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和苗拉着“国兴师傅”的手,诉说多年的牵挂。石和苗拉着“国兴师傅”的手,诉说多年的牵挂。

  “终于要见到国兴师傅了。”1月24日上午,找了“国兴师傅”半个世纪的诸暨大伯石和苗在永康市龙山镇下宅口村的党群服务中心门口,嘴里喃喃道。

  党群服务中心门口,“国兴师傅”的两位儿媳已经等待多时。在她们的带领下,石和苗终于见到了“国兴师傅”夏德兴。夏德兴今年已经90岁了,头发和胡子都已经花白,石和苗忍不住上前轻轻拥抱他。

  看到家中突然来了个拿着大包小包的陌生人,夏德兴有些莫名其妙,眯缝着眼睛,上下打量着石和苗。见“国兴师傅”认不出自己,石和苗凑到他耳边说:“你还记不记得我?我是和苗啊!以前马村的,你打铁的时候住我家隔壁。”

  “哦,和苗啊,你还有个弟弟。”听到和苗两个字,夏德兴一下子好像想起了什么,慢慢地把自己的手伸向石大伯。

  石和苗非常兴奋,不断念叨着当年的故事。“那是1966年的冬天,那天北风很大。妈妈患病卧床起不来,爸爸在外地工作,弟弟妹妹都还小,作为家中老大的他接过妈妈给的5块钱就往药店跑。药店距离家有2.5公里。”随着石和苗的述说,夏德兴也渐渐想起了当年的往事。

  石和苗回忆,自己当时一路慌慌张张,不知道钱什么时候就掉了,等到药店才发现付不出钱,急得哭起了鼻子。说来也巧,药店隔壁有家铁器社,铁器社有位打铁的国兴师傅。他看孩子哭着鼻子,得知事情来龙去脉,就掏了5元钱给孩子买药。

  石和苗拿钱买了药,因为怕挨打更怕气坏了母亲的身体,就没把这事说出来。石和苗长大后也曾去找过国兴师傅,却得知他已经回永康老家了。

  当时的5块钱可不是个小数目,而这件事也成了石和苗心头的一块石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于是石和苗希望借助媒体帮他寻找这位“国兴师傅”。在记者的帮助下,一时间全城掀起“寻找国兴师傅”的温暖接力,几经周折,石和苗终于找到了夏德兴。

  “我天天都想找到你,把钱连本带利还给你,当面和你道谢。”石和苗握着夏德兴的手说。53年过去了,当年那个10岁小男孩,如今已经比夏德兴还要高半个头了。

  “国兴师傅啊,你是好人,是我这辈子遇到的第一个大好人。那时候你对我的帮助,太重要了。”石和苗拉着夏德兴的手,并肩坐在床上,聊了许久的家常。这对隔了半个世纪才重逢的老邻居,一聊就停不下来。

  临走前,石和苗拿出一个2000元红包塞给夏德兴,“当时的5元钱价值大,情义更珍贵。我也不知道怎么还,这红包是我一家人的心意。”“不收,不收。”夏德兴见石和苗拿出红包来,连连拒绝。他的儿子儿媳们也都劝道:“不用给了,他自己有养老金的,我们几个子女也会帮衬的。”

  最终石和苗决定把这2000元钱以夏德兴的名义捐赠给当地的慈善机构,让这份爱心传递下去。

  石和苗在夏德兴家待了很久才不舍地离去。走时,他对夏德兴说:“国兴师傅,好人一生平安,好人长命百岁,你是我的骄傲,也为我树立了勤劳朴实的永康人形象。我走了,国兴师傅!”走时,石和苗再次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