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山瓜沥兴围村的潘奶奶92岁了,平生第一次用上抽水马桶。

  这个马桶就装在她的床边,距离枕头不到一米,晚上要起夜,跨下床就行,干净清爽。

  马桶装好的那一天,潘奶奶从床底下摸出一包珍藏的中华香烟,往民警徐洋手里塞:“抽烟啊,你抽啊……”

  徐洋推让时碰到了香烟外壳,有些潮软,不知道放了多久。

  3月3日傍晚,我和辅警赵益军来到潘奶奶家里。

  潘奶奶腿脚不太利索,躺在床上休息,听邻居说有人来看她,就从床上坐了起来,见穿警服的人进来,打了个招呼后,依然往赵益军身后张望:“今天那个小伙子来没来啊?”

  赵益军秒懂,赶紧说:“今天徐洋值班。”

  潘奶奶脸上浮起失望,像个没看到儿子的母亲,喃喃道:“你们是他的朋友,他的朋友来了。”

  “奶奶,马桶好用吗?”赵益军问。

  “好用好用,就是水有点小。”潘奶奶眼神不太好,忙着在床上摸索了好久,摸出两根香烟,一根给赵益军,一根给我:“你们真好啊,给我送马桶,还来看我。”

  见我们不要香烟,她把烟小心翼翼地放回一个破的塑料袋里,又问:“你们吃过饭了没有?”

  我和赵益军不约而同点头:“吃过了。”

  潘奶奶和70岁的大儿子相依为命,两人不会用电饭煲,虽然村里给他们送来了煤气,也不会用,现在还用柴火灶烧饭,每天都是潘奶奶在灶台前烧饭,儿子在灶后烧柴。

  老伴30多年前因病去世后,潘奶奶一直和70岁的大儿子住在这里,两人的生活来源就是残疾补助和村里发的抚恤金。

  “我儿子年纪也大了,有哮喘。我自己胃很不好,还有高血压,每天都吃药。”潘奶奶的床头放了一大堆药,她说自己每天睡前都吃几粒。

  因为房间里没有厕所,母子俩上厕所都去屋后的一个公厕。

  这个冬天,杭州一连下了60多天的雨,又湿又冷。

  每天,92岁的潘奶奶不得不冒雨出门去上厕所,地面湿滑很不安全。

  潘奶奶说:“一到晚上,上厕所就发愁了,我年纪大了,一个晚上要起来好几次。外面没有灯,一直下雨,天气又冷,到外面去可麻烦了,还容易着凉。”

  大儿子腿脚不方便,黑乎乎的雨夜到户外去上厕所,也让老人提心吊胆。

  前段时间,潘奶奶找了个塑料桶放在房间里。“这样方便一点,就是每天要倒一下,屋子里臭。”

  而且,对一个92岁的老人来说,清洗这个塑料桶也力不从心了。

  年初,村里调查民意的时候,潘奶奶把自己的烦心事说了出来。

  村里治保主任随即找到民警徐洋商量。

  为什么找徐洋?

  徐洋,瓜沥派出所的一名社区民警,从警十年来,他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年年底都会自掏腰包买礼品,走访管区内的低保户、困难户,见到日子特别难过的困难户,还会送上200元到500元不等的红包。

  早在三年前,徐洋就上门探望过潘奶奶一家,看到潘奶奶家里的情况,他第二天又来了,带来了米油、肥皂、酱油等生活用品。

  潘奶奶听力不好,她儿子不会说话,很多时候,徐洋跟他们的交流都是你笑一个,我笑一个,大家一起笑,一切都在笑容中。

  治保主任看出来了,每次徐洋来,就是潘奶奶笑得最开怀的时候。

  徐洋说,虽然去潘奶奶家里多次,但没关注过上厕所的问题,听到这个情况,心里一酸。

  他跟村里商量怎么办,经过大家讨论,认为在潘奶奶家里安一个抽水马桶最合适。

  安装抽水马桶会遇到很多的问题,没有下水道,秽物往哪里冲?没有水管,抽水马桶需要的水从哪里接过来?

  好在热心人很多。

  村干部出面找工人铺设进出水管道,进水管从厨房接过来,出水排到村子污水排放总管。

  20多天后,下水管道铺好了,徐洋去买抽水马桶并联系安装。

  洁具店老板听说了这件事,把马桶以成本价卖给徐洋。

  2月26日早上8点多,安装师傅丁零当啷一阵忙碌后,抽水马桶装好了。

  潘奶奶反复摩挲着洁白的马桶,笑得合不拢嘴。

  安装费,安装的师傅没有收。

  那天马桶装好之后,潘奶奶拿出香烟感谢徐洋,徐洋没收,反而塞回去200块钱,还买了些米和油送过来。

  抽水马桶就装在奶奶的床边,潘奶奶一有空就拿块布擦啊擦,问她好不好用,她赞不绝口,很好,很好,就是水比较小。

  我帮她按了下冲水按钮,并没有什么问题,大概是潘奶奶年纪大了,按压的时候力气太小,按钮没有按到底,水压不足。

  家里多了个马桶,那几个夜壶和塑料桶就可以扔了,看出来潘奶奶心情很好,说等太阳出来,她还打算把屋子整个收拾一下,干干净净的,日子过得舒服。

  “我再活八年,就一百岁了,知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