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天胡大伯心情格外好,逢人都乐呵呵的。“咋了嘛?这么开心。”老伴问他。胡大伯拉老伴到阳台,指着楼边一棵树。“呀!俩喜鹊搭了个窝。”老伴也欢喜不已。

  胡大伯70岁,退休在家,半年前住进城东新家,5楼。

  大前天,胡大伯打进85100000热线 ,请我们去他家看喜鹊。

  “你们运气不错,这会儿赶上两只喜鹊都在。”迎出门的胡大伯脸上堆满笑容,“来,脚步轻一点。”

  喜鹊窝离胡大伯家阳台5米不到,一棵光秃的树,10多米高,顶端枝丫分叉处, 一个圆球形的窝,脸盆一般大小,乍一看枯树枝一堆,仔细一瞧,窝口朝南,窝的北边有顶盖。

  “这‘工程’还没竣工。” 胡大伯说自己查了不少资料,“它这个只搞了外层,还没装修。”

  正说着,一只喜鹊衔着一根树枝飞了回来,胡大伯说这一只大一点,是雄的,另外一只小一点是雌的,“喜鹊搭窝都是雄雌鸟共同承担的。”这只雄喜鹊头背黑色,长尾巴蓝绿色,腹部白,飞起来很好看。

  “都说喜鹊报喜,每天都能看着它,能不开心吗?哈哈……”

  胡大伯说,读小学五年级的孙女每天放学回家,都要先看喜鹊,她还写了一篇关于喜鹊的作文,题目叫《不速之“客”》:

  “喳喳……”最近我常听到清脆的鸟叫,原来自家窗前的树上来了两位不速之“客”,听爷爷讲,那是喜鹊,“报喜的喜鹊。”

  喜鹊衔着树枝飞过来,它们把树枝纵横交错地一根根搭建起来,看起来好像是乱搭建,其实不然,还是有一定规律的。聪明的喜鹊会选一些带刺的荆棘放在鸟巢最外边,起到防御入侵、保护鸟巢的作用。

  搭建的第四天,巢搭到一定程度时,我看到两只喜鹊抬着一根比较粗大的树枝(两只分别用嘴叼着树枝的一头),它俩同时舞动翅膀飞起,这个动作叫“上梁”。

  喜鹊是天生的建筑师,不用图纸,他们就能建筑坚固的鸟巢。我看到它们的五天里,他们冒着风雨,锲而不舍地搭建,它们看起来小小的,可它们的行为是可敬的。

  见习记者 刘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