。我们转移了22号楼前的配电箱,又拆掉了小区西北面的墙与传达室,瞬间挤出5个新车位,现在小区里车位有40个。”张惠珍说。

  为了公平分配车位,自治小组决定参考学区房的招生方式,将住户分为一表生、二表生和三表生。

  三证(居住证、户口本、行驶证)齐全的60位“一表生”获得优先停车权,但小区只有40个空位,因此“一表生”按照入户时间先后排序,最先入户的48人获得了停车卡。

  没有获得车卡的住户怎么办?“我们发现附近小区和街巷还有很多公共停车位,经过整合,为小区争取了十余个车位。周边商场也挺多,到了下班时间,车位就空出来了,也可以一并借过来。”徐艳萍表示,小区已经与国信集团达成初步共识,待其内部提升改造完成后,将免费提供48个夜间停车位给住户,预计明年年初就可实现。

  住户家属过来探亲,也有地方停车。徐艳萍说,住户的直系家属可以办理亲情卡,白天免费停车2小时,超时按每小时3元计算,每天12元封顶,但是不能过夜。

  为了规范小区停车管理问题,自治小组引入第三方专业机构(物业)进行日常管理,在小区门口安装道闸,防止外来车辆闯入,并在小区安装了11个摄像头,方便监控。见习记者 凌姝文 通讯员 潘晶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