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市民政局近日发布2018年度婚姻登记大数据,杭州市结婚登记量又下降了,去年结婚人数63810对,相比2017年减少了1823对,下降2.78%。

  而2014年,杭州结婚登记人数是72846对,比2018年多出9036对。

  人口在增长,结婚人数却在下降,杭州年轻人都不爱结婚了?

  不爱结婚的年轻人,恐怕还不只是杭州——2018年,全国结婚登记人数为1010.8万对,同比下降4.9%,而且,这已经是自2013年以来连续5年下降。

  浙江省也同样是这个趋势。从2014年的43.68万对到2018年的33.71万对,5年来,每年都在下降。

  不少相关报道显示,目前,北上广等经济发达地区结婚率普遍较低。

  为了逃避逼婚大量90后选择外出旅行过年

  刚刚过去的春节,你被催婚了吗?

  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的《2018春节出境旅游趋势预测报告》显示,有大量90后为了逃避春节回家被逼婚,选择外出旅行过年。途牛旅游网近日发布的《90后旅游消费报告》上也说: 去年,90后“一人游”总人次相比前年同期增长10%。

  在我的大家庭里,刚刚过去的春节家庭聚会上独独少了我表妹,她一个人出国散心了。

  1991年出生的表妹,从小样样出色,事业发展得很好。然而在舅妈眼里,跟我们几个表哥表姐顺其自然毕业后工作、恋爱、结婚、生子相比,表妹成了另类。舅妈说:简简单单的恋爱、结婚怎么到她身上就这么难了呢?女人家赚这么多钱有啥用?父母又不用你养。

  离春节放假还有一个月,舅妈已经从大年廿七排到正月初五,安排她天天去相亲,甚至要求她请假早点回家。

  表妹说,除非找到三观合的,不想为了结婚而结婚。于是直接不回家过年了。

  “你嘎帅的儿子为啥对象都没?”
王阿姨觉得面子上过不去了

  当婚姻质量下降、离婚率上升时,晚婚的人会越来越多,结婚率相应下降了。

  王阿姨家条件很好,儿子小孙1988年出生,阳光帅气,在滨江区工作。说起自己对儿子婚姻大事的着急程度,王阿姨用四个阶段来形容“催、吵、打架、回避”。

  两人矛盾升级是在小孙30岁那年。小姐妹问王阿姨:“你嘎帅的儿子为啥对象都没?”接着,小孙的表弟连二胎都生好了。王阿姨觉得面子上过不去了,等小孙回家,王阿姨把他推出门,说没带女朋友就不要回来。

  王阿姨说儿子孝顺是孝顺的,经常让父母不要出去工作,在家享福。“我们两个坐在家里多少无聊,要不你赶紧结婚生子,我们帮你带孩子……”说多了,小孙懊恼了:“有完没完,烦煞。”到现在,一提女朋友,儿子就翻脸。

  小孙也很委屈:“我妈疯狂给我介绍,一年少说十几个,一开始有老师、警察,我都来不及联系,她推荐来的姑娘,也不问底细的,好几个还是混夜场的。还有单位领导介绍的,朋友带出来的……我也很累的啊。好歹奔着结婚去的,又不是谁都可以。其实大多数打个招呼就没联系了。”

  从三箱小孩衣服
       到一箱手工棉拖鞋

  出生于1978年的小薇,在过去十来年的相亲中屡屡受挫。“读书时,父母对我的要求只是好好学习和做人,恋爱方面毫无经验。加上自己性格慢热又保守,确实错过了。”她说。

  而到了现在,就算小薇妈妈把择婿门槛从当初的“理工男”,降低到外貌、身高、长相、经济都不限,离异带孩也可,也还是没有等来小薇的缘分。

  小薇妈妈从最初的口头催婚,到开始做小孩衣服,不知不觉从内衣到毛衣,足足做了三箱小孩衣服。

  结果,三箱衣服一批批送了人,小薇妈妈也开始调整自己的心态了。她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满满的,每天看书、学电脑,连报纸都订了五份。她说,既然求不来,就让自己忙一点,不能像以前那样太执着,还是好好陪伴女儿吧。

  去年年底,她做了一箱女式手工棉拖鞋,对小薇说:“够你这辈子穿了。”

  采访结束时,小薇妈妈拉着我问:“现在允许未婚先孕吗?另外,领养政策有没有可能改改,适合这些单身大龄的? ”

  相亲路上两道坎
相处第三个月和登记前

  杭州著名公益红娘“黄龙洞金大姐”总结了一下最新的杭州相亲市场:“80后来相亲还要求对方有房有车;90后谈起房、车觉得太俗,他们最看重一点:聊得来,三观合。”

  当遇到合适的对象,金大姐的经验是:两人相处第三个月的磨合期,以及登记前那一段时间是关键,这两个敏感期的感情问题要慎重处理,而且最好自己处理,不要让双方父母介入,导致矛盾激化。

  她还建议奔走在相亲路上的父母不要过分包装、吹嘘孩子。也建议大龄男女要正视自己,多学一些爱与交往的能力。

  催婚的理由大多相似, 不婚的男女各有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