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十三届人大二次会议。王刚 摄浙江省十三届人大二次会议。王刚 摄

  过去一年,是“长三角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的起步之年。“长三角一体化”的加速推进成为浙江、江苏、安徽、上海共同关注的焦点。三省一市对自身的发展定位是,“上海发挥龙头带动作用,苏浙皖各扬所长”。

  今年的浙江省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坚持全省域全方位融入长三角,充分发挥浙江体制机制、对外开放、数字经济、绿水青山、民营经济等优势,牵头抓好数字长三角、世界级港口集群、油气贸易中心建设,推动重点任务落到实处。

  在浙江省“两会”上,如何扬浙江之所长,在打造长三角“金南翼”的同时,为“长三角一体化”这盘棋注入浙江基因,成为了与会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建言献策的共同话题,其中数字经济、对外开放、高能级平台等频频被点到。

浙江省省长袁家军。王刚 摄浙江省省长袁家军。王刚 摄

  以“数字经济”为支点 打破区域协同发展壁垒

  打通省界“断头路”,支付宝沪杭甬三地“互联互通”、中新嘉善现代产业园项目正式落地……最近一段时间,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好消息不断。从去年年底开始,为响应国家战略,三省一市设立了集体办公的长三角区域合作办公室,长三角一体化,在新时代迈出了新步伐。

  长三角城市群是世界六大城市群之一。数据显示,长三角面积占全国不到1/26,常住人口占全国约1/6,经济总量占全国约1/4。江浙皖沪三省一市中,上海综合服务功能齐全,江苏经济实力强,浙江民营经济活跃,安徽面积大且具备后发优势。

  “长三角一体化”看似容易,行之则难。跨省区域之间往往考虑到各自财政、税收等指标任务,可能会限制不同区域生产要素流动。受限于行政区域藩篱,“1+1>2”的目标很难实现。

  “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必须要有项目抓手,而浙江省牵头的重点任务之一是建设‘数字长三角’。”浙江省政协委员、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井贤栋认为,浙江数字经济发展迅猛,应该成为“数字长三角”建设的重要倡导者、推动者。

  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浙江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3856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增长14.8%(现价计算),对GDP的贡献率达到17.1%。基于此,井贤栋建议,应尽快推动长三角区域政府公共服务数据的共享,利用科技与模式创新,逐步实现公共服务的互联互通。

  浙江省人大代表、华峰集团董事长尤飞宇认为,数字经济带给各行各业的不仅仅是便利,对企业来说,它更是高质量发展的助推器。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发展,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将越来越成为企业的关键生产要素,帮助企业优化生产方式,提高运行效率,创新发展模式。

  从政府公共服务、企业转型到未来“长三角一体化”过程中,对于将“数字经济”作为一号工程来打造的浙江,“数字长三角”概念,正是抓住了该省的核心优势。

  以“对外开放”为良马 打造辐射长三角高能级平台

  作为对外开放大省,浙江正在迈向对外开放强省。不久前,在浙江省商务工作会议上,浙江省商务厅党组书记、厅长盛秋平表示,改革开放40年来,浙江进出口额首次突破4000亿美元,增速在沿海主要省市中位列第一。

  “长三角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更坚定了浙江对外开放的步伐,2019年,浙江省省长袁家军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坚持全省域全方位融入长三角”。

  政府工作报告的掷地有声,表现出各地欲顺势搭“快车”,融入长三角一体化的迫切心情。

  最近一个多月来,嘉兴融入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好消息不断:嘉兴经开区与苏州工业园区签订全面战略合作协议,中新嘉善现代产业园项目正式落地……作为浙江全面接轨上海的示范区,从打通断头路,到规划城际轨道交通,再到共建大平台,嘉兴动作频频。

  谈及长三角一体化的“舟山机遇”,浙江省人大代表、舟山市委书记俞东来接受中新网记者专访时表示,长三角一体化为舟山提供了“大有可为、大显身手”的机遇,舟山要做好自贸试验区的大文章,把自贸试验区作为融入长三角、服务全国开放大局、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主要平台。

  长路通南北,阔桥贯东西。今年1月,在长三角“金南翼”,浙江台州沿海高速全线通车,自此一条巨龙腾起……

  长三角城市群里的各个城市,不再“各自为阵”。一条串起上海松江与嘉兴、杭州、金华、苏州、湖州、宣城、芜湖、合肥等地的“G60科创走廊”,正打造长三角一体化的样板间。

  作为浙江接轨上海的“桥头堡”,嘉兴在“长三角一体化”过程中起着关键桥梁的作用。眼下,嘉兴的嘉善已在产业、交通、医疗、教育等方方面面与上海实现互联互通。嘉兴市委书记张兵表示,接下来,嘉兴要成为长三角核心区枢纽型中心城市、杭州湾北岸璀璨明珠。

  开放的前提是“主动”,这也正是“长三角一体化”需要的姿态。主动融入长三角城市群,主动贡献“浙江经验”,主动开放更多优势资源,在“长三角一体化”中,浙江的姿态,干在实处,走在前列,也凸显了浙江的作为与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