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车行的收费是小车20元,大车25元。宝马车主爽快地掏出两张百元大钞递给收银员:“不用找了,不用找了,算我献的一点爱心。”

  这家弯湾洗车行位于凯旋路137号,开张至今已经3年,洗车行的10名员工均有不同程度的智力障碍。

  来洗车行的爱心人士很多,很多人在这里办了洗车卡但很少来洗车,只是单纯的为了资助这些孩子。

  弯湾托管中心的负责人徐琴说,还是希望大家办了就来洗车,让孩子们劳动中得到尊重、成长和接纳,也可以锻炼他们的生活能力。

  宝马车主爽快拿出200元:不用找了

  “其他洗车行哪有那么仔细”

  弯湾洗车行开业于2016年5月8日母亲节,截至今日洗车1万5千余辆。在洗车行隔壁的二楼,是弯湾托管中心。

  负责人徐琴说,托管中心一共有30个“大宝贝”,最小的18岁,最大的31岁,都有着不同程度的智力障碍。而其中智力、行动能力相对较好的10人,在弯湾洗车行工作。

  下午3点多,一辆宝马车开进店里。

  男孩可可马上到收银台拿上登记本,女孩心怡冲了一杯花茶给车主端过去。

  “今天刚好在附近办点事,想到前两天在电视里看到这个洗车行,我就找过来了。”宝马车主一直站在门口,观察几个大孩子的动作。

  大高个峰峰拉出水枪冲洗车身,心怡用喷枪给车打上泡沫后,另外几人分工协作,拿着羊毛擦,熟练地擦起车身、轮毂,小禹进入车内擦内饰和门框。

  两位专业的辅导员杨老师和夏老师随时提醒操作注意点——“管子先拉直”、“冲车顶要把管子抬高一点”。

  三年前筹备做洗车行之前,徐琴说她带着所有人在外培训了一年时间,到专业的洗车行由师傅手把手教。弯湾洗车行开业后,她特地请了两个师傅在店里监督、教学。

  将车冲洗干净后,大家又拿着五种不同颜色的抹布擦车,分别擦车的不同部位。擦完,心怡绕着车子走一圈,仔细检查各个部位有没有洗干净。

  一旁看着的宝马车主笑了:“够干净,可以了。”他也为几个洗车工的认真劲折服,“平常其他洗车行哪有这么仔细。”

  洗车行的收费是小车20元,大车25元。

  宝马车主到了收银台,爽快地掏出两张百元大钞递给收银员说:“不用找了,不用找了,算我献的一点爱心。”

  辅导员项银燕把钱还给车主:“我们规定不能收的。”

  几番推让,车主还是不肯把钱收回去,项银燕从抽屉里拿出洗车券给他:“那这十张券给你,这次用了一张,我收回一张。其他的你收好,下次再来。”

  很多爱心人士来办卡却从不消费

  徐琴:不提倡,要让孩子在劳动中得到尊重

  徐琴说,像这个宝马车主一样的爱心人士真的太多了。

  “我们弯湾洗车行刚开业的时候,通过微信、电视、报纸,很多人知道了信息,卖出去很多卡,但后来我发现,很少人来洗。”徐琴打电话去问他们,他们说这就当做对孩子们的资助吧,真的舍不得让他们洗。

  “但我办这个洗车行,就是要让他们在劳动中得到尊重、成长和接纳,我们最终的愿望是:他们能够过上常人的生活,能够被社会所接纳。”徐琴说,只有锻炼他们渐长的生活能力,让他们过上常人的生活,才能让他们通过自己的劳动也能有收获成果的喜悦。

  无论洗车行营业款收入多少钱,全部会打进这些“员工们”的工资卡里,几十元也好,几百元也好,他们会很有成就感,而且把钱用心地存起来。

  徐琴曾收到一封台湾妈妈用铅笔写的信,最后一句话是——我想告诉你,你并不孤独。弯湾洗车行三年来,遇到了许许多多的好人。

  车行全年不涨价 哪怕春节期间

  大年二十九那天,店里洗了106辆车,是历史最高值。

  这么多的车辆,全靠店里的“员工”肯定来不及,孩子们的家长、四面八方来的志愿者,都加入洗车队伍,忙个不停。

  春节期间,其他洗车行都已经连番涨价了,弯湾洗车行却分文不涨,仍旧是小车20元,大车25元。

  来洗车的客人惊呆了:“你们这个还是10年前过年时候的洗车价格嘛!”

  这样的规则每年都在执行,全年不涨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