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租占收入20%,居住在次繁华生活区、独立卫生间、一年搬家少于一次……昨日,闲鱼发布《租房幸福感报告》出炉,过去一年,闲鱼租房量增长2.8倍,其中“一居室”租房增长近4倍。

  从全国来看,成都是租房幸福感最高的城市,杭州位列全国第二,南京、苏州、广州紧随其后。年轻人理想中的租房生活,已经从最初的“有个睡觉的地方就好”,进化到“一人一居、猫狗双全”,租用设备齐全的一整套房子,可以在阳台或飘窗前思考人生,也可以在客厅撸猫,去草坪逗狗,“安享”青年。

  杭州租金占收入平均比值为23%

  1000元在不同地区能租到什么呢?在北京国贸可以租到一个不足4平方米的卫生间,在云南大理就能租到100平方米的洋房。报告显示,房租占收入的比重在20%左右的人群幸福感最高。

  同时,相比闹市中心的地段,租房在次繁华生活区的人群幸福感更强。此外,卫生间占有率100%成为租房幸福感的分水岭。调研还发现,少搬一次家,幸福感会提升30%。

  报告显示,成都作为租房幸福感最强的城市,租金占收入的平均比值为18%,四成租客拥有独立卫生间,近9成居住在闹市中心之外,三步一个麻将桌,五步一家火锅店。此外,成都7成年轻人居住在离公共交通1公里以内。

  相比成都,租房幸福感位列第二的杭州,租金占收入的平均比值为23%,不过10个杭州租房一族里,超6个拥有独立卫生间。过去一年,杭州地区租房量增长3.9倍,7成人倾向于整租。

  四类租房新人类开创生活新形态

  因为租房偏好的不同,在年轻人群体中产生了一些新人类,他们的租房倾向性十分明显,也因此形成了全新的生活方式。

  第一种闲鱼租房新人类是“城市候鸟-行李箱式租客”。这一类人多在26岁以下,喜欢短租,恨不得一个月换一次租房。他们会因为一个心仪的餐馆或者一个心水的酒吧搬家,当然也会因为开始或者结束一段感情而更换住所。他们决定租房的考虑时间不超过12小时。对于他们来说,换一次住房,就是换一种人生。

  第二种新人类“粉刷匠-包工头式租客”。他们崇尚的租房理念是:房子是别人的,生活是自己的。“粉刷匠”们擅长用最小的成本,自己动手改装租房。这部分租客收入一般在1万-2万元每月,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去改造房子,以情侣、家庭为主,他们的家居消费最高,月均消费2500元。

  第三类人是“厕所占领者-孤独派租客”。这类租客把卫生间看作租房品质最重要的一环,他们对住房的私密性要求甚高,认为厕所拥有率100%是租房幸福感高低的分水岭,这类租客月薪在1万元左右,更偏爱设施完备、独门独户的品牌公寓。

  第四类人“不热闹不舒服-群居派租客”。与“厕所占领者”不同,这类年轻租客是极度抗拒孤独租房生活的,如果可以,他们想要每天沉浸在派对里。他们偏爱合租与共享,希望住所有台球桌、咖啡厅、酒吧等公共空间,可以结交更多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