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杨被打捞上岸的位置小杨被打捞上岸的位置

  3月4日上午,一位环卫工人经过上塘河德胜新村附近,隐约发现河面上漂着一个人,赶紧报警。

  警方把人打捞上岸后,发现是一名年轻男子,初步判断,很可能是上个月13日晚上和同事吃完开工饭回家,走到河边疑似落水的小杨。

  下午,记者从拱墅警方了解到,经市局法医分局刑大技术人员勘查,初步排除刑事案件可能,家属对此结论无异议。首席记者 蒋大伟

  2月13日晚上,小杨跟同事们在中山中路一家饭店吃开工饭,据同事说,饭局上他喝了6两左右的白酒。

  饭后,小杨先跟同事一起坐地铁到打铁关站,然后打车回到德胜新村的租住处,但在下车后,他并没有立刻回家,而是独自来到小区边上的上塘河边,之后失去联系。

  一部对着河面的监控曾在那个时段,拍到有人在水里游动的画面,在这之后,其他监控再也没拍到过河里有人上岸。

  小杨失踪两天后,公司同事报了警,他的家人也赶来,找了专业的打捞队搜寻,但是一无所获,负责打捞探测的人说,可能是落水者自己游上岸了,也有可能是人在水里被水草等杂物缠绕,探测声呐也搜寻不到。

  当时,打捞队预计,在这样的气温下,如果溺水者真的在水里,浮出水面可能需要20天(快报2月20日“警戒线”版曾进行报道)

  小杨失踪后,家人一直没有放弃寻找他,多次联系打捞队对小杨疑似落水的河面进行了多次打捞,公羊队也曾来到事发水域进行打捞,但都没有发现小杨。

  小杨的妹妹说,只要一天没找到哥哥,他们就不会停止,前天他们再一次联系搜救队,搜寻人员的快艇在上塘河小杨疑似落水的水域来回行驶,掀起了阵阵波浪。“我哥有可能是被水底的水草缠住了,快艇掀起波浪,试试看能不能把我哥推出来!”

  昨天早上,遗体浮出水面。

  酒后未能安全回家发生的悲剧和事故,快报报道过不少。

  1 2016年10月6日凌晨5点多,杭州余杭,一名女子因为醉酒,不小心掉进了上塘河里。

  幸好女子水性不错,掉入河中后,人也清醒了,虽然水比较深,但还能一直在水中扑腾,坚持到了警方救援人员的到来,最后成功获救。落水女子的朋友说,她本来想去河边上厕所,没想到……附近居民表示,这里经常有人醉酒后掉到河里。

  2 2017年1月21日晚,一个22岁的小伙子被120救护车送到邵逸夫医院抢救,小伙子当时呼吸心跳都没了,脸色苍白,嘴唇发紫,身上有浓浓的酒味。

  医生抢救了两个多小时,还是无力回天。医生说,从症状看,小伙子很可能是醉酒后不小心吸入呕吐物,引起了窒息,这种情况在普通人身上很少见,但醉酒者身上很容易发生也很危险。当时,如果身边有人及时帮小伙把呕吐物清理掉就不至于这样了。

  3 去年1月26日晚7点,陈某老乡在杭州乔司方桥村喝酒,晚10点多,在老乡那里待了会后,他叫了网约车,独自上车离开。

  中途他下了车。“他到了半路想吐,司机就让他下车吐,并驾车离开。”

  陈在失联之前,曾打电话给一起喝酒的老乡,“他说,吐了吐了吐了,摔倒了,好冷,可能……”老乡出来找没找到。前一天杭州下过一场大雪。

  两天后,陈的遗体在乔司永西村一块茭白地里被发现,他蜷缩着侧躺在地里,头半浮出水面。

  4 去年5月10日,杭州城东花园兜公交站附近的河里浮起一具男性遗体,经查实,死者生前曾和同事聚会喝酒,后因醉酒不慎掉入家附近的河中溺亡。

  5 去年10月14日晚上,一名醉酒者被送往杭州市中医院。这名醉酒者在120医生赶到时已经瞳孔散大,呼吸心跳停止了,120医生立马心肺复苏拉到医院。

  短短几分钟,气管插管、心肺复苏,抢救措施都用上去了。但可惜的是,还是没能抢救回来。原来,这名醉酒者今年42岁,陕西人。当天晚上和客户在桐庐喝酒应酬,醉酒后,由对方公司的司机将其从桐庐送回杭州的酒店。司机回忆,死者晚上喝酒后曾呕吐过两次,他清理了呕吐物;从桐庐开车到杭州,由于死者醉酒后本就意识不清,他也一直没注意,后来才发现不对劲。

  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杨仙林律师: 对于醉酒人,聚餐者特别是召集人,有照顾和帮助义务,如陪同、联系家人或安排代驾司机;突发疾病的,应及时送医。如不停劝酒,导致醉酒的人突发疾病,该疾病与喝酒有关;或醉酒人无人照顾,发病即使病情与醉酒无关,但未能及时送医,聚餐者特别是召集人,都要承担损害赔偿责任的。

  浙江丰国律师事务所主任陈松涛: 召集人的注意义务就要高于其人。还有明明知道对方身体有恙不宜喝酒,还劝酒者,注意义务更高些,有人醉酒,送行人的注意义务要高些。

  快报再一次提醒大家,聚会喝酒,量力而行,不要劝酒,在同桌、同行人喝醉后,一定要把他们安全送到家中,我们希望今后再也不要采访到类似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