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地的相亲会。新华社 资料照片某地的相亲会。新华社 资料照片

  “催婚”,貌似已成为近几年临近年关时的一个热词,也是诞生种种段子的起源点,什么租个男友的,P个合照的,或者特意申请春节加班的,单位也是操碎心,特批延长相亲假的……

  “从2018年12月下旬开始,门诊中来看年关焦虑的患者逐渐增多,其中年轻人占一半以上。”浙江省中医院精神卫生科主任高静芳告诉钱江晚报记者,“其中不少是因为婚恋问题”。

  催的人急,“赶紧找一个吧”;被催的人也急,“这是我自己的事”。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原本挺自然的事,怎么就要靠催呢?”杭州当了27年民间红娘的金大姐,翻着在她这里登记的相亲资料,常常感慨,“现在父母为啥急,主要是姑娘儿越来越不急,这几年我最怕听到年轻人说‘我一个人过过蛮舒服的’,当事人自己不急,外人再急也没用。”

  “趁着女儿小,让她早下手”

  一头利落的短发、说起话来像连珠炮、总是笑眯眯的、走起路来脚底生风,这是杭州公益红娘金大姐给记者的第一印象,因为常年在黄龙洞工作,相亲的人也约在这里,所以大家习惯称其“黄龙洞金大姐”。自从27年前帮同事孩子牵线搭桥成功后,她爱上了“红娘”的活,至今已促成800多对姻缘,许多父母慕名前来,让她帮忙给自己的子女配个对。

  这么多年下来,催儿女结婚的着急家长,金大姐真是见多了。近日,记者在黄龙洞景区内的一家小店见到了金大姐,她目前暂时在这上班。她边说边翻开了自己的资料袋,这些年不管搬到哪里,这些登记的相亲人资料都跟着她一起搬。

  “我先说说现在父母有多着急吧,你看我这里登记的资料,女儿出生于1997年,当时大学还没毕业,妈妈就来找我了,那个妈妈自己也才1971年的人,我问你这么着急干啥呀。那个妈妈是这么说的:‘怎么能不急呢,女儿大四了也没谈恋爱,你看看现在在各种相亲场合,地上摊的树上挂的,都是大龄女青年的信息。我这趁着女儿小,让她早下手,总还有点优势吧。再说,现在都放开二孩了,生两个孩子也需要时间,我们现在年轻还能帮着给带孩子。’我觉得这个妈妈的想法挺有代表性的。”

  金大姐说,现在90后加入到相亲队伍的年龄越来越小,当然要求也相对较高。

  也有不少妈妈,尤其女孩的妈妈来找金大姐聊自己的不甘与焦虑,“金大姐,我们就这么一个女儿,从小在培养上可算是费尽心思,各种才艺各种辅导,女儿也确实没辜负期望,还出国读了硕士,工作也不错,可怎么就在婚姻大事上这么不上心呢。当父母的花那么多心血不也希望女儿找个好人家嘛,现在年龄越拖越大,我连条件都不敢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