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国内最热的运动是什么?很多人的答案会选马拉松。2017年,浙江省内的跑步类赛事超过260场,参与人次超过45万;2018年,这组数字快速增加为300多场,60多万人次。

  记者采访了三位马拉松发烧友,和一般跑友不同,他们辞掉了不错的工作,把原本的业余爱好当成了工作、事业去折腾。其中有人收入翻倍,有人月薪只及之前的1/5;有人事业进入初创期,有人找到了职业方向……为跑步累并快乐着是他们共同的状态。

  辞掉国企50万年薪的“铁饭碗”

  给自己开8000元月薪

  吴栋是杭州跑圈的大红人,他的一本跑步著作《像恋爱一样去跑步》,拥趸无数。

  为了甩掉“三高”、“好好活着”,吴栋从180斤的胖子跑成肌肉型男,还修炼成了超级“铁人”,完成了5次226公里超级铁人三项赛。

  7年前,吴栋是中国移动浙江公司的一位中层领导,工作稳定,薪水丰厚。当初为了身体健康开始的跑步,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每天持续地跑,就会很自然地感受到生命的鲜活。”跑着跑着,吴栋觉得“生活不只有赚钱而已”。他辞掉了50万年薪的铁饭碗,先做了一款广场舞APP,然后一头扎进了跑步事业当中,“广场舞有广阔的市场,适合赚钱,但不是我愿意为之燃烧生命的事业,跑步才是。”

  辞职三年,吴栋“跑”得怎么样?

  上周四上午9点,记者和他约在了他的公司所在地——文二路西湖国际科技大厦D座2楼的众创空间。

  吴栋是陪你跑公司的创始人,公司成立三年时间,边上的邻居换了一拨又一拨,吴栋和同事们倒是一直坚守在这里,墙上大家一起跑来的奖牌也越挂越多。

  一个十平方米左右的小隔间是吴栋的办公室,两台架得高过胸口的电脑,桌上堆了不少运动书籍。奇怪的是,办公室里没有椅子,倒有一台跑步机、一辆自行车、一个瑜伽球和一台用来练上臂的健身器械。

  吴栋说:“很多人坐办公室会弓着身子,这痛那痛,站着办公什么问题都没了。”

  现在公司的主营业务是运动处方,吴栋和同事们平时的工作内容,主要是做产品研发,看各种反馈数据、改进算法,还要拍视频教程,运营各个新媒体平台账号。普通员工一周上6天班,吴栋和另外两位合伙人,则需要一周7天。

  每天早上四五点起床,按计划跑步锻炼,8点左右到公司上班,晚上七八点下班。工作忙碌,但吴栋给自己开的工资是一个月8000元。

  “如果讲收入,根本不用从老东家出来。但现在跑步既是工作,更是生活。周末出去参赛,不用等到回来,我已经很有热情去写各种内容。每个人都可以换个方式去活,只看你有没有勇气去做这个改变,我觉得我做了正确的选择。”

  为了不上夜班从媒体离职

  如今凌晨下班是常态

  凌晨2点,杭州延安路上车辆稀少,热闹的湖滨商圈早已经安静下来,这个时间是朱玲下班的时间。每天,朱玲几乎都会在西湖边的工联大楼看着西湖沉睡,“我以前在媒体工作,经常需要上班到凌晨,刚开始离职是为了摆脱上夜班,没想到现在依然需要忙到凌晨。”

  2016年,朱玲为了喜欢的跑步从媒体离职,让不少朋友大跌眼镜。别人眼里的不理解,在朱玲看来却十分坦然。“在媒体的时候几乎每天都需要忙到凌晨,每天傍晚五六点凑着时间去单位对面的操场跑步,随时有可能被电话叫回来,周末也很少得空去参加比赛,自己的时间太少了。”朱玲告诉记者,“为了跑步辞去一份稳定的工作怎么看都有些疯狂,但工作和爱好有了冲突,让我不得不做一个选择的时候,我想去做自己喜欢的。”

  朱玲喜欢跑步从大学就开始了,那个时候,忙碌完一天,骑着自行车从寝室赶去操场跑步的路上是她最开心的时间,“当时刚考上研究生,我每天都会去学校操场上跑圈,不一定跑得多快,但一定坚持跑完半个小时。”

  从媒体离职后,朱玲进入了一家智能跑步机公司,常常在空余时间出去跑步,还在知乎平台分享自己的跑步经验,在跑圈渐渐有了名气,许多人慕名而来请教她关于跑步的问题。为了让自己更专业,朱玲还专门去北京学习“姿势跑法”。

  2018年年初,朱玲从之前的公司离职,开始为自己的工作室做准备,去年11月份,百练跑步教室正式成立,当教练、研发课程、探索工作室的发展……一件件都需要朱玲去做。工作室成立3个月,朱玲几乎天天加班到凌晨,忙得脚不着地,记者和她约了3次才终于定下采访时间。“上午10点上班,凌晨下班是常态,我经常是我们整层楼最后一个走的,保安晚上巡几次逻我都知道。”

  临近过年,大家都在等着放假,朱玲却一点也没有停下来休息的想法。“我想趁着过年这几天把我在知乎的文章理一理,也不打算回家过年了。”朱玲说,“工作室刚起步,CEO的头衔叫着好听,其实收入都没有我之前在媒体高。稳定的生活或许能让人感到舒服,但没有办法真正让人感到满足。工资低了,比以前忙了,这是我自己选择的,我没有时间向后看,尽全力去做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