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26日晚最新消息, 今晚9点半,记者从临安警方获悉,离家出走3天的小陈有消息了。家长说孩子突然打电话来了,小陈在上虞。目前家长和民警正在赶过去途中。

  记者再次联系上小陈舅舅陈先生。

  舅舅说,晚上还在自己电话打给妈妈的,“人在上虞,正好在当地农村一家小超市里买东西的时候,超市老板看过新闻,觉得这孩子像,东问西问就问出来了。哎呀,这孩子这次真的太捣蛋了,反正先让他调整调整吧,什么也不去说他了。这几天姐姐姐夫都没休息,我现在也准备赶到他家里去。”

  晚上10点26分,临安警方传来消息,孩子已经接到,一切平安。

  记者联系上随家属一起前往上虞接孩子的临安青山派出所民警钟吉江。

  钟警官说,“我们之前跟孩子父亲一起在萧山瓜沥派出所调阅监控,判断孩子往上虞、柯桥方向去的可能性都有。孩子最终是晚上9点半不到,在绍兴上虞104国道边上联星村一家世纪联华超市里找到的。”

  因为需要协调各地派出所查阅监控,从小陈出走那天起,钟吉江和所里几名同事都在全程陪同,“去了多少趟地方,关系到多少个派出所,我也一时说不清楚了。”

  就是今天晚上,小陈在当地世纪联华超市里躲雨,超市老板看着小陈觉得像新闻里离家的学生,就多问了几句,孩子一开始不大说话,后来老板问出来家长的号码,让他鼓起勇气打电话回去。

  小陈用老板手机主动打给了妈妈,大意说:想家了,想见妈妈,让爸爸妈妈来接他。

  钟吉江得知消息后,马上和所里五六个同事,带着小陈爸爸一起从瓜沥往上虞赶。

  晚上10点半到达上虞,随后小陈妈妈也从绍兴柯桥赶了过来。

  小陈就坐在超市的椅子上,神情非常疲惫,身上还穿着出走时的外套,有点淋湿了。

  找了三天,不吃不睡,小陈爸爸一见到儿子,情绪骤然激动,一些瘫坐在椅子上,没有言语,大哭。

  儿子看看爸爸,也把头埋下去了。

  家长都来不及说话,只是哭,虚惊一场,总归没出什么坏事。

  “吃过了没有?”钟吉江问小陈。

  小陈流着眼泪,哽咽地回答,吃过了,超市老板给了他一碗面吃。

  隔了一会,小陈爸妈过去把儿子搂进怀里,谢过超市老板,然后紧紧攥着儿子手臂准备回家。

  晚上10点40分,钟警官正在回临安的路上,小陈一家的车也在后边。

  “我们现在几辆车,前后开着,孩子在自己父母车上。他爸妈讲,开不了车了,让亲戚开的。哎,这个状态,真的太累了,真的不敢让孩子爸妈开。”钟警官说,这次也多亏了全杭州各个派出所,还有杭州、临安、萧山、上虞的各个民间救援队协力配合,劲往一处用,不然,孩子爸妈真的要绝望了。

  深夜驶回临安的车上,小陈爸妈看着低头沉默的孩子,也不敢贸然搭话,毕竟之前的“重话”已经让大人们尝到这许多苦头了。

  小陈爸爸打开手机发了条朋友圈:“孩子找到了,已经在车子上了,这两天谢谢各位,没有你们我都支持不下去了。谢谢亲朋好友,各个派出所、救援队、媒体……我在这里跪谢。”

  早前消息 

  紧急寻人

  小陈16岁,身高1.75米,离开家的时候骑着绿色单车,身穿黑色衣服裤子,衣服上有个大红色帽子,戴眼镜,背着一个黑色书包。

  如果你见过他,可以帮忙报警,也可以联系:

  小陈姑姑:13758210811

  小陈爸爸:13454183384

  截至到26日晚7点,

  小陈离家出走的路线

  (请把手机横过来看)

  按路线可能会前往

  柯桥、绍兴、上虞、宁波方向!

  已经三天了,孩子还没找到。

  恳请这些地区的朋友多多留意!

  监控显示:25日2:35分

  出现在机场高速转杭甬高速收费站处

  截止26日7:45来自公安方面的信息。

  最后调查监控显示:2月25日凌晨2:35分小陈在位于机场高速转杭甬高速收费站不到点的地方出现过,附近加油站监控可以看到,现家属赶往萧山区坎山派出所。按路线可能会前往柯桥、绍兴、上虞、宁波方向!恳请这些地区的朋友多多留意!

  网友爆料说

  孩子在诸暨家人寻找未果

  25日下午舅舅说,刚刚收到有网友爆料给电视台的消息,说是看到有个孩子出现在诸暨,感觉像是小陈,现在小陈一家正准备过去确认一下,“也不确定。如果是嘛,我们这颗心都好放下了。”

  随后,记者微信联系上小陈爸爸。

  “诸暨什么地方有人看到像你家小孩的?”

  “现在也不确定,要先去当地派出所确认一下。一线希望也是希望。”小陈爸爸说。

  25日深夜接近零点,小陈家属到达诸暨,经与当地派出所确认,小陈不在诸暨。今天凌晨1点多,孩子舅舅收到新线索,监控显示,小陈在25日凌晨1点左右过了三桥。小陈舅舅与家人正返回杭州,前往滨江区向派出所请求调阅监控。长时间没好好休息,小陈父母几乎筋疲力尽。

  房间书桌上有封信

  想去流浪 

  小陈父母在临安经营一家汽修厂,除了儿子,还有个小几岁的女儿。

  按惯例,休息天的中午小陈自己会从家里骑车来厂里吃中饭,星期天(24日)中午12点,妈妈发现儿子还没来,就回家里去找。

  儿子不在家。等到24日下午一点多,还是不见小陈,妈妈再回家时,发觉异常了。

  “别的同学看看电视也能考得很好,我那么用功了还是考不好。”

  “通过这个寒假,我看明白了,付出再多努力也没有任何回报,所以我放弃了。”

  “我不想再回家了,以后就在外面流浪,你们别找我。”

  ……

  纸是作业本上撕下来的,字迹潦草。态度消极的几句话,突然刺痛了小陈妈妈,她意识到,儿子离家出走了。她看看房间,儿子的衣服少了几件,课本倒是没动,都在前几天带回家的袋子里。

  小陈爸说,上学期末,小陈考试成绩从年级51名掉到了百来名,人也不是很开心。“我们也很纳闷,考试前好几天学到凌晨一两点的,怎么成绩会这样。”

  前一天晚上

  因看动漫被爸爸说了几句

  前几天开学,班里考了一次英语考试,小陈80多分,班里中等,也不是很理想。小陈爸妈也想,孩子可能压力也比较大。

  “就是前一天晚上,应该是凌晨三四点,我起夜发现他还没睡,在看动漫,就说了他两句,刚刚开学像什么样子。”小陈爸爸说,当时自己的语气也不大好,小陈也不作响。

  从昨天(24日)开始,小陈一家人先后在临安、余杭、江干、上城区的诸多派出所之间赶场子,查监控找人,可再怎么赶,依旧追不上孩子离家的脚步。

  记者25日下午从上城公安了解到,25日晚上11点40分左右,小陈又曾出现在清江路和之江路上。

  今天(2月25日)晚上10点14分,记者联系上小陈的舅舅。舅舅似乎在开车,电话那头是汽车双跳灯的声音。

  “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找到。我们现在在三桥、四桥之间的近江路、婺江路一带四处找,我姐姐、姐夫都在我车上。”

  离开时候骑绿色单车,身穿黑色衣裤

  监控发现孩子曾出现在清泰街

  老陈一家昨天报了警。24日晚9点开始,临安红十字北斗救援队和狼行公益应急救援队的队员协助搜救。大家沿着小陈家附近的山路、水沟,找了大半个晚上。到凌晨1点,发觉小陈可能往径山方向去了,再一路追,可惜一无所获。

  之后,消息传来,监控拍到小陈昨天(2月24日)晚上10点半左右,出现在杭州市区环城西路庆春路方向。晚上11点多,又出现在清泰街。

  老陈说,“我们一家临安的,市区这一边他也没什么朋友,不知道他到底去哪里了。”

  小陈16岁,身高1.75米,离开家的时候骑着绿色单车,身穿黑色衣服裤子,衣服上有个大红色帽子,戴眼镜,背着一个黑色书包。

  如果你见过他,可以帮忙报警,也可以联系小陈家属!记者 钟玮 制图 叶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