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儿子要自杀了!”清晨,值了一宿班的2位杭州民警,连自己都意想不到:一个报警电话后,如同电影般的剧情就此展开。

  2月28日清晨6点半,萧山城厢派出所。拱秀路上的早高峰还没开始,刚值完大夜班,出了四五票警的值班教导员陈臻华和民警们都已疲惫不堪。

  马上交接班了,偏偏这个时候,报警电话响了。

  “我儿子要自杀了!我实在没办法。。。。。。”报警人是位年近7旬的周大伯,他说,儿子是某公司职员,当天也是刚上完夜班,快要交接班的时候,跟单位领导同事留了句话:走了,别找我,再见全世界。

  在职职员突然离岗,

  留话轻生:别找我了,再见世界

  周大伯儿子老周今年40岁,跟媳妇两人工作收入都挺稳定,上有老下有小,本是幸福美满的一家。但去年,老周投资期货赔了一百多万,从那时起,老周的情绪就不对劲,陷入了自责的深渊。

  家人、同事发觉老周异样,也劝,不顶用。

  2月28日这天,老周本来8点要和早班同事交接班,留了句话后,6点多就开车走了。同事发觉不对劲,开始打电话通知家属。

  早晨6点半,老周把车开到了妻子所在单位,钥匙一扔,管自己跑了。妻子没追上。

  这下,老父、妻子、单位同事一股脑儿全慌慌张张涌到了派出所。

  综合家属反映的情况,陈臻骅判断,老周轻生倾向明显,时间紧迫,必须想办法赶紧联系到老周,为救援争取时间。

  教导员假扮路人“行骗”:

  你老爸急得发抖,我看不下去了!

  派出所里,周大伯打到第三通电话,儿子终于接了,情绪极度低迷。

  “对不起爸爸、妈妈,我对不起老婆,对不起家庭,你们别找我了。。。。。。”

  “你个不孝子,我和你妈都还在,你管自己走掉了?”周大伯本身就是直率人,碰到今天这事,说不到两句话,就气急开骂,身体都在发抖。

  陈臻骅赶忙一把拉住,轻声劝老爷子先不要刺激老周,尽量保持通话,拉长时间,“你好好说,让儿子回来看看妈。”

  与此同时,派出所视频侦查队员传来线索,老周从妻子单位离开后,一路走了近一个多小时,独自出现在两公里开外,萧山广电中心附近一条河边,随后消失踪迹。巡逻组警力迅速朝着目标地集结,展开搜寻。

  而这一头,周大伯在电话里苦口婆心,依然劝不回儿子。

  眼看着对话就要“谈崩”,陈臻骅索性把手机拿了过来,上来却改了口吻:

  “我说兄弟,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不负责任,我一个过路人,看到你爸爸打电话两腿都发抖,我真的看不下去了。”

  “你是谁,你是我同事吗?”电话那头老周听到突然换了个声音,愣了一下。

  “我不认识你。过路的,但我看看你爸爸样子,不管什么事,你真的不该气他。”

  “兄弟,谢谢你。但是如果这世上有一百种好的活法,我就是第一百零一种,最失败的人。”老周语气越来越丧。

  陈臻骅见此,话锋一转,开始“激将”:“你是不是男人?你老婆孩子怎么办?你想没想过?”

  “谢谢兄弟。我不是男人。再见了,世界。”老周似乎铁了心要寻死,直接掐了电话。通话劝慰的希望顿时断了。

  民警再次“行骗”:终于救回来了

  好在,过了几分钟,新消息传来,便衣民警钟钢在一段河道边发现了老周。

  堤岸离河面两米多高,河水少说四五米深,万一贸然上前阻拦,老周奋力挣脱,情况不堪设想。钟钢通知完各个现场巡逻的警力,计上心来。

  “哎!你干什么的?刚刚接到边上群众报警,有个人鬼鬼祟祟像偷东西,是不是你?”

  老周突然被这么厉声一问,自尊心却上来了,抬眼看看钟钢,“不是我。我哪里鬼鬼祟祟?”

  就这么几句,老周算是被钟钢缠上了,被拉过去好好盘问了一番。

  没多久,所有巡逻警力陆续到场,周大伯随儿媳与老周同事也赶到现场。众人一番劝说,到早晨8点半,总算把老周给劝了回去。

  早高峰还没结束,车来车往,陈臻骅、钟钢一行民警、巡逻队员在返回城厢所的路上,疲惫感早已经没了,心里热乎。这趟警,处置得刚刚好。

  心疼通宵熬夜的蜀黍们!

  为机智的民警小哥点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