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21日下午,家住浙江江山的张女士和丈夫从江山市公安局长台派出所接回自己“被绑架”的女儿,悬着的心总算落地,幸好只是一场“闹剧”。

长台派出所 吴淑清 摄长台派出所 吴淑清 摄

  女儿被“绑架”后死里逃生

  1月21日早上7时30分左右,张女士像往常一样骑车将12岁的女儿小朱送到学校斜对面的早餐店,由女儿自行吃早饭再去上学。

  然而下午13时左右,张女士接到老师的电话,称其女儿早上用一个陌生电话打给她请假,到现在还没有来,想了解一下情况。张女士纳闷,自己早上送女儿上学的时候还是好好的,怎么会请假呢?

  张女士立刻给女儿的小天才电话手表拨号,打了两次才接通,她急着询问小朱的情况,但电话那头女儿的声音略显异常。

  “我不认识路了,我这里两边都是山!”

  “你怎么会在那里?”张女士继续问。

  “我让人强行敲晕拉上车,我醒后继续装晕。后来我看到他们两个人去加油站买东西,我就趁机逃走了。”

  “你站在那里别动啊!我来找你。”说完张女士马上向江山市公安局长台派出所报警求助。

  母亲向警方求助寻找女儿

  “你好,110吗?我女儿被人绑架了,能不能帮我找找看?”

  “别急,女士。你慢慢说。”民警叶永昌一边记录,一边安慰。张女士通过电话向其说明了具体情况,叶永昌在整合关键信息“电话手表”“自己请假”后认为此事存在疑点。

  他立刻拨打小朱的电话手表,但一直处于占线状态,他又查询了小朱当时向老师请假的号码,情况也是如此。小朱的号码无登记记录,可能是老人家的,也可能是其他人的电话手表,被设置了免打扰拒接模式。

  随后,民警拨通了张女士的电话,询问是否有其它线索遗漏。在民警提醒下,张女士回忆起小朱的父亲有安装电话手表APP,于是迅速定位到孩子在贺村。民警立即赶到贺村寻找小朱。

  所谓的“绑架”竟是为了躲避考试

  不久,在本地务工的小朱父亲也赶到了。接到小朱后,只见她一脸凝重。民警一边询问情况,一边做着心理疏通工作。

  小朱抽泣着说自己被人掐脖子,抱上了车。当民警询问车子情况时,小朱称是一辆无牌照面包车。当民警问及怎么掐时,小朱说是用铁棍打的脖子,打晕了,吞吐下又说不知道被什么打了一下。这前后不一的回答更确定了民警之前的猜疑。民警告诉小朱,要实事求是,不要说谎。小朱停顿片刻后仍坚称是被人打晕。一来二去,小朱每次给的回答都不一致。

  到所里后,小朱的情绪开始失控,一直大哭不止。面对父母的询问,小朱已经避而不谈被“绑架”的事情,而是一直哭喊着说:“我不想去上学,大家都叫我猪,还说我拖班级的后腿。”

  经查看,截至当天下午15时43分小朱的电话手表步数已经有28000多步,其身上亦无外伤,所谓的车辆经侦查也是不存在的。至此真相大白,为了逃离期末考试,12岁的小朱自编自演了一场所谓的“绑架”闹剧。