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的春运返程高峰,让杭州东站、杭州站刷爆了朋友圈,原因就是人流量爆棚,晚上大家都得排长队坐地铁。

  为了加大运力,杭州公交集团、地铁集团、杭州出租车纷纷“出手”。其中,杭州地铁调整了服务时间,首次推出运营时间延迟1小时,2月17日—2月21日1、2、4号线的末班车起点站发车时间,延迟到了23:30,2月22日—3月1日延长半小时,末班车发车时间推迟到晚上11:00,这一举措让不少都市夜归人出行变得更为方便了。

  然而,再过一天,这一延迟“福利”即将结束,不少市民有些不舍。有市民提出,地铁延时给出行带来了很多便利。而接下来,天渐渐变暖,杭州也即将进入春季旅游旺季,客流肯定还要增加,是不是能把这样的运营时间变成常态化服务。

  交通枢纽、换乘站出行需求最大 晚上11点地铁里还很热闹

  晚上坐地铁的人到底多不多?这几天,记者实地走访了1、2、4号线近10个站点。

  其中,有交通枢纽(杭州东站、杭州站)、换乘站(凤起路、钱江路)、商圈集中地(武林广场、龙翔桥)、居民生活区(振宁路站、人民路站等)。

  周一(2月25日)晚上10点半,记者从武林广场坐上地铁1号线,前往火车东站,这个点去东站赶火车的人不多。

  但是一到东站,站台上候车的人却已排成了长队,每个候车站台口都排了5、6个人,不少旅客还提着大包、小包,见门一打开,就赶紧进入车厢,或找位置坐,或找到站的地方。工作人员说,像这样忙碌的景象,要一直持续到晚上11点多。

  除了交通枢纽,夜间的几个换乘站同样也是一片繁忙,就比如凤起路站。这个站点是1、2号线的换乘站。晚上11点左右,记者从1号线转坐2号线时发现,无论是在换乘通道,还是上下行电梯,人流量都不少,甚至出现人挨着人走的情况。

  而到了2号线站台层,在靠近电梯口的候车门已排了长长的队伍,粗略数了数,一条队伍中排着8、9个人。记者找了人相对少的队伍,坐上了去朝阳方向的车,走了几个车厢都没有找到座位。

  地铁驶过中河北路、建国北路、庆春广场等站时,上车的乘客较少,只有零星几个乘客上车。但到了钱江路,上车的人一下子就多了起来。直到滨江、萧山一带的几个站乘客才陆续下车。

  据杭州地铁集团统计,延迟运营时间后,客流量上涨明显,2月22日当天总客流量超过182万人次,这几天每天的总客流量都在170万人次上下。“返程高峰期间,客流比平时高出了10万人次左右。”工作人员说道。

  地铁延时市民尝“甜头” 加班晚了也不担心 和朋友聚会终于不用掐着时间回家了

  本月从17日开始,1、2、4号地铁线运营时间均有延迟,这让不少市民尝到了“甜头”。

  家住萧山的90后姑娘王琳,在市区工作,每天上下班,在地铁上要花上2个多小时。“每天上班的日子,基本上是两点一线,如果要聚餐,必须要掐好时间,如果稍微晚点,就没有地铁可以坐了。”王琳说,之前,她就吃过没赶上地铁的苦,和朋友小聚到11点,4号线停运,只能坐1号线到底站再打车回家。

  自从地铁时间延迟了,她就宽心了不少,“我们都喜欢去网红餐厅、酒吧打卡,吃饭肯定要排队,吃完就十点多了,地铁延迟半小时到1小时,这样我也不用掐着点赶去坐地铁,聚餐时间也宽松了不少。”王琳说。

  不仅仅是王琳,加班一族也享受到了福利。小伙何立租住在下沙大学城附近,每天要到滨江上下班。他平时每天晚上8、9点钟下班,偶尔会加班准备项目,一忙就到了11点。

  “我每天坐地铁,记过时间,江陵路最晚一班车是晚上10点49分,过了这个时间,我就不回家了,去同事家窝一窝。”何立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他从公司打车回去,大约需要90块,地铁也就6块,两者差距太大。

  这几天地铁延迟了,即使过了11点,他也不担心,他还有车可以坐。何立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如果地铁运营时间在现在的基础上能再延迟一点就好了,这样加班还能赶回家去。”

  同样,经常往返南京、杭州两地工作的市民吴卫民说,南京回杭州最晚的动车在22:24到达杭州东,按照原先的地铁运营时间,想要赶上地铁,得用飞奔的,如果地铁的日常运营时间延迟到11点以后,他的回城之路,就舒服多了。

  成本支出大、维修时间缩短 杭州地铁表示目前暂不考虑再延迟时间

  享受了延时“福利”的市民还不过瘾,不少人提出想让地铁运营时间再延长点,这个愿望到底能不能实现?记者联系了地铁集团。

  杭州地铁集团相关负责人列了一个时间表,从2012年杭州进入地铁时代算起,地铁的夜间运营时间一直在不断往后推移。2012年11月24日,杭州地铁1号线试运行,运营时间在6:30到20:30之间。到了2013年8月1日,1号线运营时间达到15.5小时,末班车起点站始发时间延迟至晚上10点。

  同年12月27日,地铁方确定全天延长运营服务时间,即末班车起点站发车时间延迟至22:30,除去节假日人流高峰时间段的时间延长,这一时间规划方案一直沿用至今。

  “春运这段时间,我们首次延长了1小时,总体客流还是有所上涨的。根据以往的经验,每年春运的前15天和后10天,是人流量出行最为密集的时候,我们往往会延长半小时到1小时。”负责人说,这几天返乡的客流量,每天在170万人次左右,人流量很大,但他们暂时也不考虑继续实施延长运营时间。

  但负责人解释说,他们会根据天气、节假日,做客流预测,在风雪、台风、冰冻天气以及节假日、春运适当调整地铁网络运营时间。

  “相比上海、香港等城市,杭州的夜间出行还没有这么大,如果再延迟,夜间客流又不大的话,车辆会空跑,这是一笔很大的成本支出。”负责人说,目前运营的时间,是经过科学预测以及需求量才确定的,我们要把运力精准地投放。当然,未来也会根据城市发展需要进行调整。

  除了成本支出大,夜间车辆检修时间压缩也是一大原因。“每天早上首趟车发车时间是在4点左右,按照目前运营的时间,我们一般都在晚上12点多之后上岗工作,上轨检修必须要清空所有车辆,真正检修的时间只有3-4个小时,再延迟那么检修时间也相应减少。”相关地铁维修工人介绍,看似简单的延长运营时间、缩短行车间隔,对地铁而言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一位在1号线工作的地铁员工表示,这几天延迟时间,他们下班的时间也推迟了,要凌晨1点多才能下班,维修轨道、供电信号设备、车辆维修、保养等工作也因为运营延时变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