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25岁,她27岁,在网络游戏中结伴仗剑江湖,后来他和她的关系有了点小暧昧,再后来,她陆陆续续拿给他近百万元。

  这之间不过短短一年,最后,小伙子摊牌,钱都没了。

  要知道,这些钱都是姑娘在各种借款平台上借来的呀。

  现在,小伙子被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检察院以诈骗罪提起公诉。而姑娘要面对各种被追债。

网络游戏“奔现”后开始姐弟恋网络游戏“奔现”后开始姐弟恋

  姑娘是杭州某互联网小公司的小职员。小伙子在台州老家没什么正经工作。

  2017年1月,两人在玩DOTA2时认识,一起组队打游戏,那个时候聊得就有点小暧昧。

  2017年3月,小伙子从台州老家来杭办事,邀请姑娘共进晚餐。“奔现”(从网络世界走向现实)后的第一晚,两人就住在了一起。

  小伙子说,我要为你留在杭州。

  事后她说,其实两人真正“好”了也没太久,不过一直都算朋友。

  姑娘对这个朋友确实好啊,就算是两人不住在一起后,小伙子租房子、买电脑还都是姑娘出的钱

  他说“我有来钱快的投资渠道”

  2017年5月,小伙子跟姑娘说,我有朋友炒股很厉害,跟着他炒股肯定赚。姑娘立马借给他1万元钱。半个月后,小伙子又说另一个朋友做信用卡套现生意,“投资5万元,一个月能赚1万多元”。

  姑娘很心动,但是没存款。经小伙子启发,姑娘通过“借呗”借了5万元,又通过微信“微粒贷”借了5万元,统统给了小伙子。

  2017年7月,距离姑娘投资第一笔5万元恰好一个月,小伙子转账了1万元给她,说是“投资收益”。

  姑娘不知道的是,骗局的大幕已经拉开。

纷繁的投资到家中各种救急纷繁的投资到家中各种救急

  她简直成了他的提款机

  小伙子的“投资项目”接二连三,姑娘在各种网贷APP上申请贷款。因为每个月都会有几千元到上万元的“收益”入账,姑娘毫无警惕地筹措资金,她觉得自己找到了借钱生财的好渠道。她甚至把前男友、前同事统统借了个遍。

  而2017这一年,除了“项目投资”需要钱之外,小伙子家中似乎也特别“坎坷”,7月份姐姐开车撞了人急需赔钱;10月份父亲打猎被抓需要钱疏通关系;母亲得肿瘤要钱看病;11月,表哥结婚需要随礼;12月,姐姐癌症去世需要钱支付拖欠的住院费;2018年1月,叔叔工地上发不出工资……

  姑娘也一次次借钱给小伙子,少则八九千,最多的一次八万

  真相令人心碎

  姑娘还要面对各种小贷APP

  要说这么多幌子难道没有穿帮过吗?

  其实也有过的。

  2018年2月,算起来,姑娘已经“投资”上百万元,小伙子说,对,你有31万元收益已经到我的银行卡上了。

  但是,卡被冻结了。

  这回小伙子说,他卷入一桩民间借贷官司,银行卡被法院冻结。姑娘打电话到法院,法院说没这回事。

  姑娘找小伙子问清楚。都到这程度了,一般人总该清醒了吧,可是不知道是姑娘陷得太深,还是小伙子的演技直逼影帝,姑娘还是继续信了。

  小伙子当着姑娘的面跟“跟他打官司的人”(事先串通好的)通电话,说是只要再付5000元,就没这个官司银行卡也能解冻。

  小伙子还写下一张100万元的欠条给姑娘。这下姑娘又拿出了5000元给小伙子。

2018年5月,承诺中会陆续到账的收益一笔都没进来,姑娘赶到小伙子台州老家。2018年5月,承诺中会陆续到账的收益一笔都没进来,姑娘赶到小伙子台州老家。

  真相是让人心碎的:不仅没有31万元收益,本金都被小伙子用光了。炒股、网络赌博、日常开销,小伙子甚至用骗来的钱买了一块欧米茄手表,而之前打给姑娘的所谓“利润”其实都取自姑娘自己给的钱。

  目前,余杭检察院以诈骗罪对小伙子提起公诉。经调查,诈骗金额约94.6万元。小伙子家庭境况也不大好,至今有关姑娘的损失分文未还。而姑娘后来借款的那些小贷APP的利息,这些都要姑娘自己面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