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时间真是见过不少人,厨师、警察、公务员、驾校教练、外企白领……“好像单是医生就见过三个,都是我妈小姐妹介绍的。”贺洁说,她最受不了的是,事隔好久她才知道某个相亲对象曾偷偷带着家里的一溜亲戚现场“围观”,“还是我妈小姐妹说漏嘴,说没相成太可惜了,对方家里人都挺喜欢我的,觉得姑娘白白净净,以后小孩肯定好看。”

  但自此以后,贺洁从原本的配合变成了非暴力不合作。“那时候就觉得我为什么非要把自己像商品一样陈列出来供人挑挑拣拣?”于是她开始把自己的休息日安排得满满当当,“明明是约了闺蜜逛街就骗我妈跟男生约了看电影,我妈也很聪明,某个名字多说了几次,她就会冷不丁的要我带回家看看,只好继续骗,说分手了,下次再换个名字,哈哈,我也是没办法。”

  那几年的春节贺洁基本没好好陪过父母,几乎每年都是过完年三十,把父母往外婆家一送,她就跟小伙伴满世界撒欢儿。那是成年以后,她与父母关系最僵硬的一段时间,彼此都找不到好好说话的方式。“反正不能提找对象结婚这件事,一提就吵,各自都觉得委屈。”

  转折出现在32岁那年。“我考虑了很久,决定跟当时交往一年多的男朋友分手,我爸妈坚决不同意。”贺洁说现在她能理解父母的立场,前男友杭州本地人,有房有车有稳定工作,身高样貌都过得去,在父母眼中是非常理想的结婚对象,“他们怕我错过这个,找不到更合适的。”

  虽然父母反对,但到底还是分了。“愁云惨雾,刚分那阵我都不敢去她家,叔叔阿姨觉得就是我们这些小伙伴纵得她心都野了,不肯结婚。”朋友cici笑说,其实贺洁比他们这些旁观者更清楚自己要什么。

  冷战了一个星期,贺洁扛不住了。“主要是我妈小姐妹找我谈心,说为了这件事,我妈哭了好几次,我就觉得又心疼又愧疚。”她决定好好跟父母谈一次。“约了爸妈一起去爬山,天气好、人又少,把所有心事都摊开来说,我记得我爸没怎么说话,就一直默默听着,我妈一开始还翻旧账,后来也好了。其实,他们不是反对我分手,一来是觉得我太固执,说分就分,听不进父母意见;二来也是担心年纪越大越难找,怕我没人照顾。我妈说‘父母陪不了你一辈子’,这话她以前也说过,但那次我听得眼泪都下来了。”

  那是贺洁第一次与父母对婚姻问题如此开诚布公。“以前老觉得爸妈不懂我,其实我又何尝懂他们,那次谈完之后,我们家庭气氛都变了。原本一年到头也没几次全家出行,那之后,经常一家三口出去吃饭、逛街、自驾游,很开心。”贺洁说,其实她父母真正在意的不是她结不结婚,而是她是不是有人陪,是不是开心,女孩子嘛,一个人久了,父母到底心疼的。

  分手不到三个月,前男友就有了结婚对象,贺洁乍一听还有些纠结。“结果我妈说了三个字,‘不可惜’,我瞬间觉得‘母后英明’!”半年后,前男友又离婚了,回头来找她想要再处处,妈妈又说了三个字“不值得”。

  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也让父母放心

  32岁之后,贺洁说她再也没有拿感情问题忽悠过父母。

  “说开之后我们反而都不避讳婚姻话题了,有时候看新闻、看电视剧,碰到那些狗血的情节还会讨论一番。”这两年父母没再催过她结婚,偶尔介绍相亲对象她也会去见见,只当多认识一个朋友,“说不定就是不错的人呢?我既不是独身主义者,也不觉得婚姻是人生必经之路,我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也让父母放心。”

  原本她还担心,是不是父母顾及她的感受,特意不催婚了,结果发现并不是。“去年春节亲戚聚会,席间已经被不同亲戚轮番追问什么时候可以吃到我的喜糖,散场时还被表哥堵在门口逼问到底什么时候结婚。我心里已经跑弹幕了,嘴上还要敷衍说明年明年,结果他居然说,如果明年再不结怎么办?”贺洁说,她当时特别生气,差点就翻脸怼回去了,“结果事后反而是我妈找我谈心,说婚姻幸不幸福与旁人不过是茶余饭后的谈资,与我却是实实在在过日子,可不能因为亲戚朋友催婚,就跟自己过不去,反正亲戚一年也见不了几次,别管他们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